2001年5月2日大陆综合消息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1年5月2日】正义之声在四川上空播放三小时

4月27-5月1日期间正值四川某地庙会。据悉,该地部分大法弟子被非法关押。在庙会期间,警痞、便衣武警处处可见。28日凌晨5:30分左右,该城上空突然奏响正义之声,大法电台的声音如利剑般刺破了黎明前的沉寂。事后,警察、便衣在放有喇叭的宾馆周围神情慌张地转来转去,却没有发现离宾馆500米远的另一个弘法喇叭,善良的人们仔细聆听着,没有一个人报警,大法广播足足播了三个小时,有效地传播了真相!


5月1日东北某市大法弟子再次集体走出来

5月1日国际劳动节,东北某市大法弟子再次集体走出来证实大法。在该市最大的公园内放飞气球,气球悬挂写有“法轮大法好”、“法正乾坤”、“法轮大法是正法”等内容的条幅。法轮大法广播电台的声音也在公园内响起,内容为“4.25真相”。

上午,该市政府门前大广场正在进行福利彩票有奖销售,人流如潮涌,临广场的十层楼上挂出了九米长红底黄字“法轮大法好”条幅,在阳光下璀璨生辉、格外耀眼。


清华大学90年校庆 大法弟子散发1千多份真象材料

4月28日正逢清华大学90年校庆。大法弟子得知江泽民将在校庆仪式上出现,为了窒息邪恶,当晚北京几位大法弟子赶到清华大学校内散发1千多份窒息邪恶的真象材料。


安徽哺乳期大法弟子被诱骗进转化班

2001年4月25日上午,我单位(合肥市建设银行四牌楼支行)以领工资为名,让我抱着正在吃奶的孩子去一趟。去了之后就不许我回家,连电话都不许打,说要送我去”法轮功转化学习班”(每月食宿费1200元)。我父亲前不久刚动过大手术,身体很虚弱;我母亲因散发真象材料被关押在女教所,无法照顾父亲;我孩子只有四个月。我对单位领导说,象我家目前这种情况,送我去“转化班”也太没人性了,再说这种转化班本身就是非法的,用尽手段逼迫我们放弃对真理的信仰,把堂堂正正的修炼人“转化”成可耻的骗子,世上还有比这更荒唐的事吗?单位领导却说,没办法,这是“上面”压下来的任务,去也得去,不去也得去,否则单位领导们将被层层撤职。还说,他们不是没有办法把我从家里强行带走,因为考虑到我父亲的病情,怕他受刺激,才让我抱着孩子先去转化班。

单位领导把我送到转化班。那是一个工厂的招待所,人来人往,环境嘈杂,绝不是四个月婴儿可以呆的地方。他们又找来我丈夫,让他下午回家把我和孩子的日常用品全都带来。我丈夫问转化班何时结束,回答说无限期,如果我不离开这里,孩子也只能在这里。我决意离开。结果下午两点多,我在层层看押者的眼前神奇地走出了转化班。

哺乳期的母亲是受法律保护的。我原本可以在家中哺育孩子,照顾父亲,却要被送往非法转化班变相监禁。这就是江泽民统治下的“人权最好时期”的真实写照。


吉林大法弟子被劳教 孩子流落街头

吉林省延吉市男子劳教所现有一位法轮功学员叫李虎哲,他在劳教所期间,他的儿子才十几岁,因无人照顾流落街头。请社会各界呼吁政府机关释放李虎哲,去照顾流落在外的无辜少年。


湖北沙洋劳教所203分队及武汉戒毒劳教所女子六大队迫害法轮功学员情况简介

陈益群是湖北咸宁学员,1999年12月28日早晨在咸宁猫耳洞拘留所炼功,遭恶警曹迎酒的毒打,并被罚跪一个多小时,后被送入沙洋劳教所203分队劳教一年半。

在203分队法轮功学员们成天被关在房子里不让出来达三个月之久。她们毒打学员时,让吸毒犯将她们的嘴塞上东西,蒙上被子打。去年2月10日学员的经文恶警搜走,学员们集体索要没有结果,就40人集体绝食。当绝食进入第五天时,陈益群身疲力乏,口吐苦胆水仍被刘医生拉出去出工。

没过多久我们就被转到武汉戒毒劳教所女子六大队,在那儿陈益群、杨东香等人拒绝背劳教所条例,坚持学法炼功。恶警们经常拍桌打椅、恶言辱骂,且每晚不许睡觉、罚站一宿直至天明,持续达一星期之久。有一咸宁学员要炼功,就将她拖到雪地里,只穿一件单衣冻。

王莉是湖北武汉学员,去年4月3日也被送往武汉戒毒劳教所女子六大队劳教。去年七月的一天,王莉闻知其他学员的经文被劳教所恶警抄走后,前去要还,但恶警不给。遂和陈益群等学员绝食十多天。绝食期间多次被强行灌食,并且每天还要从事繁重的体力劳动。王莉、陈益群、魏月秀三人不配合邪恶,经常在劳教所大厅、操场炼功,恶警们就授意吸毒犯严清、孙建丽、陈力、徐春枝等人多次对她们进行毒打。有次出早操时,陈益群不但拒绝出操,还在操场上炼功,顿时遭到徐春枝等十多名吸毒犯的毒打,被打得鼻青脸肿,而恶警们竟都熟视无睹。


河北省博野县不顾农时 抓捕学员

河北省博野县靶场(在博野县城西南方向东风路西),县委、公安各领导利用国家正在严打之际,打着办学习转化班的幌子,放着大要案不办,给自己开脱。农民忙于春播春种的大忙季节,把一些忙于农活的人们非法拘在一起,逼迫农民有家不能归有地种不了,北刘陀王凤霞被抓进转化班,已失踪两个星期,家人每天哭着要人。政法委书记说:你们自己找人去吧?找回来我们也不去抓了。这是一个书记讲的话吗?人是你们抓来的,现在人生死不明你们一点也不关心,社会主义国家的干部呀!

小店乡、城东乡对法轮功练习者随抓随放。有的还让农民带上几百元的饭费去办班。还有的到练功人家张口要一万元钱。学习班的工作人员20来人每天陪着学习班的人吃鱼吃肉。现在国家正在严打,这些人变相的大吃大喝这合民意吗?到底是谁使人家破人亡有家不能归。减轻农民负担,这又是怎么回事呢?


安徽消息

淮南某县因怕“4.25”大法弟子走出来证实大法,强行办转化班。学员们无所畏惧,向他们讲清真相,并揭露“自焚”疑点,启悟了他们善良的本性,使他们站到了正义的一边,将学员释放并恢复工作及补发工资,有力地窒息了邪恶。

合肥合钢公司三姐弟被强行抓走,办转化班。大姐是从单位被强行带走的;二姐是晚上由家中撬门破锁被强行带走;弟弟也被抓走。合肥另一大法弟子因东市政法委开车前往住宅抓人,该大法弟子从家中走出来,现流落在外。


延吉公安迫害未成年大法弟子

吉林省延吉市有两位年轻的大法弟子,年仅16岁,到北京去上访,2001年1月6日被当地小营派出所接回后,将他们分关在两个屋,对孩子们殴打,并将他们关了两天,不给饭吃,两个孩子坦然面对,毫不惧怕。怕他们出现危险,最后伪善地拿面包哄他们吃。6日那天,同时将他们的母亲(不炼功)诱骗到派出所,逼问她是否给孩子们钱让他们上访,母亲说不是,派出所所长、副所长(一条腿拐)对她大打出手,母亲一气之下说"我告你们",所长恶狠狠地回答"到哪儿都告不赢",他们毒打了她一个多小时,那位母亲头发掉了很多,脸被打肿了,就这样她被无辜地拘留了十五天。8号这两个孩子被送到了拘留所。因派出所说是坐飞机将孩子们接回来的花了钱,并因他们几次上访给他们带来麻烦。派出所向孩子索要2000元赔偿金,孩子的姨被逼得卖了房子来支付这高昂的费用。

延吉市一学员,因上访被处罚拘留,十五天已到,不但不放人,反倒索要1000元赔偿金,老人没钱,他们将就强行扣他的400元的月工资,一直扣到1000元为止。他老伴患肺癌,家人仅靠这点工资生活,没有这点工资怎么生活,怎么治病?学员的老伴无奈之下怒斥派出所没有人性。

延吉市公安局政保科惯用手法是在提审时将学员一只手从肩上拿过来,另一只手到腰部,用手铐铐住,手铐下面夹一本书,然后变着法折磨学员,一铐一个多小时,两个小时不等。


吉林省九台市饮马河劳教所对大法弟子的迫害

九台市饮马河劳教所对法轮大法弟子严刑拷打,并用干重体力活、限制言论、散布谣言造成学员间对立、打骂、坐板时间长等手段进行严管,并以减期作为转化方式之一,吉林省内各地分流一些大法弟子关在此,仅吉林市就二十人。


长春黑嘴子女子劳动教养所继续迫害大法弟子

长春黑嘴子女子劳动教养所现在一有活就加班加点,强迫大法弟子劳动,睡觉的时间只有3-4个小时,有时吃饭时间特别紧,有的没吃完就不让吃了,整天在极恐怖的环境下渡过。管教连喊带骂,给每个人定生产任务是超负荷的,很多学员都完不成。一大队长就让继续加班干活,有的累哭了,有的累得第二天起不来床。不决裂就用电棍打,三大队的李士霞不决裂,用手铐把人反扣吊在床头上,用电棍打,当时给打晕过去了,用电棍电的脖子上起了大泡,3-4个月也不好。

请世界善良的人们继续关注长春黑嘴子女子监狱迫害大法弟子的情况。


山东省临朐县龙岗镇政府强逼百姓买转化材料,大肆搜刮民财

以龙岗镇政法委书记夏传庆为首的所谓人民公仆,自法轮功遭镇压以来,采取关押、打骂、高额罚款、抄家、没收粮食等卑劣手段迫害法轮功学员,还多次以办"转化班"为名强行关押学员。最近一段时间又强逼百姓买(法轮功)转化材料大肆搜刮民财:只要以前炼过法轮功的人,不管现在炼不炼,都必须买所谓的转化材料,每本100元(成本仅几元),不买就抓或恐吓。此举在当地造成极坏影响,不仅败坏了国家形象,还激化了人民内部矛盾,当地百姓敢怒不敢言。


安徽省黄山市大法弟子被诱捕劳教

据悉,安徽省黄山市女大法弟子邵春风于2001年2月,被当地派出所以她给其10岁侄子教功为理由,从家中骗出,再次遭逮捕。目前被判劳教一年,关押在合肥。呼吁社会各界关注,制止迫害。


广州孕期大法弟子被抓

广州大法弟子石教钰于四月十四日左右在其住处(广园新村)被警察带走,现今下落不明。小石已有五个多月的身孕,其丈夫(廖晓洪,也是大法弟子)于几日前失踪。小石被带走后,有一阿姨(大法弟子)前去她家进行探望,也被住在她家的警察带走,幸机智走脱。后又有大法弟子吴少冲到她家后被带走,现不知被关押在何处。请遇到这些大法弟子的善良人给予他们帮助。


广东惠州公安滥抓无辜

广东惠州大法弟子杨光,于今年元旦到天安门打横幅,在广场上被抓后当即被打断一根半肋骨,在北京被关押半个多月后押回当地看守所,被判两年劳教。就在其要被送劳教之前,其父病危,被特批在警察的押送下回老家探望,在他结束探亲准备跟警察回劳教所时,突然意识到大法弟子无罪,应主动冲破邪恶强加给我们的罪名,于是决定不回劳教所,在其走脱后其父奇迹般地脱离了病危。后来该弟子被通缉,警察为查问其去向不断骚扰其家人,他家的保姆(非大法弟子)也被抓去关押了一个星期(本想关十多天,后被保出)。其以前广州的同事夫妇(大法弟子)也因被疑与其失踪有关被查找,其中林旭晟已被警察带走,现被关押了整一个月,据悉被关在惠州,但其家人未收到任何通知,其妻也被迫流离失所。后又查到杨妻也是大法弟子,要强制拉她去转化班,幸提前走脱。现夫妇俩有家不能回,家中五岁﹑三岁的两个孩子只能由亲戚照看。

在此正告惠州公安,大法弟子修炼无罪,和平伸冤无罪,不仅应该摆脱你们的邪恶控制,还要向你们追清所有你们对大法弟子的迫害。奉劝你们悬崖勒马,不要再对大法弟子苦苦相逼,立即释放被无辜关押的大法弟子,否则你们马上就会得到应有的报应。

在此也提醒大法弟子的亲人,你们的亲人修炼“真善忍”不仅无罪,而且是最正的,请你们清醒地认识由于他们遭受迫害而给你们带来的痛苦,请你们坚决地站在正义的一边,主动抵制迫害,一起盼望光明的到来。正如师尊所讲:“无论谁迫害大法,他都是人在跟神斗,最后的结果是明显的。


山东寿光大法弟子被抓

山东寿光大法弟子吕新增、牟乐云(夫妇)深夜被闯入家中的恶警抓走,现被关押在寿光市看守所。

相关恶人: 寿光市公安局内保科科长毛德星


现世现报一则 潍坊市虞河路派出所,是潍坊市迫害大法弟子七个最邪恶的派出所之一。最近,全所公安人员病魔缠身,都已经到了轮不开班的状况。全所上下病号不断,怨声载道。

这就是破坏大法邪恶之徒可耻下场的开始,望看到此消息的潍坊市其他公安人员引以为戒,为自己的未来留条路,不要最终成为江泽民的陪葬品。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