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市少管所迫害大法弟子的犯罪事实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1年5月23日】北京各监狱对于被关押的大法弟子实行非法的严管和强制转化措施。他们对拒不转化的大法弟子实行“包夹制”,每人用三个刑事犯24小时监视,睡觉也有人值班。这些“包夹人”有的刑期很长,甚至有杀人犯,有的素质很低,经常殴打谩骂大法弟子,而狱警往往暗中纵容。

北京市少管所自从2000年11月开始非法关押法轮功学员以来,开始将法轮功学员分到各监区,进行非法的高压转化。狱卒强迫刑事犯和法轮功学员一起看诽谤大法的录像、材料,由于犯人们长期处于封闭的环境中,根本不知道法轮功的真实情况,在狱警的指使和利诱下,开“揭批会”,围攻大法弟子。大法弟子不转化,她们也陪着不睡觉、不劳动。狱警用这种株连的方式给大法弟子施加压力。虞培玲由于拒不转化连续六天不让睡觉。杨凤霞、李红雁由于炼功被带上头盔、腹带(勒住腿不让炼功)强迫劳动。犯人们还把老师的法像放到地上,搬着杨凤霞的腿逼她踩。李淑英因偶尔透露了自己饭前等饭时间默背经文,犯人们便使劲摇晃她,不让她背。穆春艳被全班“揭批”直到早上三、四点钟。狱警还找来她们的亲人,用亲人的痛苦和哭诉来威逼大法弟子。后来狱警发现强制手段转化不了大法弟子,便转换方式。她们利用一个因“诈骗罪”被判刑15年的刑事犯李翠香,此人巧舌如簧,自称看过《转法轮》,家里有人炼功,也转化了。这个诈骗犯在邪恶生命的控制下,带着伪善的面孔,用歪曲法的邪悟的一套东西蛊惑大法弟子。有些人在高压、欺骗下接受了邪悟。有的邪悟的人魔变后便放松了对自己的要求,又去迷惑大法弟子。姚X在2000年8月保外就医回家后一直在家学法炼功,2001年2月又被抓回转化,关押在少管所。开始姚X很坚定,后来李翠香装成病人,用谎言欺骗她,姚X在压力和欺骗下“转化”。之后邪恶之徒仍不放过她,虽然她血压一直很高,心脏也有毛病,但狱警和李翠香仍天天逼着她写揭批材料、认罪书等,弄得姚X晕头转向,有时乾脆李翠香说什么她就写什么。

狱警们对转化的人做出一副伪善的面孔,但一旦发现有“翻案”的迹象,便马上撕下其伪善的面具。刘XX被“转化”后又后悔了,狱警便逼着60岁的她在筒道罚站,同时让她们班的全体犯人在监室内陪她罚站,以此来逼她转化。狱警郑XX觉得张立新思想转化不彻底,便大喊大叫、大声斥责她。

狱警们为了给自己牟取利益,抢着把转化功劳揽到自己身上。本来一些人都是在李翠香的谎言欺骗下“转化”的,有些狱警却在上报的立功材料上说自己和法轮功学员谈了多少多少时间……为了突出少管所的转化成果,向江泽民流氓集团邀功,所长金花联系了社会、法院、电台、电视台等各个单位组织来“检查”成果。她授意李翠香逼迫被转化者排练一些节目,假意“歌颂”转化和狱警,每天练到很晚,由于休息不好,大家更加神志不清。如果有人在这些活动中表现不积极,狱警便把她当做转化不彻底而加重迫害

王治文、纪烈武本来都被关在北京市监狱特管队,因为不转化,被送到普通队,和重刑犯关在一起。这些犯人非常坏,经常互相之间打、骂。纪烈武被转到清河监狱(位于天津茶淀)后,三九天被逼迫挖土方,每天任务很重。王治文被带上28公斤重的手铐、脚镣关进小号受罚,仍不转化,被送到少管所继续转化。

每天,狱警都逼迫被转化者花大量时间看各种诽谤大法的文章,以此来加深对她们的欺骗和毒害。狱警还欺骗她们说外面的大法弟子有使用“暴力”的倾向,石家庄爆炸案发生时,在未抓到凶手之前,狱警们引导大家怀疑为法轮功所为。其实监狱里长期以来对犯人实行洗脑,让他们与外界长期封闭、脱节,失去独立思考和表达真实想法的能力,没有一点人权,完全受狱警控制。如有不服的,狱警便唆使其他犯人欺负他们。

少管所迫害大法学员的犯罪狱卒:
所长:金花 手机:13701383103 办公电话:61291919转1203
九分监区: 办公电话:61291919转5208
监区长蔡XX
分监区长黄XX
副分监区长郑XX
干警方蕊

(大陆弟子 2001年5月供稿)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