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因合法上访而遭受的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1年5月23日】我于2001年元旦前夕在天安门广场喊“法轮大法好”后被公安脚踢拳打推上警车,关到北京城郊一处看守所,因我不配合照相,他们把我骗入房间关上门,4、5个人拥上来毒打,拔头发,将双手反拧在背后,抓着头发强行照相,逼问家庭地址。大家都不说,集体绝食,要求释放。在房间我清晰地听到大法《普渡》音乐声,在整个宇宙中回荡。第三天早晨公安强行给我们带上手铐,用蒙布的车秘密转移。途中我和另一位弟子用正念将手脱出了手铐 ,我将自己悟到的告诉别的大法弟子,两名弟子也用正念打开了手铐,并扔到脚下。下午来到锦州车站,据公安说共有500大法弟子,其中100人分给鞍山看守所。越往前走,天气越冷,身体象没穿衣服一样,我心里念着“不记常人苦乐乃修炼者 不执于世间得失罗汉也”,“难忍能忍,难行能行”,身体渐渐热起来了。

晚上7点多钟到达鞍山市看守所,有的弟子已绝食7、8天了,我们继续绝食。每天早晨我们住的房间的弟子坐成一排,盘腿、结印,等公安进来时齐声喊“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我们要求无条件释放”提审我时公安问我“从哪里来的?”我答“从宇宙中来的”。公安着急地告诉我“我问是你当常人时的那个家”,我不说,他又问我今年多大年龄,我说4岁了,他说我骗他,我说我修大法4年,获得新生了,所以4岁。他问我是不是人,我说不是人,我是神。他骂我不顾他人如何等,我就讲情与慈悲的关系,那位说是所长的人若有所思地低声说:“噢,原来是这样”。我默念着经文,他们就让我回房间。

第四天早晨几个公安冲进房间,来势凶猛,将我们其中的4个人(未来得及穿鞋)推搡着拖至楼梯口,用很粗的木棒将我们的胳膊固定到楼梯扶手上,附近房间大法弟子们喊“窒息邪恶。”他们从中拖出一名也挂了起来,并扬言给我们灌食。结果强行打点滴,我流着泪,他们问为什么流泪,我说是在为他们流泪,他们调笑着说“看,多象耶稣。”我们衣服单薄,光着脚,坐在冰冷的地上,身体瑟瑟发抖。我们念经文,一名公安在我们脸上打巴掌,用脚在嘴上踢,另一个往一个大法弟子嘴里塞报纸,用胶布贴嘴。在我们被挂起的3、4个钟头中,他们强行给弟子逐个灌食,其中有60几岁的老人,大法弟子们痛苦地惨叫着,他们却笑着、骂着,抽食管时在鼻孔中来回抽,嘻笑着“不好抽”,使大法弟子们痛苦不堪。有的弟子口鼻鲜血直流,目睹残酷迫害的情景,我反而没有了怕心,心中想起了“抛家舍命擎天柱,长笑仰天金刚尊,天地失色神鬼泣,万众屹立真善忍”(明慧网)。打完点滴,警察给我们5人戴上脚镣、手铐并在一起蹲下来走路。次日晨几名打手冲进房间,在我们脸上打巴掌,在有的大法弟子的脸上用皮鞋踢,粗暴的行为吓得同室的犯人发抖、流泪。过了一会,犯人说“看他们的脸,好好的没事,要是我们早紫了,起包了”。随后的两天中,部份弟子又被强行灌食、打点滴。我戴着脚镣被反铐在椅子上,鼻管使我痛苦地叫着,心里反复念“难忍能忍,难行能行”才使我支撑过来。后来公安采用欺骗的方式告诉我们:你们说出地址,我们叫家人来接你们,不再告诉当地派出所,也不再关押你们。结果接回后被关进西果园看守所至今未释放。由于我执著有漏,一时被邪恶之徒钻了空子。希望大法弟子总结我的教训,在修炼的路上“更加清醒,在坚定与修炼的成熟中走向伟大的圆满”(〈强制改变不了人心〉)。

大陆弟子 2001年5月22日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