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次被抄家:我被迫害的经过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1年5月2日】我叫易素英,女,现年48岁。97年得法,得法前患多种疾病,通过修炼,现在什么病都没有了。2000年元旦我进京护法,由地方警察押送到温江看守所非法关押45天,非法罚款15000元。我一次为同修在牢中炼功放风,被警察察发现后,所长罚我跪了2个多小时,他们利用寒冷的夜晚迫害我,逼我说出同修的姓名。我说“修乃自身之事,无人可代之”。他们就气急败坏的强迫我签字,按手印。

2000年3月30日,和盛镇政府干部杨碧琴、李红元等三人闯到我家,在既无任何证据又无任何证件的情况下,用手铐将我连拖带拉的关进派出所。李红元抓住手铐故意来回拉动,把我的右手拉出一个大口子,鲜血直流,他们还把我关进又臭又小的黑屋子里,整天不给饭吃。

2000年4月29日,和盛镇政府干部又非法抓捕我和十几个同修办所谓的“转化学习班”,逼我们写悔过书、检讨书。我们没有屈服,他们就毒打我们,逼我在烈日下暴晒,罚站,饿饭,骂难听的话,又非法关押了我6天。乡政府的法律顾问杨碧琴说:“XX党就是要把你们法轮功整的吃不起饭,XX党就是要把你们法轮功整得倾家荡产,XX党就是要把你们法轮功整得家破人亡!”她一边说一边打手势。没过几天,他们又带人来抄家,抢走家里全部值钱的东西。

2000年6月28日晚11点左右,和盛镇武装部部长胡冬祥、派出所警官王井善、村干部吴双华闯进我家,抢走师父的像和大法书籍,强制把我丈夫抓进派出所。一个姓王的干部对我丈夫拳打脚踢,边打边问师父的像是哪里来的。我丈夫陈华贵说不知道。他们又暴打我丈夫,打得他鲜血直流,姓王的干部用双手卡住我丈夫的脖子直到我丈夫昏死过去,他的鲜血染红了衣服和地面,王姓暴徒再用皮鞋踢他时他都不知道了。我丈夫醒来后,暴徒就逼着他把身上的衣服洗乾净,没洗乾净,派出所的所长就狠狠的打我丈夫的耳光,把他衣服再丢到阴沟里,逼着我丈夫再洗乾净。这就是中国政府中的少数坏人迫害大法弟子、侵犯大法弟子人权的真实暴行。

7月3日,镇政府干部杨碧琴带领一夥人非法闯进我家,强制把我抓进镇政府,将我按在地上跪着。一个叫张喜龙的干部打我的耳光,暴打后,又叫两个人用电缆打我的脚心,后来又有三个人用牛筋鞋底击打我的头部。他们还用竹棍狠狠的打了我3小时,吃了午饭接着打,边打边骂,还叫我骂师父,强制叫我们说大法不好,不准修炼法轮功,竹棍打断了好几根,我都不屈服。一个叫姚兆成的干部用电缆线打我的胸部、背部、腰部,打在腰部时我惨叫一声就昏过去了,他们把我拉起来,我眼前一黑又昏迷过去。镇治安员陈华友对我丈夫拳打脚踢,用手铐把我的手拉出鲜血,打我的耳光,又叫和盛镇派出所和村干部一起去抄我家(这是第六次抄家)。陈友华说:“我打了你们,我骂了你们,骂了你们师父,撕了你们的资料,我咋没死呢?”我说:“善恶必有报。”没过几天,他的双手不知长了什么疮,痛了20几天,冬天夜里睡觉两只手都放不下,现在他已经没有以前那样凶恶了。

和盛镇政府7次抄了我的家,还要抓捕我们。我们只有流离失所,我们强烈呼吁全世界的善良的人民给予我们帮助和支持,并在此严正声明:我们以前所写所说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话一律作废。“坚修大法紧随师”,跟上正法进程。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