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1年5月25日大陆综合消息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1年5月25日】
  • 大法弟子刘书松已证实是被石家庄公安打死

  • 真相喇叭震慑邪恶,救度世人

  • 迟来的消息:弟子的壮举

  • 湖北黄石市第一看守所上空响起大法的声音

  • 法轮三显山东

  • “铲除邪恶,不准任何人摘掉喇叭”

  • 心出正念 难中脱险

  • 东北弟子开法会 共同提高

  • 用智慧去讲清真相-江导自焚真相上了大陆股市信息网站

  • 吉林市大法弟子武龙波坚修大法被逼疯

  • 吉林饮马河劳教所迫害大法弟子情况

  • 盲人大法弟子被送“转化班”

  • 河北三河燕郊开发区

  • 邪恶势力的追随者在长春市经济开发区搞人人过关

  • 请关注吉林省伊通县邪恶势力对大法弟子的迫害

  • 吉林省伊通县农民大法弟子被劳教所管教殴打导致胃出血

  • 黑龙江木兰县消息

  • 成都市青白江法院的荒唐

  • 成都青白江迫害大法弟子恶行

  • 公主岭大法弟子陈丽梅重新修炼 再受迫害

  • 除恶

  • 哈尔滨部分大法学员被迫害情况

  • 甘肃省天水大法弟子讲真相被抓

  • 吉林市大法弟子送大法资料被抓

  • 北京延庆县千家店镇王友良继续作恶

  • 不听劝善现时现报

  • 长春某机关单位领导迫害大法弟子得恶报

  • 深圳迫害大法弟子恶人录

  • 潍坊市大法弟子请注意

  • 石景山地区的学员请注意安全

  • 警惕!有一个特务在北京及周边地区活动!

  • 大法弟子刘书松已证实是被石家庄公安打死

    现在已基本证实,河北沧州年轻的大法弟子刘书松确实是被石家庄市公安局打死的。他跳楼后并没有摔伤,但两天后其父母却接到儿子的死亡通知书,足见其邪恶程度。刘书松是当天下午4点左右跳楼的,此前中午时分有当时被抓的另外一个女弟子跳楼,即北京良乡的王磊,当时她摔成重伤,据说后被其家人接走,目前具体情况不详。石家庄市警察在半天的时间内连续两人跳楼的情况下仍没有一丝的悔改和醒悟,反而在短短两天的时间内就把刘书松折磨致死,迫害法轮功的人真是邪恶至极!

    河北医科大学第四附属医院医生刘艳凤,4月25日抱着仅7个月的孩子和丈夫王毅刚在天安门打横幅后被抓,爱人王毅刚被唐山警方接回,具体情况不明,刘艳凤被石家庄警方接回后现在被关在其单位的地下室里,孩子也一同被关押,真是良心泯灭。

    河北医科大学的电话:0310 3014817
    请大家关注刘艳凤母子的情况。


    真相喇叭震慑邪恶,救度世人

    5.18晚8点左右,南方某大城市公园内安装了5个真相喇叭,播音时间最长达30分钟。省公安厅厅长下令尽快破案。抓到一个奖15,000元,还动用防暴警察、武装警察、公安、便衣警察、保安、居委会、110,戒严令从8点持续到第二天清晨6点才解除。公安又立即上门到原来有记录的学员家盖双手手印,剥夺人身权利,查问最近行动。

    群众反响很大,有三、四个打台球的人听到大法声音后,甩掉打球杆立即向家人询问是不是电视台里有这样的新闻,并以为法轮功的情况得到了平反。夜市摊点吃饭的人以及行人都在认真地倾听,并说这些炼法轮功的真了不起。

    我们在此正告那些一意孤行打击善良的邪恶生命,再不醒悟必招恶报!


    迟来的消息:弟子的壮举

    去年年底,全国公安系统的头头们在北京武警总部开会,住在武警总部的招待所。会前,为了防止法轮功的真相材料传进来,它们进行了严密部署。一位弟子从内部得知它们开会的消息,找到它们的驻地,机智躲过守门士兵的盘问,把几包真相材料放到招待所各个楼层的服务台上。当这位弟子还没走出大楼时,就听到那些公安头头开始来取真相材料了,他们还以为是会务文件呢。出门没多久,就看到一队头戴钢盔的士兵往招待所里跑,一个军官大骂守门的那个士兵。军官骂一句,士兵敬个礼,骂一句,敬个礼。这位弟子很纳闷儿:他们这是什么规矩啊?不久,这位弟子安全返回家中。

    后来听说这件事在他们上下引起很大震动。这位弟子的伟大壮举有力地打击了邪恶,我们为这位弟子的正气和无畏感到由衷的自豪。


    湖北黄石市第一看守所上空响起大法的声音

    五月中旬,大法弟子将录有新经文的高音喇叭置于黄石市第一看守所上空。声音持续了近半个小时,打击了邪恶的嚣张气焰,希望那些还执迷不悟的恶警们尽快回头,恶有恶报是天理,不可不放在心上。


    法轮三显山东

    继4月21日山东部分地区出现出现覆盖太阳彩色光圈之后,5月20日上午9时许,潍坊地区第三次出现五彩光圈,前两次分别是5月15日和5月16日,5月20日这天潍坊的天气状况与4月21日及其相似,但风力比上次要大,云层浓厚,阳光出奇的柔和,9时许太阳周围便出现了彩色光圈,半径约30米左右,肉眼清晰可见,随着时间的推移,光圈越来越大,清晰度也逐渐降低,到了下午3时许光圈消失。

    一位开了天目的功友向我描述了当时的奇景,他说这次覆盖太阳的法轮,比4月21日时那个大,半径约为太阳的5倍,肉眼看到的光圈半径有30多米,大了许多,大法轮中间的卍字符飞速旋转,亮度比闪电还亮,周围的卍字符与太极也转得飞快,大法轮与肉眼能看到的彩环中间区域是一圈一圈的彩环,七种颜色不断变换,大法轮的底色始终是金黄色不变。


    “铲除邪恶,不准任何人摘掉喇叭”

    东北某市大街中心位置早上8点播出了宇宙之声,声音洪亮,过往老百姓都渐渐的围了过去,很有秩序地静静地听着,人越聚越多,但没有一个人作声,就像小学生听老师讲课一样,秩序井然。大约播出了半个小时左右,有力的清除了民众头脑中不好的思想,转变他们对宇宙大法的认识。

    东北某市一位弟子在喧闹的居民区挂大喇叭时,心生正念:铲除邪恶,不准任何人摘掉喇叭。结果从头到尾整整播放了一个小时。播完后喇叭物归原主。


    心出正念 难中脱险

    5月1日一位大法弟子带着女儿一同在居民楼内发大法真相资料,发了两栋楼后女儿累了就在楼下等妈妈,功友自己从七楼发至四楼时,就听女儿气喘吁吁的连声喊着"妈妈"、"妈妈"跑了上来,功友问喊啥?孩子喘着气说:"不好了,一个女的带着几个人在一楼的门外堵着你呢","她还说'是个女的,穿黑衣服,发传单进了这个门了,抓住她'"。说着孩子就吓哭了,当时这位功友临危不惧,非常镇静对女儿说:"别怕,咱们也没做坏事,我先下去,如果他们纠缠你,你就大声喊,厉害点没事。"说完转身下楼,下到一楼差几步就到门口时,果然看见有几个人在门外站着,其中一男子手里还拿着该功友刚发出的大法真相资料。此刻我们功友毫不畏惧,坦然地从这些人的眼皮底下堂堂正正的走了出去。随后女儿也安然地回到了她的身边。这时这位功友再次感悟到无畏的威力和师父的洪大慈悲。


    东北弟子开法会 共同提高

    近日,东北某省开了多场法会,大型法会与小范围交流相结合,有的七、八十人,有的三、四个人。许多至今未能走出来的学员也真正在法上认识到个人的提高与圆满就在这正法进程之中。不同地区的弟子横向交流突破了许多弟子各种观念的框框。从个别地方表面邪恶的猖獗给学员带来的迷惑中走出,看到了全市、全省、大陆乃至全世界的法轮大法光明的修炼进程,坚定了正念!


    用智慧去讲清真相-江导自焚真相上了大陆股市信息网站

    今天有个同修给我讲了一件趣事, 写下来与大家分享。

    前一段时间为向中国大陆不明真相的人民群众揭露自焚真相,海外各地的有心人都想了各种不同的办法。开始的时候不少熟悉电脑的行家想到把有关自焚真相的帖子贴到大陆英特网的论坛上,但是国内一些大的论坛都有网络警察盯着,帖子贴不上去,或是马上就被洗掉了。于是有位先生灵机一动,干脆把帖子写成"内部消息",贴到了大陆股市信息网上。果不其然"内部消息"吸引了大批读者。


    吉林市大法弟子武龙波坚修大法被逼疯

    吉林市大法弟子武龙波去年10月26日就以劳教到期应释放,可是因武龙波坚决不写所谓"转化书"、"决裂书",因而又被加期9个月。在这期间,有时管教用七个电警棍一起电他无数次,拳打脚踢的次数更多,更让人难以想象的就是一天24小时不让睡觉,所谓帮教,就是使出车轮战术,轮流上来强迫写"决裂书"、"揭批书",甚至用尿水往嘴里灌,致使武龙波被迫害成精神病,人已被折磨疯了,这些灭绝人性的歹徒还不罢休,又把他强迫送入精神病院,不到一个月又把他强迫要回劳教所继续他们的恶毒迫害。武龙波腿已被打瘸了,人也被折磨得不成人样。

    劳教所内的管教近期接到上级下达的"转化率达百分之百"的密令后,又开始实行了他们的高压迫害,什么恶毒的手段全部使出,只要是能用上的,全部搬上来,三楼用高音喇叭一天24小时不停的叫喊那些所谓的"转化"资料;让大法弟子叠罗汉坐着(一个人在下,多人在上);用电棍电,只要不说决裂,电棍就不会离开人体,24小时只让睡2个小时觉,坐硬铁架等等,所有的恶毒招术都上演,经长时间的折磨,有些学员承受不住这残酷的迫害,违心地写下了"决裂书"。每个大法弟子的心都在流血,因为他们的心是和大法,和师父站在一起的。法轮大法好!强制怎么能改变得了人心呢?江泽民一夥----人世间的败类,你们不要再制造一个个掩耳盗铃的假象了,历史会记下这笔笔血债的。


    吉林饮马河劳教所迫害大法弟子情况

    3月中旬的一天晚上10点多钟,我们45名法轮功学员被吉林市劳教所押上两辆客车,分别送往九台、辽源、通化三个地方。我们二十名分到了九台饮马河劳教所,其中教育队五人,有李强、付春生、刘润蛟,另两名不知姓名。基建队五名:付洪伟、朱玉君、赵国兴、李文军、陈刚。一大队五名:史成斌、王小虎、李相作,另两名姓名不详。二大队五名:罗光、姜贵林、裴吉林、白鹤、韩志平。其它25名送往通化和辽源。

    我到二大队后,犯人就开始打人,有一个姓赵的干警让一名功友读"转化"材料,因他不读被赵用电棍打得头、脸、脑袋都肿胀起来,致使其4、5天连话都说不出来。姜贵林和裴吉林两位老功友挨打少,可是都让他们干重体力活,用麻袋抬土,60来岁的老人把脚、腿、膝盖等处都累得肿起多高,走路都困难。

    白鹤与另二名功友也没有什么原因就被他们用牛皮腰带打头、脸,最后把皮带打折了还不罢休,又去找打人的东西没找到,就又一阵猛烈的拳打脚踢,打累了才罢休。这样我们就找所领导反映迫害我们的情况,可是领导也不说什么,也不管。在那里犯人看管我们,劳教所给犯人减刑,用这种办法控制我们,我们在这里连走路、说话的自由都没有了。有一次功友王小虎正在走路,后面的犯人就连踢带打。我们功友之间要是说一句话,每个人就得挨一顿暴打。功友李强被打得不能正常走路。在这里大法弟子被打是常事,重活都是我们干,功友罗光身体消业都快好了,他们硬是用人压着给他打针、灌药,搞得他全身流脓。在这里只要不"转化"就打,这里真是邪恶势力的黑窝!

    我们强烈呼吁世界上善良的人们请来关注吉林省九台饮马河劳教所的大法弟子。同时正告那些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恶之徒,善待大法弟子,否则你们的恶行必将得到恶报!


    盲人大法弟子被送“转化班”

    北京新街口派出所和红园居委会所辖居民、盲人宋麦丽是法轮功修炼者。她是老三届,在北大荒呆过8年。由于工作和精神的负荷太大,眼睛出现了视网膜眼底退化。92年眼睛瞳孔彻底失明,但在眼角还保留一点可见光。由于自身还有很多其他疾病,面临很大困境,思想上甚至出现过盼望着汽车把她撞死的想法。修炼后,身上的疾病不见了,原本应该全瞎的眼睛也没有再恶化下去,自己能够到自己熟悉的地方去,但还不具备到陌生地方的能力。她的心性提高了,正因为修炼,她才能生存下去。如果不修炼,就等于死。

    5月22日,宋麦丽去另一个功友杨阿姨家去交流,同时在场的还有另一位也姓杨的阿姨。从那以后人就失踪了,据宋的亲属说她被送去转化班了,想必那两位老人也是一样。


    河北三河燕郊开发区

    我是2000年6月份去北京国务院信访办上访的,要求政府撤销取缔大法的错误决定,还大法清白。我把写好的心里话递给了工作人员,工作人员把我领到了一间办公室,一进门才知道接待我的是警察,我没想到信访办被公安局接管了、只是空架子而已,不让我们说话。上访是宪法赋予每个公民的权力,那些邪恶的镇压者们不顾人们的呼声,肆意践踏法律,违背宪法,用各种恶毒的方式压制信仰自由。当天晚上我被当地公安局人员"接"回单位。

    开发区的领导(郝仲武)更是邪恶至极,借打压法轮功大量敛财,对于我们去证实法的大法弟子罚钱一万一千元,并扬言下次谁再去北京罚金一万七千元,并让所有的亲戚下岗。我们局、公司领导周军、刘建全甘当邪恶镇压者的殉葬品,配合邪恶挺默契。单位私设牢笼,窗户都安上铁栏杆,把我们锁在屋子里,尤其是晚上睡觉时门一直都上锁,去厕所都有人跟着,一天24小时派人轮流值班看管。并让我们去扫大街,把我们关押4个月。我被开除工职,还株连九族,扣我丈夫的工资,卡我们的脖子,想从经济上压垮我们,在事实面前谁恶谁善,一目了然。


    邪恶势力的追随者在长春市经济开发区搞人人过关

    吉林省长春市经济开发区,目前各居委会正在到每个大法修炼者的家中,问炼不炼法轮功、决不决裂等,并做笔录,要求每个被调查者必须在笔录上面签字、签名,并说:不签决裂的送到长春市主办的学习班去,期限是直到决裂为止。


    请关注吉林省伊通县邪恶势力对大法弟子的迫害

    吉林省伊通满族自治县在2001年“两会”期间,为了防止大法弟子上访,在以县委书记程长祝为首的邪恶势力的多次密谋下非法开办法制培训班。每个为期15天左右,伙食费400元,开始说伙食费由财政统一出,但培训班结束时不交钱就别想回家,搞得家属意见很大,因为当地很穷,很多单位都几个月不发工资了,邪恶们有个说法是:对法轮功人员要从经济上搞垮。邪恶们也知道他们的所作所为是见不得人的,所以采取半夜突击抓人的办法,并对外宣称是大搜捕、抓小偷等。对各乡镇都下指标,致使有的地方找不炼功的凑数,有个已经不练功的人被当地派出所抓去关了半宿,致使肾炎病复发,送到培育班后一夜去了十多趟厕所。在此期间,6.10办公室的人天天给学员放高音录像、电影,在课堂上大声恐吓,如果不按照他们的要求写决裂书、揭批书就强行送进看守所非法关押。在学习班上假意的让学员提任何问题,有的人仅因为对回答的问题有异议就要被警察带走。有的人因为在培训班上不配合邪恶,被送进拘留所,遭受了一系列的精神和肉体的折磨后,家属再被或者勒索几千至几万不等的钱后才能放出。还有的学员因上网声明以前在压力下写的决裂书作废,也被非法抓进了拘留所,在逼迫家属拿了1万多元钱后被送进转化班。有个学员家里很穷,春节后到北京去证实法、合法上访被抓后,县委书记为了保住自己的乌纱帽(据说省、地区、县里都有指标,上访人数超过这个指标该领导就要被撤职)派人到北京拉关系,别往上报,使他不算在吉林省的名额上,据说请公安部的人吃一顿饭就花了一万多,这一趟到北京就花了7、8万,对于一个财政本来就没钱的贫困县来说简直不可思议。从北京回来后,当地政府把她家维持生产、生活的四轮子给抢走,并把唯一的财产——住房给贴上封条,可怜的家属被迫流离失所,失去了生活的条件。后来这个大法弟子被送去劳教,查出有高血压,被送回本地,因家里没钱至今还被关在看守所,已经有几个月了。据说伊通看守所里还关着几个家里拿不出钱的大法弟子。还有些情况有待了解。

    由于前几次办班邪恶们勒索了大量的钱财并得到了上级的表扬,据说邪恶们正酝酿着7月22左右还要办班。

    请全国及世界上有正义感的人们关注这块土地上发生的一切吧!帮助这些善良的大法弟子吧!

    伊通县为首的几个恶人:
    县委书记:程长祝
    县委副书记:习学成(主管法轮功)
    政法委书记:岳长杰(此人非常邪恶,有关情况以后报导,希望大家都窒息他,限其近日遭报) 电话 0434-4223488(家)0434-4222437(单位)手机013904358890
    公安局内保(特务):黄乃泉 电话 0434-4221218(家) 手机 013904354765
    县6.10人员:王岐 电话0434-4223388(家) 手机 013630707829


    吉林省伊通县农民大法弟子被劳教所管教殴打导致胃出血

    吉林省伊通县马家屯大法弟子姜维斌春节前被送去四平劳教所,因其一直坚持不转化,被管教打得胃出血(可能在3、4月份,以前有过他的消息),不能进食,三天后四平的管教们怕出人命,假意说给他治病,结果用车直接给送回家,到家后还欺骗说过几天给送医药费,并来人看望,结果他们一去不复返,现在姜维斌只能靠喝豆奶维持,这对于一个家庭贫困的农民来说真是很难生存。


    黑龙江木兰县消息

    木兰县公安局违反国家法律,非法强行关押法轮大法弟子长达半年多,至今还有没放的大法弟子在看守所被关押。木兰县是所谓“转化”工作做的好的地区。他们队所谓“转化”了的人员说:“过了元宵节就放你们”可为什么至今仍有没放的呢?是因为他们没交罚款和保证等。凡是所谓“转化”放了的都是交了罚款及保证书的。并在4月初给在看守所里关押的大法弟子办“所谓转化”学习班,对所谓“不转化”的学员硬是严加管理。不允许任何人与他们见面,就连日常生活用品都不许送。只准买看守所出售的高价生活用品,不转化就强制执行继续关押,并且在看守所里吃不饱。

    木兰县公安局电话:0451--7083438 政保科0451--7086169


    成都市青白江法院的荒唐

    2001年4月19日上午8:30,四川成都市青白江区法院对刘莉琼"利用X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一案进行了开庭审理。

    当进行到辩护程序时,法官首先宣布"不准提及法轮功不是X教组织的任何辩护、解释,不准对国家领导人进行人身攻击"等几点限制要求。该功友要求当庭宣读其散发的所谓"构成犯罪"的真相材料时遭到法庭的断然拒绝。

    多么荒唐啊!既然"传单"是构成"犯罪"的物证,为什么又不敢将它公诸于众。如果镇压有理,当然可以让世人看到如山的"铁证",反而将所谓的罪证"雪藏"起来。这里是法制的殿堂还是私设的公堂(从而可以任意罗织罪名,迫害善良民众)。为什么那么惧怕叫世人知道法轮功真相呢?是怕正视真正的事实吗?还是不敢面对自己的良知?

    当该功友揭露法轮功学员在看守所、劳教所、劳改队等"对人民专政"的机关所受到的惨无人道的迫害时,法警立即没收了她的辩护词,说只准她讲自己的事,不准涉及其他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的情况(这是不是说,如果对你也这样毫无道理地迫害了还不准你向别人诉苦)。而且她的整个辩护过程也不时被法官打断甚至制止。最后法庭对该功友有力的无罪辩护置之不顾,强行判处有期徒刑三年零六个月。那么作为公民的基本权利"人身自由不受侵犯""信仰自由",做好人有罪吗?讲真话无罪吗?依法上访有罪吗?有冤情伸冤也有罪吗?这是什么强盗逻辑。

    青白江法院的这种不分正邪,不顾事实,违背良心和天理的行径,如果不是目光短浅(宇宙大法必将法正人间是真正有识之士的共识),就是甘愿做江XX的爪牙和垫背,甘愿自决于人民、自决于历史、自决于宇宙大法。

    望还有善念的世人都记住:"善有善报,恶有恶报。"因为这是天理。


    成都青白江迫害大法弟子恶行

    四川成都青白江川化厂职大教师卫登慧,于2000年12月28日被大湾派出所副所长陈昌建带一帮人将她从单位上抓走,并对该功友的家里及办公室进行了彻底的搜查,搜走了大法书籍及音像制品和一些真相传单。并于当晚被青白江公安分局刑事拘留。于2001年2月2日以"利用X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的罪名逮捕,关押至今。法律的天职和尊严在这里荡然无存。

    目前青白江看守所关押有12名大法弟子,其中有6人于2000年12月31日进京上访,有3人(陈贵华、张素芬、古兴萍)是半路被抓的,曾联合在回家的路上被单位弄到派出所的,邱利俊、李章玉刚到京,被邪恶叫她们骂老师、骂大法拒绝从而被抓回。后一起都被无理关押,并先后在2月份下了逮捕证。青白江公安分局不及后果的迫害大法弟子,上有局长陈绍俊等,下有一般警察(如一科的李斌等),这些都是彻头彻尾的邪恶之徒。它们对大法与大法弟子的仇视,极尽其邪恶的嘴脸,满口的污言秽语,都充分表现了其不可救药的邪恶。

    另,四川德阳监狱共关押有6名大法弟子。今年2、3月份的一个月中,德阳监狱不许他们的家属探视,并以军训为名,不许他们睡觉休息,并唆使犯人们毒打他们。德阳监狱是个邪恶势力的黑窝,里面的犯人们每天工作12个小时以上。


    公主岭大法弟子陈丽梅重新修炼 再受迫害

    吉林省公主岭大法弟子陈丽梅,女,25岁。因进京证实大法被抓,判劳教三年。在邪恶的迫害下,陈丽梅走向了邪悟,写了决裂书。回来后通过学法交流,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坚定了修炼的信念。于2000年12月进京证实大法,又一次被劳教。据可靠消息,陈丽梅在劳教所绝食,身体极度虚弱,已被送医院抢救,并且不通知家里,阻止家人探望。


    除恶

    邻近地区出现了很多诬蔑大法的标语,我去找当地的同修,但没找到,听说前天晚上被邪恶抓走了,我回到住地和同修交流,都悟到得主动发正念窒息铲除邪恶。当天晚上我和6个同修带着毛巾,大法条幅,高音喇叭,真相资料到了,把他们污蔑大法和师父的标语一个字一个字的擦去,然后挂了30多个条幅,在村里散发了部分真相资料。这些做完了,高音喇叭也响了,宇宙大法的声音洪亮清脆,在几百米处都听的很清楚。村里的邪恶之徒乱了,善良的人在听,邪恶之徒在到处找。


    哈尔滨部分大法学员被迫害情况

    哈尔滨医大医院的院长和书记一同进京为法轮功上访。
    黑龙江省中医学院附属医院的一名护士长一家五口一同进京为法轮功上访。
    哈尔滨一母子三次进京证实大法,儿子被劳教两年。
    哈尔滨一家三口共同进京证实大法。
    哈尔滨恶警迫害大法学员,指使犯人殴打大法学员,不让学员上厕所。

    近期被劳教大法弟子名单:

    韩少琴 女 59岁 警察 劳教2年
    白玉林 男 40岁左右 司机 劳教1年
    察贵良 男 26岁 会计 劳教2年
    王冠芝 女 57岁 工人 劳教1年
    付桂兰 女 52岁 夫妻二人均被劳教
    王秀月 女 62 护士长 劳教


    甘肃省天水大法弟子讲真相被抓

    甘肃省天水市北道区大法弟子当大法在人间遭到最恶毒迫害时,克服重重困难,走出来证实大法、向世人讲清真相。目前已大量被非法警察逮捕,电脑、打印机、制版机、传真机等设备被非法没收。他们是:

    小 何 女 37岁 2001年元月被抓 至今下落不明
    刘文瑜 女 49岁 2001年三月被抓 被恶警吊起来毒打四个小时,对大法忠贞不渝目前已被判刑两年
    老 杨 男 70岁左右 曾为天水市铁路一小练功点辅导员,2001年4月28日被抓
    孙工程师 男 60岁左右 2001年5月初被抓
    程工程师 女 60岁左右 2001年5月初被抓
    老 卜 男 50岁左右 2001年5月初被抓
    刘天赐 男 57岁 2001年5月初被抓
    天水市某单位米书记 女 40多岁 2001年4月与一位男功友(姓名不详)向世人讲清真相时同时被抓,至今下落不明


    吉林市大法弟子送大法资料被抓

    吉林市大法弟子王艳、杜秀丽,3月中旬因上口前送大法资料被口前派出所非法拘留,还敲诈了每人两千元钱,说是放人,结果只放了杜秀丽一人,王艳现在近况和下落不详。后又找杜秀丽写保证,威逼之下,杜秀丽现被迫离家出走,流离失所。

    她们二人被抓是因家里的电话被监控,后又被跟踪。在此呼吁善良的人们请关注此事,也提醒大法弟子打电话时一定要注意不被钻空子,还要防止被跟踪。

    图门大法弟子王小梅,因随身带有大法真相资料,在吉林市火车站进站时被抓,现下落不明,请所有善良的人们来帮助我们呼吁此事。


    北京延庆县千家店镇王友良继续作恶

    5月11日王友良到千家店镇所属乡村如沙梁子乡、花盆乡等地,把认为重点法轮功学员强行送派出所办“转化班”。王友良企图利用千家店镇红石湾村一所谓被转化人员作为转化大法学员的工具,继续迫害大法学员。可喜的是,这次被强行参加“转化班”的8名学员,不受已转化人员邪悟的干扰,王友良未达到目的。学员们还为王友良编了一首诗(附后),一夜间贴编了小镇。王友良气急败坏,于近期某夜间突然闯入大法弟子家中,凡是被抓住的大法弟子全部送往延庆县农机局所属农业技术学校强行转化。有的弟子被迫离开家园,流离失所。

    派出所长王友良,
    口善心恶坏心肠。
    好人抓去送劳教,
    坏人请到餐桌上。
    凶手面前苦求情,
    只怕小命见阎王。
    颠倒黑白谤天法,
    再不归正定遭殃。


    不听劝善现时现报

    一天在柳河的一个小村庄,屯子里家家户户正忙着在地里种葡萄秧。有两个人在一起边干活边谈论起昨天晚上电视上诬蔑大法的事。其中一人不明真相,受了邪恶的蒙蔽,也说了两句诬蔑大法的话。被旁边干活的一位大法弟子听到后,立刻上前劝阻,并告诉他法轮大法是正法,谁诬蔑大法,谁就得遭报应。这个人听后哈哈大笑,不在乎地说:"什么报应不报应的,我就不信。"结果在第二天早晨,大伙到地里一看,全屯的葡萄秧都长的好好的,只有昨天诬蔑大法的那个人家种的葡萄没有一棵活的,全都死了。这个农民蹲在地旁才略有所悟,什么话也不说了。


    长春某机关单位领导迫害大法弟子得恶报

    长春某机关单位领导,一直纵容邪恶势力迫害大法弟子,逼大法弟子写保证书,还配合警察捉捕大法学员。当他们作恶事的时候,身体出现了病状。主管领导、一名局长、一名科长得的竟是同样的颈椎病,脖子脑袋都不能动,迫害大法罪业甚大。善恶有报,乃宇宙真理。


    深圳迫害大法弟子恶人录

    王祥(男),深圳福田公安分局政保科科长,迫害过许多大法弟子。
    其办公电话:0755—2718666转8542、8543、8545;手机:86-13902434068。


    潍坊市大法弟子请注意

    潍坊市公安局近日开会以“查枪支弹药”为名到大法弟子家搜查真相材料,望广大大法弟子注意安全,并发正念铲除邪恶。


    石景山地区的学员请注意安全

    某广东女子,36岁,于2001年4月26日在功友家中被北京八宝山派出所抓走,被警察用电棍电击了一个多小时。此人后来报出姓名地址和其在北京4个月的所有情况,被石景山看守所转化,并积极站在邪恶一边蛊惑和迫害其他学员。

    请这一地区的学员注意保护自己,防止被邪魔破坏和钻空子。


    警惕!有一个特务在北京及周边地区活动!

    从今年4月份以来,北京地区部分炼功点接连不断地遭到破坏,尤其是最近1周左右的时间内,许多地区的炼功点连续被破坏掉,这些地区包括:西三旗霍营地区,回龙观地区,首师大地区,石景山及洋桥地区等的部分炼功点。这些地区的炼功点都是在最近几天之内遭到破坏,初步统计至少有几十名弟子被抓。现已查明最近一周及近一段时间内这些炼功点连续遭到破坏的原因与一个叫"阿提"的特务有关。

    化名为"阿提"的特务,男,30 多岁,自称是海南人,大约于两个月前开始和北京学员接触,身高1.75m左右,长相完全为海南及广东人的特征,皮肤黑,高颧骨,眼窝深陷,讲话时低着头,平时不怎么说话,但有时会嬉皮笑脸,给人不稳重及低俗的感觉,自称有功能、能除魔等。请与该人有联系的学员和炼功点尽快采取措施,避免出现损失。

    该特务在北京地区和大法弟子在一起经常开着车向各个炼功点和其他地区运送真相资料和光盘等,所以他有机会接触到许多炼功点并了解情况,包括各炼功点弟子的真实身份、住址和其他一些具体事情。由于该特务掌握了一些比较详细的情况,致使一些炼功点被连续破坏掉而又一时查不清线索。该特务很会做表面工作,也很善于学习和伪装自己,所以很能迷惑一些学法不深和带着执著做大法工作的学员。

    该特务从学员内部进行破坏主要有以下几个方面:

    1.极力阻止学员上天安门,这是它的一大特征。
    2.自称有功能,能“除魔”。
    3.挑拨是非,背后讲学员坏话,离间学员的关系,这是它最大也是影响最坏的破坏。
    4.利用各种机会刺探学员的个人情况。
    5.行为诡秘。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