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劳教所的见闻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1年6月18日】我曾因与功友一起切磋、交流,被厂公安处非法拘留两个月,后又被非法送看守所关15天,然后被非法劳教。

在看守所的一天,早8点钟,管教突然大声叫喊我与另一功友收拾东西放我们回家,我们信以为真,把日用品给了别的功友用,便与接我们的厂公安干警一同上车,但是车向回家去的相反方向开去,我们问他们准备把我们往哪送,他们吱吱唔唔不吭声,我们告诉他们没带日用品又没有钱是否让我们回看守所拿,他们不准。他们先带我们去了他们提前就联系好的一家医院,为我们做了所谓的"身体检查"之后,就把我们带到劳教所。来到劳教所也没有任何法律手续,就象商品转卖一样,他们与劳教所有关人员说好了,把我们往那一放就走了,至于多少年也不知道,后听队长说了才知道。像我们这样被非法劳教的法轮功学员已是普遍现象:有的是因到功友家串门;有的是被骗去借谈话之名;有的是直接在看望母亲时从母亲家中被带走的;有的是半夜三更正睡觉被从家中抓走的;有的是问炼不炼了,答"炼"就抓走。

在劳教所里,狱卒们搞三人互帮,用两个吸毒人员看一个法轮功,不让与别人说话,特别不让和功友说话,一个眼神,一个笑都不行,上厕所跟上,吃饭、干活、行走都跟上,比保镖还保镖,当上级下达命令时,要都被强制洗脑,真是一级压一级,压到队长,队长就压互帮,互帮就开始用她们长期以来学到的下流、卑鄙手段整功友,什么"兵马俑","嫦娥奔月","架飞机","拔大筋"等刑罚。她们说什么:"让你们死不了,也活不旺,看你们写不写。"她们用这些酷刑把一位功友折磨得死去活来,这位功友为了不让别的功友遭受同样的折磨,以死相对,用头撞在玻璃上,玻璃破碎而功友无事,队长被突然的响声惊动,以为出了人命,忙问怎么回事,吸毒人员回答不小心把茶杯打了,队长就走了(其实队长是知道怎么回事)。还有一功友刚来到劳教所的当天晚上就被互帮吊起来打,绑在床架上打,用手脚专门往胃、心脏等部位打,采用以上的各种手段,还有叫不上名的刑罚进行肉体折磨了整整三天三夜。打人的这个互帮在事后不久已经死了,别的也得了各种怪病。后来听吸毒的说,这些事不怪她们,是队长有令,下的任务,如果不完成,就要给她们延期劳教。完成了就奖假。做为劳教人员,吸毒的才是真正的罪犯,而真罪犯如果没有队长的支持,她们有什么权力折磨功友。(她们也说我们是好人,不应该在这里,她们自己才是坏人呢。)

在2000年7月份间,在劳教所办非法洗脑班时,有一功友因不拿揭批资料被队长用手铐铐着,在太阳底下晒,还有一功友因不背认罪认错制度而被折磨,有的功友因炼功随时被绑起来,这些都是家常便饭。而队长都是视而不见。现在劳教所的功友因拒绝洗脑,劳教时间已经超期,还被无限期的关着。

请有良知的人三思:谁在践踏国法,是谁在草菅人命,又是谁使成千上万的家庭亲人长期遭受精神痛苦的折磨,是谁把千百万的大法修炼者硬当成政府的对立面?

(大陆大法弟子供稿)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