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山在见证着河北蔚县的罪恶(四)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1年6月22日】河北省张家口市蔚县地处太行山麓,该县大法弟子自1999年7.20以来开始了前赴后继、波澜壮阔的洪法护法历程。与此同时,也遭到了惨无人道的迫害。犯罪分子恶行累累,人神共愤,大山也在愤怒地控诉。

善良的公众们,请看看河北省蔚县蔚州镇,以副书记任立刚、派出所干警门发旺为首的一夥暴徒是如何迫害大法学员的。

2000年7月份,蔚县蔚州镇在七里河村旁的一家饭店(旅店),非法办了一个所谓“训诫班”,暴徒们把十多名大法学员无故抓来后,一乡镇不法干部阴险地下令:“过了12点,给我开始过堂!”以任立刚为首的不法官员和派出所的犯罪警察对学员开始非人摧残。从早上4、5点强迫学员跑操开始,到站砖面壁至第二天凌晨3点结束,每天20多个小时的暴力“转化”。暴徒们(不法官员及犯罪警察)每天折磨学员的毒招变化多端:绳捆电击、拳打脚踢、逼迫站砖跪木棍,学员们被折磨得遍体鳞伤。犯罪警察门发旺边打边扬言:“打死一个搁那儿,打死两个摞起来!”一些不法干部也叫嚣:“打死你,你白死!”

七月流火,正午暴徒们逼学员在太阳下毒晒。在这光天化日之下,他们连一位拄着双拐的学员也不放过。不法干部们满嘴脏话,编词造句,骂学员骂大法攻击法轮功创始人,仇恨大法。残酷迫害中有两位老人也被折磨得脸色苍白、面无人色:一位是台胞的女儿、老山前线青年烈士的母亲李真如大妈;另一位是齐秀珍大妈,可怜她的儿子李东坡、儿媳王建春被非法关押在牢房,老人带着十个月大的小孙女也在被逼“转化”……

在此期间,镇不法干部党委书记于力多次亲临现场“指挥”。大法学员每天掏30元生活费吃的却是窝窝头,又被勒索了高额所谓“罚款”。有的已家徒四壁,满目凄凉;蔚州镇不法干部们却拿着搜刮人民的血汗钱大吃大喝。

镜头一:袁金锋,女,31岁,由于坚修大法,在村被强行非法监禁15天后,被送到“训诫班”(副镇长任立刚、副书记王恒等不法干部都称之为“训兽戒毒班”)。到“班”后,十几名(镇干部、派出所、联防队,以及村值班干部)暴徒,将她打倒在地,象踢皮球一样踢来踢去,在头部、脸部、身上,一打就是半个多小时。她被打得披头散发,疼得满地打滚。又逼她站砖,派专人盯着,一动就是一阵毒打。还有一不法干部拿一杯滚烫的开水,一下泼在袁的头上,再换人出来用烟头烧她的胳膊、电棍电她的脸部,烧出了很多泡,时间长达7个多小时,他们凶残至极,使她昏死过去20多分钟才苏醒。

一天上午,暴徒任立刚、门发旺先逼她和一名学员李明菊站在砖上,再拳打脚踢,将她打倒在地。然后强迫她跪在铁丝网面的椅子上,再用电棍电他们的背部、腿部、下半身。一阵折磨过后,再把她俩狠狠地踢倒在地,头部摔得很重,然后在椅子上立块砖再跪,不平衡就毒打,打得她们青一块、紫一块,到处是伤痕。小袁的脚被打破流出血,时间长达半天。暴徒任立刚、门发旺再次把袁金峰铐在窗户上吊起来,用电棍电她的头部、脸部、胳膊、手等处。后来暴徒们再换招数,逼她跪扫帚把,致使她的腿严重受伤。将她非法关押24天,又勒索700多元才放出来。

镜头二:李明菊,女,37岁,由于坚修大法,被强送“训诫班”。刚一进班,十几个蜂拥而上的暴徒冲着她整个头部、身上,狠下手脚,拳打脚踢,将她打倒在地,又一把抓住她的头发揪起来,问“炼不炼”,她说了一个“炼”字,就又是一阵毒打,后来又逼她站砖,时间长达7个多小时。

李明菊坚持炼功,被门发旺用电棍在她头部、脸部使劲电,揪着头发往嘴里捅着电。后把她和另一名学员任金梅打倒在地,逼李明菊抱住任金梅铐在一起,跪在地上,并在她俩身体中间插一个三条腿的圆凳,用脚狠狠地碾李明菊的腿,达40多分钟。后一暴徒先逼她站好砖,然后好几个暴徒同时对她拳打脚踢,并用烟头烧她,最后再把她打倒在地,逼她在椅子上跪扫帚把,后腿上再压几块砖头,再用脚碾她的腿面,共碾了三次,时间长达半天,整个跪扫帚把的过程长达40多分钟,百般折磨之后,一脚把她从椅子上踹了下去,一女学员去扶她,被一脚踢倒在地。致使李明菊的腿严重受伤,过后右脚失灵两个多月。后又使毒招,整天整夜不准睡觉,面壁站砖。一直非法关押22天,非法罚款2000元。

镜头三:李真如,女,56岁,无故被半夜闯进的一群暴徒强行送入“训诫班”,她被抓走的时候连衣服都不让穿,并且床上还躺着从台湾回来定居的八十岁卧床不起的老父亲,也不准照管。到“班”后,被任立刚狠狠地打了几拳,并且骂骂咧咧,脏话连篇。在“班”上和其他学员同样遭到惨无人道的毒打、折磨,要说“炼”就用针扎。一直非法关押21天,非法罚款630元才放回家。她的老父亲被吓成植物人,导致2001年去世。(注:李真如也是烈士的母亲,她的儿子在老山前线为国壮烈牺牲)

镜头四:齐秀珍,女,56岁,1999年10月份进京合法上访被非法拘留,放回后一直在村被非法看管,2000年7月又被拉到“训诫班”。当时儿子、儿媳因依法上访均被非法拘禁、监禁,刚一周的孩子只好由齐秀珍老人照管。老人抱着孩子还得挨打,罚面壁站砖、用针扎,把小孩吓得乱哭,也不让管,在烈日下晒太阳,小孩也不例外。非法关押20天,家里被折腾得一贫如洗,还要勒索600元罚款。

镜头五:张福,男,31岁,被强行拉到“训诫班”。刚一到班就被一群暴徒用绳子捆起来。暴徒们一窝蜂似地冲过来,对他拳打脚踢,阵阵毒打,还24小时不准睡觉,罚面壁站砖。暴徒们一天三班倒,每换一次班,都对他一顿毒打,每次打都是一夥人同时上,使他口鼻流血,牙被打下半个,他的眼、脸、身上到处都是伤,青一块、紫一块,半个多月都褪不掉,被非法关押16天。

2001年1月13日因快过春节,他到北京卖点货回家过年。谁料被盘问而被遣回,又被暴徒王恒、任立刚、肖猛、班乐、蔡XX打了两天两夜。王恒用铁火剪打张福的头、胳膊,下手狠毒;肖猛、蔡XX打得更凶,用力猛踢张的要害部位;任志刚则用扫帚把儿打张的嘴,一下就打出了黑紫的泡。腿上、脸上更被经常打,张打不还手、骂不还口,而暴徒却说张被他们打得成了“圣像”,后又将其投入看守所。

镜头六:付建荣,女,30岁左右。2000年10月本着公民的基本权利去京上访,遣回后到蔚县联防大队,在那儿被那些不法警察、不法官员们狠狠地毒打了半夜,用胶棒打得她下半身全是黑的,很长时间不能坐。当暴徒们狠踢一名60多岁的老学员时,付建荣上前阻止,就又遭来了的拳打脚踢。把她打倒在地,还流氓般骑在她身上用电棍电,直到深夜。

善恶总有报,知名的、不知名的,还有在背后操纵的良知无存的暴徒,总有偿还迫害大法及大法弟子累累血债的一天。

* * *

这些事情仅仅是迫害大法学员种种罪恶之冰山一角。大法学员都是社会上公认的好人,他们的亲朋好友知道他们是好人,他们的领导同事知道他们是好人,他们的邻里乡亲知道他们是好人。然而现在好人却受着非人的折磨,那些用犯罪手段破坏中华文明传统道德、败坏国家形像的不法之徒们却逍遥法外,自由自在。

这些暴徒们种种践踏人权、目无法纪、残害无辜的行为已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37、38、39、41条;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3、238、245、246、268条;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111、112、113、115条。清醒吧,善良的人们,人类的道德、人类的尊严需要我们所有人来共同维护。

在巨难中,大法学员仍会以祥和善良的心态继续揭露邪恶、讲清真相,我们必将把法轮大法的光辉洪传于世界的每一个角落,法轮大法有这样的威力!我们会把法轮大法的真相告知所有有良知、有善念的有缘人,大法学员有这个责任!

天理昭昭,善恶必报。邪恶终将自灭,真理必会金刚永存!

迫害大法弟子的犯罪分子(河北省蔚县长途区号:0313 邮编:075700):
温祥:河北省蔚县县委副书记 单位电话:7010930 家庭电话:7216322 呼机:1272641200
高峰:河北省蔚县“610”办公室主任 单位电话:7011097 家庭电话:7215923
史雄:河北省蔚县公安局局长 单位电话:7210447 家庭电话:7210299
梁立刚:河北省蔚县公安局政保股副股长 单位电话:7212272
于力:蔚县蔚州镇党委书记 单位电话:7212458 家庭电话:7214292
毕万春:蔚县蔚州镇五街书记 单位电话:7212484 家庭电话:7212405
任力刚:蔚州镇副书记 单位电话:7212458

(大陆大法学员供稿 2001年6月7日)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