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山在见证着河北蔚县的罪恶(三)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1年6月22日】河北省张家口市蔚县地处太行山麓,该县大法弟子自1999年7.20以来开始了前赴后继、波澜壮阔的洪法护法历程。与此同时,也遭到了惨无人道的迫害。犯罪分子恶行累累,人神共愤,大山也在愤怒地控诉。

天雷阵阵,大山的控诉令恶人胆寒。河北省蔚县代王城镇大法学员受的酷刑令人发指,暴徒们还利用非法关押勒索高额罚款。

2000年春天,段斌当时任蔚县代王城镇党委书记。在镇中学的教室,他们将数十名法轮功学员抓来非法拘禁暴力“转化”。据一内部知情者透露,他们想给学员们点儿“颜色”看看,原定要把某男学员的腿打残。他们对法轮功学员拳打脚踢、电棍电、腰带抽、扇耳光,人人过关。后来暴徒们又借机大肆敛财,全镇数百名学员,人人被非法罚款,少则几百元,多则五千元。更令人震惊的是,肖堂和刘贵明这两名男学员,因家里被罚得实在没有钱,被他们非法拘禁达八个月之久才放人。以下是部份受迫害事实。

高玉萍,女,38岁。2000年3月依法进京上访被抓回,在镇政府遭毒打。派出所一帮警察张建强等逼问她炼不炼,说“炼”,就逼她蹲马步,在其手背上放一颗葡萄,只要一掉,暴徒就用铁火剪毒打,打一阵再用电棍电头部、后脖颈、背部、手背等部位。电一阵再问炼不炼,说“炼”,就再电,用两个电棍同时电,脖子上一个、背上一个,最后她被电得昏倒在地,4天没知觉。后来暴徒们在其小腿上试着电了一下,见皮肤在抽动,就丧心病狂地又是一阵电。非法关押20天,勒索5000元所谓罚款,没有任何手续。2000年6月,又将她从家中无故抓走,非法关押28天,勒索1400元,同样没有任何手续。

2000年5月8日左右,眼见不法官员肆意骚扰百姓,她忍无可忍,给上级部门写了一封反映自己修炼法轮功后身心受益的信,希望能够解决问题,却被不法镇长李富晋抓走,至今下落不明,生死不知。

李喜,男,50多岁,现任本村村长。修炼法轮功以来,严格按“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从不贪污、受贿、公款吃喝,努力干好本职工作。由于坚修大法,被诬陷为本镇所谓的“骨干”,2000年3月被非法关进本镇镇中(北中)。在非法关押期间,多次遭到严刑逼供。一个晚上在某单间宿舍,暴徒们把灯关掉,他们害怕曝光──村干部能认出镇干部,突然闯进去5、6个人,上来就猛打猛踢,毒打持续了好长时间,等打开灯后他血肉模糊,门牙被打得松动变形,好几天不能进食。但暴徒们仍不放过,又用两个电棍对他进行长时间电击,事后又勒索4000元非法罚款,没有任何手续。

李进军,男,30岁左右,在代王城镇搞无线电修理。修炼法轮功后,明白了做人的道理,改掉了欺骗顾客的不良行为,为此虽然他的修理部在很偏僻的地方,生意仍很兴隆。只因坚修大法,被诬陷成什么“骨干”,2000年3月也被无故关入北中。暴徒们对他进行多次非法审讯,两次严刑拷打。第一次也是那个晚上,在宿舍外面,三个人将他打翻在地,长时间用脚猛踢猛踹,同时用两个电棍对他进行电击,然后从脖子上往里灌凉水,之后又把他关到单间宿舍电击。第二次是在后来一个下午,暴徒们在院内对他又进行了长时间的拳打脚踢,事后又勒索4000元罚款,同时他的妻子由于也是大法学员,也被强行勒索了3400元所谓押金。

李润梅,女,38岁。2000年3月进京合法上访,抓回后惨遭毒打。派出所警察张建强逼问她还炼不炼,她说:“炼”,就被劈头盖脸地暴打,暴徒们用铁火剪狠抽她下身、腿两侧。3月2日晚,警察张建强、高海等人又来逼问炼不炼,她回答“炼”,就逼她蹲马步,并在手背上放一颗葡萄,只要葡萄一掉,高海就抽出火剪乱打,又抄起扫帚把儿抽腿,然后又用电棍电。打了一阵再问炼不炼,她说“炼”,就再电,用两根电棍同时电,电她的头、后脖颈、背部、手背,将她电倒后,再逼她站起来,再电,以至于被折磨得晕死过去。暴徒们仍不罢休,用冷水泼醒后,再问、再电……她被“审讯”得浑身上下伤痕累累,非法关押21天,勒索5000元所谓罚款(没有任何手续)后放回。2000年6月,镇上又逼她写“悔过书”,她拒绝,又被非法关押了8天,又勒索1400元所谓罚款,同样没有任何手续。

马光荣,女,65岁。2000年3月依法进京上访被抓回,遭到辱骂和毒打。派出所一夥警察揪着老太太的头发往墙上撞。非法关押21天,勒索5000元巨额罚款。

刘贵明,男,37岁,2000年2月底到北京合法上访,在天安门非法无故被抓回。镇长李富晋、派出所所长邵杰先把他一顿毒打,后被关进北中。从午后罚站好几个小时,接着六七个歹徒围着他拳打脚踢,象炒豆似地猛打,之后又罚他蹲马步,手上还放上石籽,掉了就挨打,直打到吃晚饭才停下。晚上他们又私设公堂,书记、镇长、所长亲自上阵,先逼问炼不炼,说“炼”,暴徒就蜂拥而上,拳打脚踢一顿后,用腰带抽,并逼他脱掉裤子再抽,皮带抽断了用火剪打,火剪也打弯了,又抄起胳膊粗的木棍狠打腿部,之后又用两个电棍电,电脸部、颈部。这还不算,又拿来两块砖头立起来,逼他两个膝盖跪在上面,并逼他腰必须挺直,一面还用电棍继续电。

这期间,还把他的妻子蔡金枝(大法学员)抓来,逼夫妻俩面对面跪在一根木棍上,中间不到半尺,暴徒们把他俩电了一遍又一遍,把颈部、脸部电出好多水泡、血泡,惨不忍睹,但他们始终没有说不炼,暴徒们已累得筋疲力尽,方才罢休。此次他妻子蔡金枝同他一起合法上访被勒索5000元放回,他后来又被非法关押4个多月,每天吃八两玉米面。非法关押后暴徒们仍厚颜无耻地继续索要所谓罚款,这时他已无力再交钱,镇上不法官员说:“等3月份过完后,每天要管理费50元!”家人给交了所谓管理费500元。到第七天,不法镇长又说:“再呆一天,100元、150元、200元一直往上涨!”后来家人又交了400元,家里已负债累累,实在没有钱再满足他们的“无底洞”,最后他被非法关押了8个多月才放回。放回家时暴徒们还逼他给镇政府打了5000元所谓欠条。

代王城镇的400多名大法学员都遭到不同程度的非法罚款,暴徒们总计勒索达20多万元,均没有任何手续。其中38名所谓“骨干”学员的罚款达12万元,有的大法弟子家里已是一贫如洗。而这笔没有任何手续的所谓罚款,至今没有下落,是贪污了?挥霍了?不得而知。大山在呼唤:谁来给善良的大法弟子主持正义?

迫害大法弟子的犯罪分子(河北省蔚县长途区号:0313 邮编:075700):
温祥:河北省蔚县县委副书记 单位电话:7010930 家庭电话:7216322 呼机:1272641200
高峰:河北省蔚县“610”办公室主任 单位电话:7011097 家庭电话:7215923
史雄:河北省蔚县公安局局长 单位电话:7210447 家庭电话:7210299
梁立刚:河北省蔚县公安局政保股副股长 单位电话:7212272

(大陆大法学员供稿 2001年6月7日)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