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南小城大法弟子跟上正法进程

更新: 2019年02月14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1年6月27日】98年春节我和妻子回岳父家。中午睡觉时发现贡桌上放着一套袖珍版的《转法轮》,我先把(卷二)、《义解》看完,第二天看了一部份《转法轮》,就好像在什么地方见过一样。临走时向岳父借回家继续看,觉得自己的世界观在变化,有了想修炼的想法。后来隔三差五的到炼功点上晨炼,不断地学法,逐渐成为一名大法学员。

99年4.25后,虽听说有些地方对大法学员有不公正的对待,有干扰的,有用水浇的,但自己从感情上认为,这么好的功法,教人向善,不管怎样我都要学的,仍然坚持到炼功点上炼功。五月底到两办讲话后,炼功点的召集人被公安的人传了话,劝我们在家炼,不要参与“政治”,大家因为学法不深,没有在法上认识法,觉得只要在家炼也是一样,都没有坚持到炼功点去。

7.22那天上午,单位通知回家看重要电视新闻,突然宣布法轮功为“非法组织”,下午县委书记主持召开“座谈会”,由县级老干部和学员代表参加,谈认识,讲是非,逐一表态。我认为是政府对我们不了解,洪法不够造成的,就从自己参加炼功只为做一个好人,更好的人,以及自己身心的变化做了发言,最后说自己不会反对政府,也不会违反法律。后错误地交了一本书《转法轮》,认为这么好的书,交给领导也能起到洪法的作用,县上也确实有许多领导为所谓的“揭批”看过《转法轮》。我还错误地写过一次“不练”的含糊的保证,认为我反对的是“伪科学”,而我修炼的才是真正的科学,在家炼谁也管不着。随着迫害的升级,周围一些原来表现很坚定的学员不学了,有一个曾受文革迫害的改学“净土”,还有一个买了股票。我岳父不但不学,还劝我也不要学。我也在思考这个法对不对的问题,但只要一产生这样的念头,我就想到师父的话(不是原话),对宇宙本源的描述,越大的一层粒子,他的活动范围越小,我们是在最中间、最外层,最表面。当时听了有开朗的感觉,无法描述这宇宙有多大。就是基于对大法的正信,决定从消极承受到主动为大法做点事。还想知道师父是否对此事发表了新经文,师父对此事如何看?

我有上网的条件,几乎每天都能上明慧网,每当有师父的新经文、新书,我都是很快的打印,传给功友。八月以后,师父近一年没有发表新经文,我就把明慧网上的一些弟子交流、洪法经验的文章打印与功友传阅,鼓励大家坚持一炼到底。我们小城这儿的磨难并不算大,至今没有一个被公安带走的。炼功点的召集人曾在公安局的监视和压力下,把他知道的全县学员的名字都说出去,包括农村、厂矿的功友。一些刚得法的学员因此书被收了,不能继续学法修炼。公安在一些大法弟子家中,搜出部份明慧网的材料,使大法蒙受一定的损失。但这些弟子都是好样的,没有一个说出材料来源。我感到师父的慈悲和爱护,我们这里得法晚,大部份老弟子都是九七年才得法,如果与北方地区一样加大魔难,也许很难坚持修炼,师父在等着我们提高。通过与几个继续修炼的老弟子交流后,觉得这不仅仅是个人修炼的问题,更重要的是整体提高、整体升华,哪怕点上只剩一个人,也要坚修到底。我把下载的材料固定传给一老弟子,然后由她去传给其他弟子,并收集本地区有代表性的情况,告诉我传到明慧网。这位退了休的老弟子放弃与儿子一家住在一起,享受天伦之乐,一人住在条件很差的单位宿舍里,主动承担起召集人的责任。她的儿子因为她坚持炼功,提干的事经县常委讨论后否决,但仍然支持她继续炼功。二零零零年初,师父发表了一幅“静观学员与世人”的照片,使大家深受鼓舞。

下半年,也许有魔干扰,或者是自身的原因,突然失去上网条件了,近一个月没有上网,本地还出现了省城传来的假经文。经过思考与交流,一是忽视了自己的学法炼功,二是该提高心性了,不管什么困难,自己都要突破他。针对假经文,看都不看立即与功友一同销毁,通知其他功友注意,并把明慧网公布的经文,印成册再次传阅,消除假经文的影响。经过考察和实践,又重新上了明慧网,不定时地下载,又恢复了传阅。

一次我在去上网拿资料的路上,骑摩托车打了转向灯横过马路,后面一辆面包车没注意,继续加速冲过来,只听“咣”的一声将我连车带人推出几米远,我躺路中间看见摩托车在我前面,左边油箱撞瘪了,轮子还转着,没熄火。面包车紧急制动停在对向车道,司机慌忙跑过来问情况,我爬起来看了一下,左边裤子扯开一条口,破了点皮,左鞋子擦豁了,我告诉他:“没事,你走吧。”捡起掉在后面的摩托车灯罩(没烂),扶起摩托车骑上就走,回头小伙子还呆站在那,看我确实走远了才开车离去。当时有本县的一位律师及其他行人在场,看到了事发的整个过程。回家后,出现消业的状态,左脚肿起来,但仍然能走路、上班,一星期就好了,自己就象脱掉一层壳。

我想,已经没有什么能阻挡我下载明慧了,仍然继续去上网,突破越来越多的网络封锁,并总结出了安全的浏览方法。上班时在单位向同事洪法,大家对看明慧的洪法材料已习以为常。二零零零年底,我被单位评为优秀公务员,反映出人民的眼睛是雪亮的,被江泽民流氓集团蒙骗的人越来越少。更能感觉到法是圆融的。

今年初,某镇我一朋友在农村的父亲患癌症不幸去世,叫我去参加葬礼,九九年底我曾向其洪法,他也想炼,就借了一本《转法轮》给他,他的另一个农村的亲戚也是大法弟子,知道后又借了一套师父的讲法录音带给他,但他放不下治病的心,最终还是与大法擦肩而过。在葬礼上,通过这个朋友(未炼功)的介绍,结识了借给他父亲录音带的功友。该功友把《转法轮》带到田间地头,农村的功友基本上没得到外界的消息,仍在坚持学法炼功,了不起。

知道城里有师父的新经文和新书后,这位农村功友到城里找到我,我带他到负责传递材料的老弟子家中,叫这位农村功友不定期到这里取经文、洪法材料,再传与其他认识的农村、厂矿功友,建立了城乡的传阅网络。回想当时,他带了一个背箩,里面放一条口袋,用乾净的报纸包住99年以来的明慧资料、师父的部份经文和下载打印的新书,小心地放在那条口袋中,再放入背箩里背好,和我们互道“保重”,依依惜别的情景还在眼前闪现。

现在小城绝大多数的弟子还在继续炼功,给他们送资料这样的默默付出是值得的。当然,与其它地区的走出来去天安门证实大法的同修和在各种场合机智地散发真相材料的同修相比,我们还有差距,但我们会越做越好。

我们赶上了正法,师父说:“大法弟子正法,历史上从没有过先例。在用理智去证实法、用智慧去讲清真相、用慈悲去洪法与救度世人的伟大壮举中,完善着每一个大法弟子圆满的路。在历史的伟大时刻,稳健的每一步都是光辉的历史见证与无比伟大的威德。”(《弟子的伟大》)让我们发挥大法粒子的作用,紧跟师父的正法进程,在助师世间行中走好我们最后的路,共同迎接普天同庆的那一天。

(小城某学员 二00一年六月二十五日)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