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证马三家教养院的罪恶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1年6月28日】
(一)

我是一名曾被非法关押在马三家教养院的法轮功学员,目睹了警察为逼迫大法学员写悔过书采用的种种卑劣、残忍的手段。至今想起仍历历在目。

王满力,一个三十岁左右的大法女学员,因不肯接受叛徒的邪悟,拒绝写悔过书。警察先是派几名叛徒轮番地所谓“开导”,不让其有片刻休息的机会。见彻夜不眠攻心不成,便命其“蹶着”或“蹲着”(“蹶着”就是两腿并直站立,用力弯腰至极限,手尖指向地面,头倒空)。王满力仍不写,暴徒便逼迫全室大法学员十多人一同陪蹶,一夜一夜不许停歇,有的呕吐、有的甚至休克。

还有更残忍、下流的。

王惠,是一名二十多岁女学员,警察见其始终不屈服,王大队长和王小队长每人两支电棍对其用刑。四支电棍同时放电,而且专电乳房、心脏、手心、脚心、甚至难以启齿的部位。啪啪击电声和凄惨的哭喊声,夹杂着恶警的喝斥声:“你给我骂不?你给我骂!你给我骂!”几十分钟过去了,王惠终于走了出来。只见她头发零乱,目光呆滞,身体不断抖颤,露出皮肉的脖子、手背肿起一大片,躲得大家远远的,连手都不敢让别人碰。紧接着警察瞪着眼对王惠说:“你说你忠诚,这不也骂了吗?”紧接着命王惠马上写悔过书,王惠说:“我写的是假的。”“假的也要。”然后恶警命人送去纸笔。

以上只是两个片段,真不明白,我们只是练功群众,为何竟遭此毒手?而且,这里很多大法学员的所谓教养日期已满,仍不释放,每天干大量劳力活。只能休息三、四个小时。

(二)

我是从马三家教养院出来的大法学员,亲眼目睹了警察毒打、残害法轮功学员的惨景,手段之凶残,令人发指。

王艳霞,因拒绝走操,双手被铐在床腿上,蹲不得,坐不得。后来,又被施以拳脚,门牙被打掉,头发被拽下几缕,左眼完全充血,血红血红的,脸腮铁青。一场大雪过后,警察命其脱下外衣外裤,棉鞋,只穿衬衣衬裤,一双单鞋,站在电线杆下雪地中,一站就是两个多小时。

沈阳某学院大学教师赵永华和农村的朱慧敏老太太,因拒绝走步,时值隆冬,被弄到外面,被警察脱下外衣并逼迫她们在地上来回爬行近一个小时。

田苗、田玲、詹凤琴同样原因,也遭到酷刑折磨。三个人被分别带出去。

田玲被关在厕所内遭受拳打脚踢。

詹凤琴被小队长王淑征带到一间屋子,先是拳脚相加,抠嘴巴,踹后腰。旁边姓黄的女恶警提醒说:“费那劲呢,不有工具吗?”于是王小队手持两支电棍,对詹放电,脸、脖子、胸口、乳房,无一幸免。有时,甚至触到某一部位几分钟才抬起电棍。

田苗,被带到办公室,被脱下外衣,脱下鞋子,两名女恶警同时击电,专电乳房、脚心、女人最隐蔽处。痛得田苗满地翻滚。它们便拿来三个铐子,将两只手铐在一起,两只脚分别铐在两个桌腿上。见田苗疼痛难忍,大声喊叫,命四防人员递来黑黑的脏抹布塞进田苗嘴里。两名女恶警像疯了似的,十多支电棍轮流换用,用刑近一个小时,才罢休。虽然事隔已久,但田苗凄惨的叫声犹在耳畔。

马三家恶警对善良的炼功群众竟下此毒手,还有一点人心吗?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