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1年6月29日大陆综合消息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1年6月29日】
1. 湖北省十堰市东风汽车公司大法学员已在洗脑班绝食24天
2. 石家庄劳教所上空响起师父新经文广播
3. 原上海总站副站长袁肖兰被关进洗脑班
4. 沈阳市辽中县大法弟子遭受迫害纪实
5. 淮南邪恶的洗脑班
6. 吉林市劳教所干警迫害大法弟子
7. 北京房山区大法弟子李素琴被抓 家中仅剩13岁的女儿
8. 揭露辽宁省庄河市看守所的恶行
9. 秦皇岛市数名大法弟子失踪
10. 湖北黄冈大法弟子欧阳明在狱中绝食
11. 石家庄市大法弟子王焕君被警察非法抓走
12. 山海关区委书记李彦良指使歹徒疯狂迫害大法弟子
13. 上海大法弟子被警察非法抓捕
14. 警惕叛徒
15. 北戴河火车站迫害大法的暴徒的单位及其电话:
16. 注意使用电话卡的安全问题

湖北省十堰市东风汽车公司大法学员已在洗脑班绝食24天

湖北省十堰市东风汽车公司(“二汽”)五名大法学员被关押进洗脑班后,已绝食24天,三名绝食8天。他们是:

刘秋颂(男,53岁),二汽四中教培部退休老师;
陈莲琴(女,46岁),二汽22厂职工,绝食24天;
方安全(男,49岁),二汽49厂技术科,绝食24天;
姚永樊(男,25岁),二汽工艺研究所,绝食24天;
阮淼淼(女,24岁),二汽61厂,绝食24天;
朱致源(女,56岁),二汽张湾医院,绝食8天;
吴先君(男,57岁),二汽水厂,绝食8天;

还有一名学员绝食8天。

洗脑班现非法关押大法学员14人,学员此前曾两次绝食:

2001年3月:大法学员刘兰炼功被拘留,军训时恶警管XX殴打大法学员朱致源,邓纪军,他们绝食5天抗议。
2001年5月中旬:公安处欺骗大法学员,要与4名学员代表对话,结果把三人拘留15天,他们绝食2天抗议。



石家庄劳教所上空响起师父新经文广播

5月17日夜,石家庄大法弟子在石家庄第一、二、三、四、五劳教所附近安放3个高音喇叭,分别在17日深夜和16日清晨,播放了师父的新经文,警察慌作一团,到处找人,大法弟子全部安全返回。



原上海总站副站长袁肖兰被关进洗脑班

原上海总站副站长袁肖兰两个月前被邪恶之徒带走,送去上海市第二期洗脑班,至今未放人。袁肖兰直到去年八月份还在外面坚持炼功。



沈阳市辽中县大法弟子遭受迫害纪实

春节期间,大年三十,刘凤敏、陈立新、张春艳、孟xx等五人被非法关押在拘留所,她们以不吃牢中饭来窒息邪恶,三天后放回。

春节后,吴云被警方追、抓,造成有家不能回而流离失所,无法尽女儿、儿媳、妻子,母亲的责任。

"五·一"前夕,郭素珍等被警方监视、跟踪。西街派出所恶警刘xx已遭恶报,不知这些年纪轻轻的干警哪一位愿步其后尘。



淮南邪恶的洗脑班

淮南学员洪站慧,女,50岁,被淮南市大通区九龙岗镇长强行送入九龙岗镇养老院办的洗脑班,而且该洗脑班只有她一个人。为躲避迫害,该大法学员趁恶人不备,从九龙岗镇养老院后墙翻过去,摔下时脚踝被摔断,被送入医院抢救,伤势很严重。大通区政法委书记孙XX竟然恶狠狠地说:“脚摔断了也要办!”后来因洗脑班工作人员强烈反对才将其送回家(因为洪的脚摔断后生活不能自理)。但是洗脑班却仍在继续,从星期一到星期五由工作人员到其家里去给她洗脑工作。

恶人名单:
淮南市潘集区公安分局政保股股长,王怀进
徐红:0554-4972314(办)



吉林市劳教所干警迫害大法弟子

吉林市劳教所于2001年4月24日,终于撕下了"和风细雨谈转化,干警学员似一家"的伪善面纱,疯狂地对全所一百多名大法学员采取最恶毒、最流氓、最下流的手段强制进行所谓的"转化"。

在4月24日前他们采取的手段主要是体罚,即在没被褥的铺板上,裸露的角铁牙子上盘腿,然后下一个学员坐在这个学员的腿上,一个挤一个俗称:"坐麦穗"。一般的人也就能坚持10分钟20分钟的,可我们学员在这种极度的痛苦下半个多月也没有向邪恶低头。有的学员脚、腿肿了,出血了,下地后根本不能行走。被利用的刑事犯恶毒地说:"就是用这办法折磨你,挺不了赶紧去转化呀。" 学员们没有屈服,并慈悲地向他们揭露邪恶,讲清真象。

邪恶的干警们看到大法学员不可改变的坚定的心,他们失去了理智,疯狂地迫害大法学员。先是以谈话为名一个一个地把大法学员找到中队长室进行严刑拷打,用电棍对大法学员的皮肤、阴部、口腔电击。用橡胶棒(又称狼牙棒)从头到脚地毒打。二大队二中队徐队长脱下高跟鞋用鞋跟猛刨学员的头,说什么清脑。为防止学员动弹,用手铐铐住学员的手和脚在床管子上,以"大"字型锁死。手铐铐进了学员的肉里。为了防止别人听到功友的痛苦的惨叫声,在各班都放置了高音喇叭,大声放着音乐以掩盖其罪恶。

山东省某劳教所还派人到吉林市学习"经验",有个刑事犯人说:经验就是多买电棍、狼牙棒、手铐就行。

中队长徐学权分别把大法学员张树、王文田关在队长室,把张树两腿铐上,头向脚的方向压后,骑在他身上用电警棍和狼牙棒打。王文田今年59岁了,徐学权中队长全然不顾,骑在王文学身上,把衣服脱光,用两根电警棍扎在他胸前肉里电击,口里喊道:这老头当马骑真美呀。当有学员向他们指出这种迫害行为是执法犯法,国法不容时,有的干警却否认打人迫害行为,有的干警邪恶地说:劳教所就是干这个的。还有的干警说这是所里的张佩林所长、胡所长让干的,没办法。二大队队长陈天舒邪恶地讲:这种方法非常正常,是让你们早点回家,打死、打伤,你们找所里去。

希望全世界善良的人们能给予我们支持和帮助,同时正告那些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恶干警,你们这样无人性地残害大法弟子,日内必得恶报。



北京房山区大法弟子李素琴被抓 家中仅剩13岁的女儿

北京房山区大法弟子李素琴于2001年1月(春节前)被警察非法抓走,下落不明,其丈夫大法弟子李保树被非法劳教四年。现家中仅剩13岁的女儿。



揭露辽宁省庄河市看守所的恶行

庄河看守所是曾经将大法弟子邵仕生毒打致死的地方。(见明慧网致死名单第41)

看守所于正月初四起开始对大法弟子进行所谓的“军训”,实质是惨无人道的折磨。头一天逼着华玉双、任冬梅、刘凤琴、王英格、张玉敏、解桂花六名学员穿着单衣服,在雪地上阴暗处站着挨冻,那天天气奇冷,从早上一直冻到天黑。武警穿着军大衣,戴着棉帽、棉手套轮换着监视仍被冻感冒了,着急地走来走去,不停地问“还学吗?”。穿着单衣服,几乎冻僵了的大法学员仍斩钉截铁地回答:“坚修大法心不动”。同时仍慈悲地向他们弘法。

次日折磨的方式更加邪恶,暴徒叫大法学员趴在冰上做俯卧撑。来例假的和年近六十的老人也不放过。一个狱卒看一个学员,稍不服从就用脚踩学员的手,用电棍电。学员的手指都冻得全无血色,失去知觉,等晚上缓过来,钻心地疼,根本无法拿东西。特别是徐德晶,手冻起了大水泡,多少天都不消。号里的犯人见了都止不住地流泪。

接着让学员做蹲起、俯卧撑、兔蹦,接连不断地做、几百几千地做。年老的学员也不放过。暴徒们不断地变换着方式折磨学员,只要有一个做不起来,或做不到位,就全部重做,或挨电棍。还要年轻学员背上大石头做,还常把男学员调出去“单训”,用电棍电舌头、嘴、脸、头、脖子甚至生殖器。常把学员电得面无人色,几乎昏过去。它们还用三角棍轮番地打一个学员两三个小时,常把棍子打得断成多节。又把学员的头往砖墙上撞,遍体鳞伤,惨不忍睹。狱卒李洪柱曾把学员华玉双吊在栏杆上毒打,使该学员浑身浮肿、内脏受损,滴水不能进。有时中午不许学员吃饭,晚上还要接着训。

这种非人的折磨持续了3个多星期。



秦皇岛市数名大法弟子失踪

秦皇岛市大法弟子冯艳苹、李光平、李光荣、沈克俭已失踪半个月。据其家属说她们近期一直在家,并没有上访,可能是被当地警察绑架。



湖北黄冈大法弟子欧阳明在狱中绝食

欧阳明原来是黄冈地区工业学校的讲师,因为炼法轮功而被开除,抓进黄冈市第一看守所。中间几出几进,后在家休息期间因散发传单而再度入狱,最近绝食,然后音信全无。



石家庄市大法弟子王焕君被警察非法抓走

6月18日晚上9点左右,石家庄大法弟子王焕君,60岁左右,在市建华商场路口发放真相材料和张贴标语时,突然窜出一警察,把该弟子带走,现下落不明,家人很着急。

河东派出所 0311-5055880
河东办事处 0311-5052742
长安分局  0311-6049391
市公安局  0311-7026911
长安区政府 0311-6048580
市政府   0311-6688114



山海关区委书记李彦良指使歹徒疯狂迫害大法弟子

2000年春节期间在区委书记李彦良的指挥下,山海关区警察开始了对大法学员的疯狂迫害,公安局逐级传达了它的口头指示:对进京的法轮功学员狠狠地打,留一口气就可以。公安局警察全部出动,并调动刑警队的警察充当打手,有的大法学员被毒打长达8小时。有的被打得多少天脱不下衣服。看守所的管教也加剧了对大法学员的折磨,它们迫害大法学员的恶毒招数如下:不许睡觉、罚站马步桩、铐在院子里冻着、用烟头烫、双手背铐吊在铁笼子里、背铐两臂中间插木板或啤酒瓶、腿肚子上压上木棍上去人踩等等。

他们对大法学员加紧迫害的同时,对在家的学员也不放过,片警逐家逐人问还炼不炼法轮功,如说“炼”就向学员勒索3000元钱,如不交钱就抢学员家的家具、物品,表现最邪恶的就是东街派出所警察,它们从大法学员家中强行抢走了电视机、录音机、摩托车、汽车。当时的所长张国恶狠狠地说:这是上边的指示(指区里)。由于学员们的共同抵制它们没有得逞。

由于山海关区的不法官员李彦良、时晓风等人多次指使,公安局加紧了对大法学员的迫害。它们多次办封闭式的强行洗脑班,如不屈从就强行拘留,并长期关押不放,再不屈从就送劳教。在看守所里用刑成了它们对付大法弟子的手段,每批拘留都有人受刑,有20多岁的年轻人、也有五六十岁的老人,而且多数都是女学员。 除了身体上、精神上的折磨之外,在经济上还要盘剥大法学员,看守所每天吃三元的伙食标准,却要叫学员交十元钱的伙食费,所有被关押的学员都被公安局罚过款,一千至三千元不等,无任何手续,连白条都不给。

直到目前这些迫害还在继续,希望世上善良的人们关注此事,给大法学员支持,使它们停止这些迫害。



上海大法弟子被警察非法抓捕

赵美仙,女,6月初,因坚修大法被迫离家出走,在外继续做讲清真相工作时被邪恶之徒带走。

丁由牧,男,6月初,民警以谈话为名把他带走,然后在没有搜查证的情况下非法抄家。并开出无期拘留证要求家属签字。

解红珠,女,因修大法被开除党籍,近日被邪恶之徒带走。

沈碧莲,女,平时24小时监控,不能自由走动,近日,被绑架至洗脑班。



警惕叛徒

潘锦球,男,四十多岁。广州人。已背叛大法,并助纣为虐。

北京市张金萍,领便衣在天坛公园四个门转,见着大法弟子就抓。



北戴河火车站迫害大法的暴徒的单位及其电话:

彭建设:北戴河车站派出所所长 电话:4019001 (原电话4019771)
邢军:北戴河火车站站长

中共北戴河区公安分局办公室:4041122

中共北戴河区公安分局督察处:4041082
北戴河区委员会信访局:4041101



注意使用电话卡的安全问题

国内通讯经常使用200、IC电话卡。一般人以为只要在公用电话使用就安全了,实际并非如此。因为200等电话卡在电信部门电脑中都有费用和通话纪录,而且每张卡都有唯一序号,如果分析某张卡的通话纪录,很容易找到你经常用这张卡往家里或某个熟人联系的电话,通过这个线索,很容易找到你。只不过这种调查方式比较耗费时间和精力。

提醒国内弟子注意,比较重要的通讯,只能专用一张电话卡,而且一定不要用这张卡做其它通讯用,这样可以万无一失。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