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省双城市乐群满族乡大法弟子赵雅云在哈市万家劳教所被迫害致死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1年7月3日】 2001年6月21日凌晨赵雅云身亡的消息被传知其家属,家属闻讯见赵雅云遗体:头发零乱不堪,双眼窝青紫,眼微睁,人中有小手指甲大小的掐痕,牙关紧闭,脸上尚有被打过的五指印,整个脸浮肿,颈上有一轻一重两道勒痕,肩胛青,胳臂有伤,后腰大面积淤紫。

 

赵雅云,女,54岁,系黑龙江省双城市乐群满族乡村民,其人心地善良、端庄、娴静,与人和睦,口碑极好。

自1996年春节修炼法轮大法以来,从前的胃病、胆囊炎、头痛等许多疾病,再无出现,身体愈发健康,人也更显得年轻了。

为讲一句真话先后三次被关押。自1999年7月22日法轮功被非法取缔,她不知道泪水在心底流过多少次,这样一个教人向善的法轮大法,曾经治好了她的病,曾经使她明白人生的真实意义,曾经使她学会怎样更加善待别人,怎么可以被取缔呢?她一遍一遍地看着这本奉若至宝的《转法轮》。然而有一天半夜巡警突然闯了进来,将这本《转法轮》非法抢走。并把赵雅云关进了双城看守所,后交了3000元保释金后放回。

第二次,赵雅云决定进京上访去说一句公道话:"法轮大法是被冤枉的。"然而还未等到她到达目的,便又被押回双城看守所。政府以取人的路费强行扣其丈夫3000元工资,后又在哈市鸭子圈关押了三个月,又继续押回双城看守所。

第三次,赵雅云几人在自家炼功,又被当地政府送进双城看守所,继而便被劳教了,一去不见再回了。

据知在这其间的赵雅云一直抗议着她被剥夺的信仰自由,一直用她的生命抵制着对法轮大法所镇压的一切邪恶!

她的家属被官方告知,人拉往医院抢救时,人已经死了,并说在劳教所里如何善待她们,对她们如何如何的好……。她的女儿望着妈妈那凄惨的面容,在极痛苦中,忍无可忍地质问他们:我的妈妈她被打成那样,可以说惨不忍睹,你们就是这样爱护、就是这样人道的吗?难道你们就没有母亲吗……。所有的官员都默不作声。

下面是我们对不法之徒的几点疑问:

1、官方说她上吊而死,并说死时舌头在外。而我们看遗体时,却是咬紧牙关,紧握双拳。
2、家属欲见目击者(一位21岁名叫马晓千的监时管教)。官方却说:我们都见不到她,你还想见。一会儿又说是从警校分来的,其单位却说不知。
3、当家属问及赵雅云身上的伤从哪里来时,官方却说:“你这个尖锐问题我回答不了。”
4、既然有十多个人集体自杀,那么参加自杀的都有谁,我们要问一问她们是怎么自杀的。
5、除了管教5分钟巡视一回,每个班内都有被安排值夜的,她们不管吗?

一切聪明善良的人都会联想到:法轮大法不让人自杀,坚强的赵雅云根本不可能自杀!

当时她的家属一边流着眼泪一边回忆说:……她生前一直都很俭朴,从不舍得买件衣服穿!她总是让别人穿新的,自己穿旧的……而现在看到她穿的内衣裤,鞋子都是新的。尚有的一件旧短袖衣服,袖边、衣角、胸前尚遗存血渍,这一切说明什么?!

望着她那紧咬着的牙关和紧握着的双拳,我凝视了良久,我读懂了她正在诉说着:

我不惧怕邪恶对我的袭击
生与死对我已失去了意义
若万般的承受能够唤醒
众生的那点良知

我不惧怕鲜血洒满地
若能牵动迷茫的同修
都曾发过誓约的记忆

我不惧怕万箭穿心、骨碎如泥
牢记师尊的话语
法轮大法――乃宇宙真理
是我的唯一
我的承受化做无数倍的金钢铁壁
令所有的邪恶 退怯 无踪无迹
……
我的一切也只为众生之益
……
人们难免会问:杀人凶手在哪里?是杀人不眨眼的魔王――-江泽民,还是哈市万家劳教所大大小小的执法者,是所长、队长,还是管教、犯人,不论是谁,天理难容啊!奉劝执法者擦亮自己的眼睛,不要追随江泽民走向深渊的足迹,不要说为了工作无奈、无奈也只是糊涂的慰藉,害了自己,竟然不知。人啊,在神的慈悲救度面前,千万不要执迷不悟!

据悉哈市万家劳教所,现严密封锁致死真相消息。紧急呼吁人权组织及国际相关组织调查此一事件

SOS! 紧急呼吁人权及相关组织伸出援助的正义之手,营救中国大陆受迫害的法轮功学员!制止中国对法轮大法的镇压!

最新消息:黑龙江双城公安害怕迫害痕迹留下证据,对法轮功迫害者又出新毒计:欲用塑料袋将大法弟子鼻子和嘴捂住,令其窒息而死,真是惨无人道而又完全丧失了人性!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