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封狱中大法弟子的家书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1年7月30日】两位老人好!孩子们好!全家都好吧。7月2号我收到了你们的来信,当晚给你们写了回信,我感觉好象你们没收到我的信。下面我简单地说一下我这的情况。

我住的屋16、7平米,住21人,一人不到一平米,每天干12小时活,抬着几十斤重的版给毛毯印花,走来走去,干不好还要被打。一日三餐都是馒头和只有几片菜叶的盐水,难以抵挡饥饿。在这个16、7米长,不足4米宽的小院里关押着200多人。前几天有几人晕倒了,可能是因为天热、营养不良、干活时间长、休息不好等原因造成的吧。还有很多人闹肚子,一批一批的,也不准休息。去年,这里100多人为劳教所盈利60万元。自古克扣囚粮犯死罪,因为他落井下石,更坏。我说这些是想告诉你们不要相信江泽民等一夥政治流氓的宣传,他们能把白的说成黑的,能把没影的事编成故事。99年5月底,有人在公园门口卖污蔑师父和大法的标语,当时我花了500元把所有的标语都买了下来将它们销毁。可是后来报纸报道这件事情时就变成了我“毫不客气地抢走了那些标语。”所以不要相信这些宣传,等真相大白的时候它们都是要被打下地狱的。不要对大法有抵触思想,我不希望看到我的亲人和所有善良的人相信这些邪恶的谎言。当然,路在自己脚下,我只能说这个道理,请相信我,我是得法之人。

写“三书”是可以早回家的,但是那是要胡说八道的,是要把白的说成黑的,还要骂师父、骂大法的。“一日为师,终生为父”,这是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我师父教我做好人的道理,我会越做越好,做一个真正的修炼的人,我宁死也不会为了自己的安逸骂师父、骂大法。就象文化大革命,有人为了自己的私利批斗自己的父母,难道他父母生他养他错了吗?这种随风倒的势利小人是万人恨、万人骂的。谁的父母都不希望自己的孩子是那种为了自己的安逸连父母都批斗的受人唾骂的势力小人。

不多写了,因为不方便。让全家人看这封信。

    致
礼!

建波
2001年7月21日夜

附注: 此大法弟子在得大法前是个连警察都敢揍的小恶霸,曾因打架斗殴等罪三次进看守所。是大法使他改头换面,从新做人。得法后他积极弘法,自己拿出钱来买了大量的书籍和复制师父的讲法录像、录音带送给农村的学员,制作弘法横幅等等做了许多大法工作。我第一次看见他是在本市的一次上千人的法会上,他泪流满面地讲述着自己得法后的巨大变化。我还记得他的体会题目是“师父救了我,坚修报师恩”,他的体会感动了在场的所有学员。99年7月大法遭破坏后,他转让了他们全家赖以生存且生意红火的商店,带着爱人和年仅10岁的儿子进京护法。因为受到通缉只好住在北京郊区的山上,直到99年10月28日在天安门广场证实大法被抓。在看守所50天的关押期间因不放弃炼功和背颂“洪吟”被“上大板”(一种酷刑)7、8天,其余的40多天一直是被铐在炕沿上。后被非法劳教。刚进劳教所时,因拒绝写保证书被强迫每天干活(手工缝制足球)19个小时以上。在劳教所为了争取合法的炼功环境,他被管教用木棍抽打得遍体鳞伤。又为保护一本《转法轮》绝食20多天,期间多次被强行灌食。他对大法的坚定终于征服了邪恶,管教只好把大法书归还给他了。在劳教所里他是唯一可以公开学法炼功的人。因他不配合劳教所的洗脑,被视为表现不好,不许家人看视,所以大概有一年多了我们得不到他的任何消息。看到这封家书,我们才知道他的下落。在他的信中我们看到,在饱受了600多个日日夜夜的痛苦魔难中,我们依然看到了他那颗对大法坚如磐石的心和对众生的慈悲。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