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麻城白果镇派出所暴徒又犯新罪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1年7月30日】当我们得知白果镇邪恶派出所折磨死大法弟子后,我们几个大法弟子经过切磋,决定去白果镇讲清真相、清除另外空间的邪恶因素。7月6日晚,我们4人在发真相资料时,被派出所的警察发现,他们几个邪恶之徒当时就在路边对我们大打出手,其中3个恶警把功友谢玉坤按倒在地,拳打脚踢,当时谢玉坤大叫:“警察打人了!”他们一听,更加狠命地打他,当时谢玉坤就被打得遍体鳞伤。然后,我们被强行押到魔窟——白果镇派出所。

一到派出所,六、七个恶警就象恶狗一样扑向我,一顿毒打之后,我的大小便失禁,下身出血。之后,他们又狠毒地用电棍电我的头、脸、嘴、背部、腰、臂部、腿。

当晚我发正念,从魔窟逃出,因不认识路,再次被邪恶迫害。暴徒们更加狠毒地打我,把我打的遍体鳞伤,又一次被打得大小便失禁。在毒打中,他们要我跪下,我是大法弟子,决不向邪恶下跪,就这样暴徒们酷刑折磨我一上午,浑身上下无一完肤。

7月7日下午,他们强行将我与另外两名功友关押进麻城第一拘留所,当拘留所的干部和犯人看到我时,都惊呆了,连他们都说白果镇的邪恶之徒太没有人性、禽兽不如。7月9日晚,我出现生命危险,拘留所怕承担责任,就要我在释放通知书上签了字,但是白果镇派出所将我送到医院抢救后,继续非法关押我。(因我已在释放通知书上签字,如果我被他们迫害致死,他们就可以拿出我的签字,说人已释放,他们不清楚去向。)

我稍微清醒后,就开始炼功,在我还未完全脱离生命危险的情况下,他们又将我铐在床上。因我伤势很重,他们就将我押到白果镇养老院(邪恶势力关押大法弟子的洗脑班),他们假惺惺地说,等你伤好后送你回家,但晚上却加派监视人员。我识破他们的谎言,决定再次逃出魔窟,发正念我一定要出去,揭露邪恶。于是在师父的慈悲加持下,我拉开钢筋窗栏,翻过2道护墙(大约6、7米高,我一翻就过去了)。于7月11日晚逃出魔窟,溶入正法的洪流中。

另两名和我同时被抓的大法弟子:

谢玉坤,27岁,男,新洲职高教师;老金(具体姓名不详),50岁,孔埠镇农民。现仍被非法关押在麻城第一看守所,具体情况不详。

(大陆弟子供稿)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