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轮大法给我新生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1年8月21日】我今年62岁了,以前我患有颈椎骨质增生病。特别是92年12月--93年9月因高血压、心脏病、胃炎、胆囊炎等病进了五次医院,花去医疗费一万多元。从此以后我成了医院的常客,戴上了老病号、药罐子的大帽子,特别是胃炎缠得我痛苦不堪,吃了几付药好了,没几天病又犯了,吃不下饭,还得吃药。我一年365天顿顿离不了药,每年要花去医疗费5─6千元左右。由于身体不舒服,造成思想上很苦恼,全家人也为我担心。

96年6月,我有缘得法开始修炼法轮功后,酒戒了,烟断了,不把病放在心上,我的身体也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如师尊在《转法轮》中指出的:“可是你会觉得一身轻,走路生风。过去走几步就累,现在走多远都觉得很轻松,骑自行车好象有人推你一样,上楼上多高也不累,保证是这样的。”的确是这样。有一次,我和单位一个30多岁的小伙子一块上班(家距单位约5公里左右)一路上他赶不上我,他说他车子太沉了,我们换了车子后,他仍然赶不上我。我是越炼越有劲,比以前也胖多了。单位和家属院的人都知道我是炼法轮大法的,他们是看在眼里,喜在心上,都认为法轮大法好,有的想炼,但吃不了苦,有的就跟着学法炼功,有的也成了老师的弟子。

有一次,大概是在96年8─9月份下午上班,我下楼到单位仓库办公楼厕所解小手,觉得心里有点不舒服,然后什么也不知道了,几分钟后我醒过来了,发现自己在小便池边坐著,什么症状也没有,我就扑了扑土上班去了。我意识到这是才老师的法身在保护我,否则我就一命呜呼了。

99年4月天津市警察殴打反映情况的法轮功学员,导致学员流血受伤,并非法抓捕几十人,学员依法到北京鸣冤上访,请求政府主持公道释放被抓的学员,这是对政府的信任。当时朱总理接见了上访的法轮功学员,妥善合理地达成了政府和上访群众共同期望的结果,这是众所周知的。可是江泽民竟然推翻政府总理的妥善处理,利用媒体大造舆论,大肆诽谤、污蔑法轮大法,在全国范围内大规模非法抓捕法轮功学员。当时我就去省城上访,要求释放学员。省委通知各市把我们押送回家,从此以后我们被非法监视,派出所的人三天二头到家监督,看看是否在家,有时还往单位打电话。

有一天晚上派出所的人又到我家,恰巧那晚我在家,她说:“领导叫我到你家看看。”我也不害怕,我想法轮大法是正法,没有错。我说:“原来我一身病,炼功后啥病也没了,这多好,炼功有什么错,为什么老来我家打扰我,你们不放心就派人到我家轮流看著。”她说:“我来你家看看怕啥?”我说:“你穿着警服到我家,别人不知道还认为我犯了什么罪呢!这对我是什么影响啊!”她说:“那以后我就穿便衣来。”从此以后她再也没有来过。这是正念的威力。

江泽民滥用手中的权力、盗用政府名义对法轮大法修炼者大打出手,进行惨绝人寰的迫害,二百多人被迫害致死,无数的法轮功修炼者遭到不法之徒的毒打和体罚,妻离子散,家破人亡。特别是今年元月23日江泽民等歹徒导演的天安门“自焚”事件,当时我看后用大法衡量,就知道这是假的,大法弟子决不会那样做,这完全是江泽民一伙制造的一场蛊惑人心的惨剧。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作恶的人一定会有恶报,江泽民一伙的恶报为期不远!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