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中的跋涉SOS徒步穿越爱尔兰札记(二)

更新: 2018年02月02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1年9月11日】从内斯出发的时候天就一直在下雨。我想这一定是邪恶在干扰破坏我们的正法之行,于是就持续不断地发正念,由于在内斯的经历,我觉得那里的邪恶被清除了不少,所以心里非常高兴和轻松,我几乎跳跃着走,而且挥舞着手臂在除恶,似乎我的每一次挥舞都发出功能和法器将另外空间的魔消灭掉。雨,并没有变小,反而越来越大了。一开始的时候,我还打着伞,可是走了一段时间之后,我的脚步又慢起来了,我忽然想起同伴前一天的话:用心走。这时想起师父在美国西部法会上讲法中的一段论述(当时只记得大意):“大家知道,你身体里的每一个细胞都是你,你的大脑联系着每个细胞里边的大脑。”我想,人真的是用脚在走路吗?如果光是双脚挪动,而身体其它部份不配合的话,那就要摔跟头,所以仔细想想其实身体的每个部份都在运动,都在走,人身体这个整体才能动起来。所以难怪说人的眼睛看到的都是假象,我们一直坚定不移地相信是双脚在走路,这不是错的吗?当我悟到了这一层理的时候,我就在心里给身体所有的细胞下指令,让他们快快地走,这时,我甚至感受到了细胞在走的状态,我的脚步也越来越快了起来,甚至,伞也不用打了,浑身都湿透了也不觉得难受,反而觉得不热很舒服。我甚至于抑制不住两只脚,小跑了起来,我想起师父讲的神足通的故事,当人的脑子里非常专一清静的时候,真的会有功能出现的。这时我将比我高的、平常比我走得快的同伴远远地落在了后面。我真的觉得幸福极了,远离了都市的繁尘,行进在乡间的路上,听着宇宙主佛的讲法(我们两个都带着随身听在听师父的济南讲法录音),体悟到不同层次的法理,浩瀚宙宇中幸运如我者,有几人何?

走了6英里之后,我们来到了一个叫克里卡伦的小村子里,因为从地图上看下一个村子是在14英里之外,所以我们决定停下来发发简介,顺便休息一下。走进村子里,村政府就坐落在马路边上,我们就进去递了信和资料,尽管村长不在。马路的斜对面是一家酒吧。酒吧是爱尔兰的社交和聚会场所,捎带着也供应午餐。我们就进到里面坐下点了些简单的饭食。一进门口,就有一个似乎喝醉了的人朝着我们笑。过了一会儿,他走过来向我们问长问短的,譬如你们从哪儿来,干什么去,等等。我想正法时期,没有偶然遇到的人,尽管他好似醉了,可他的元神一定是清醒的,知道我们要来传法,等了多少年才盼到我们的到来,于是我就认真地回答他的每一个问题。并给了他些大法和SOS的简介,他兴奋地拿回去给他的同伴们看。这时一直坐在边上的一个女士走过来,说,你们刚一进来,我就想这两个人准是今天上午广播里说的那两个从都柏林步行到考克的人。在看过你们的简介之后,知道果然是你们,你看我已经把你们SOS的简介贴到墙上了,这样每个人都会看到。我们说,太谢谢你们了。这时我们去付账,这位女士说,甭管了,我在这儿工作,就算没这事儿。她向我摆手示意算了。我们当然不愿意这样,可是这位女士非得坚持,我们觉得真不好拒绝她的一片善心和诚意,就收下了她的这份特殊的支持和帮助。怀着感激和温暖的心情,我们又回到了雨中的征途上。

距离下一个目的地尚有14英里的路程,我们计划能在晚上9点左右到达。这中间没有任何村镇,只是些零零散散的房子。都是相隔很遥远的。我们二人边听着师父的讲法,边大步地走着,慢慢地我的脚开始疼了起来。但是没有休息的时间,只能是向前进。

又走了大约4、5个小时,同伴想方便一下,我们就在路边的一户人家门口停了下来,摁响了门铃。一个小男孩儿给我们开了门,我们说明了来意,他就叫他妈妈出来。我们进门后简单地和这位叫布莱蒂的女士介绍了我们的行程、目的,还有中国发生的迫害大法弟子的情况,她说,啊,我听说过一些,但是不知道这么残忍,我能为你们做些什么吗?我说请将这些信息告诉您的朋友、亲人、以及议员,让更多的人知道真相,谎言就会不攻而破,也希望各国人民和政府能够帮助停止在中国的迫害。她说我一定把这些告诉我的朋友们。告别了这个善良的一家人,一路上遇到的好心的人,和他们热情善良的帮助,我们心里的感动都快装不下了。这时脚痛变得什么都不是了,为了这些善良的人能得法,这一丁点儿苦又算得了什么呢。

在我们快要到目的地的时候,一辆车在后面停下来,不停地鸣笛。我以为我们挡了它的道,就闪到一边,可汽车喇叭还是响,仔细一看原来是我们要去留宿在他们家中的两位大法弟子哈里森夫妇,他们觉得很晚了我们还没有到,就开车出来迎接我们。正好这时我的脚每走一步路都疼的很,所以看见他们来非常高兴,就随着他们回到了他们的温暖的家中。

这对大法弟子夫妻,丈夫叫李欧,妻子叫布丽杰特。同时于1999年9月份得法。说起他们得法经历,还有一个小故事。李欧从一岁多一点的时候就患了小儿麻痹,之后一直下半身瘫痪,一生坐在轮椅里。不过李欧从不自暴自弃,总是一生在寻觅着。他做过音乐家,乐器制作,居然在他快50岁的时候又当上了律师。他拉得一手漂亮的小提琴。99年大法在中国遭到镇压之后,各国媒体纷纷报导在国内和国外的大法活动,李欧就是在一份英国的杂志上读到了一位曾经做过歌星的美国大法弟子如何从吸毒、酗酒和霉乱的生活中走出来,修炼真善忍做好人的故事后,觉得能够使一个人发生如此大的变化的东西一定是非凡的,于是他通过杂志社和英国的大法弟子联系上了。李欧是个非常有缘的人,他在看完一遍《中国法轮功(修订本)》之后,就打电话对我说,我要当李老师的弟子,我要修炼。李欧开始修炼的时候,悄悄地将书放在茶几上,他妻子自己拿起书来看了之后,也走上了修炼的道路。因为李欧特殊的身体状况,我以前每个月去他家一次,教他们动作,顺便帮他们解答一些修炼中的问题,直到他们对法有了较好的认识,这已是大半年过去了。由于目前洪法讲清真相的工作非常忙,已经有一年没有去他们家了,所以这次再来,大家都很高兴。李欧和布丽杰特虽然修炼得很精进,但是他们有个障碍,就是还停留个人修炼的圈子里,还没有真正进入到正法中来,虽然我和他们交流过很多次,可是效果甚微,我想趁着这次机会,可以好好和他们谈谈。布丽杰特准备了丰盛的晚餐,坐在他们宽敞明亮的家里,心里很舒服。可是同时我也感觉到,在人中太舒服了,就会增加对这个世界的执著。

由于很久没有和他们面对面地长时间交流了,我们那天晚上谈到很晚,奇怪的是我并不感到疲劳,只是最后有些睡意。我们谈话的焦点还是在于正法修炼和个人修炼的问题。因为他们一直不理解正法修炼到底是指什么,而且认为他们能够不断地向身边的人介绍大法,而且现在有些亲戚和朋友已走上了修炼的路,就算是正法了,所以可以看得出他们非常想知道到底什么是正法。我尽最大的可能谈了我的看法并针对他们一些很难回答的问题谈了我是怎样悟的,最后他们好像是明白了许多,这时时针已指向凌晨了。

(待续)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