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春市黑嘴子劳教所就是人间的地狱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1年9月15日】我于2000年11月23日因散发法轮功真相传单被非法关押在桦甸市看守所,于2001年1月12日被送到长春市黑嘴子劳动教养。在送去的当天,就被逼迫与法轮功决裂。由于我拒绝接受那些邪悟,在长达38天的昼夜不让睡觉,四大队张队长又用电棍电击了我几天后,我突然昏倒在厕所地上。经检查,由于长时间的不睡觉,造成心肌劳损,心率不齐等。因为我坚信大法,不写决裂,劳教所又逼我干活,整天整夜让那些叛徒们给我洗脑。由于我拒不向邪恶妥协,在那呆了70多天后又无理地给我加期80天。

在劳教所的宿舍大楼上面明明写着“帮教、教育、转化”方针,而实质上那些警察根本就没有照那个去做,每天长达17、18个小时的繁重劳动不说,对于坚信大法的人实施的是暴力,超体力劳动,昼夜不让睡觉,电棍等各种恶毒的手段。

3月15日不知道是哪来的什么帮教团和什么领导来检查,这些大法弟子可遭了殃。由于每个寝室20多人,平时干活都在下铺或坐在凳子上干活,可那天床铺上不许坐人,都在地上坐着干活,坐不下就钻到桌子底下干活,弄得有的人一天都直不起来腰。平时吃的所谓大米是高粱米对的大米,发黑,菜多数是大豆汤,吃得好多人都胃酸。3月15日检查团来时吃的是雪白的大米饭,菜是肉炖酸菜和煮花生米,给人制造假象。

3月8日妇女节那天,别人可以去看节目,参加娱乐活动,而坚修大法的学员都被逼迫在屋里干活,而且被那些叛徒们看着,不许随便说话。

四大队大法弟子马兰,由于每天18、19个小时的劳动,一天正在干活的时候,忽然有些迷糊,她坐那扒在那儿稍微歇了一会儿(半分钟不到)。邪恶的管教王晶进来大声问:“她咋啦?”同寝室的大法弟子回答:“她虚脱了。”她又厉声地说:别人咋没虚脱,怎么就她虚脱了哪?起来干活。无奈马兰咬着牙又起来继续干活。

黑嘴子劳教所卖日用品和一些吃的东西比外面要贵一倍,一双普通拖鞋,7元一双(外面约3元左右);小瓶(假的)飘柔洗发精25元/瓶;奇强洗衣粉4.5元/袋(外面1.7元/袋)卫生纸4.5元/卷(外面2.3元/卷)等等。接见时,不许家属送水果、食品,要想吃必须买劳教所的,而劳教所的东西却贵得吓人。

坚定的大法弟子被非法剥夺了一切人权。四大队坚定的大法弟子不许说一句话,吃饭互相不许挨着,上厕所不许挨着,睡觉两边各有人看着,不许接见,最重的活都得坚定的大法弟子干。三大队还给坚定的大法弟子挂上诬蔑大法的牌子。二大队坚定的大法弟子曲淑云由于跟别人说大法好的话,被恶警郎翠萍把嘴用胶布贴上,吃饭由班委刘小云揭开,吃完饭再封上。

四大队大法弟子鲍淑芹由于不决裂,在大年初八那天早上,家属来接见,而恶警们不但不让见家属反而被邪恶的张大队、李大队、关大队三人一顿拳打脚踢再加一顿电棍的毒打,在11点钟又把鲍淑芹叫到办公室问是否决裂,而鲍淑芹还是坚持对大法的正信,又被这三个恶警一顿拳打脚踢加上电棍电击,一上午挨打两次,打得鲍淑芹眼泪直往下掉,午饭都吃不下。

大年三十那天早上,四大队大法弟子吴秀芹只是想说说自己坚修大法的理由,被班委报告,关大队长和三小队的丰管教把吴秀芹抓进办公室,把吴秀芹毒打和电击一顿。

劳教所根本没有洗浴的地方,得很长时间才能洗一次澡,洗一次还得挤时间,最多不超过二十分钟,而地点是在洗漱和刷碗在一个地方的屋子里,象水房一样,冬天也是冷水浴,洗衣服也是一样,很长时间能洗一次,而来了检查的还得造成一种清洁卫生的假象。

电视台采访的对象都是那些叛徒,坚信大法说真话的人从来都没被采访过,而且被非法剥夺了一切人权。劳教所表面看好象很温暖,实质上黑暗得很,坚定的大法弟子和被逼迫决裂的都面临着挨打、挨骂、电击等各种刑罚,这还是邪恶被曝光以后,它们不敢象以前那么邪恶了,以前更邪恶。确确实实地讲,长春市黑嘴子劳教所就是人间的地狱。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