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黄冈大法弟子受迫害事例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1年9月7日】1、我于1998年修炼法轮大法。1999年7月22日看到电视台诽谤法轮大法和我的师父,我就依法进京上访。于8月6日被当地派出所非法抓回家,非法罚钱1100元。之后又被非法长期监控。1999年12月25日北京给大法研究会人员判刑,我于28日再次进京上访被当地派出所送到黄梅一所,提审时遭到黄梅一所科长梅XX辱骂,并用一杯热水淋向我头部。2000年6月9日放回,罚钱2500元。我被非法关在狱中长达5个半月,受到许多精神与肉体的折磨。2000年12月9日,遭到派出所恶警卢赛军、郭传安毒打。年前他们又找借口对我非法监视,使我精神受到很大伤害。

2、我于1999年3月开始学法轮功,由于99年7月22日进京上访被当地派出所强行押回,派出所向我家人勒索了1100元后我才被放回家。去年7月25日所长王任连叫我上四楼办公室问我经文是从哪里来的,我没有回答他们的话,他就叫县派出所的梅科长用皮带在我身上抽,后又把我送到黄梅一所非法关押了15天。

3、青莲(化名),女,湖北省黄冈市,炼功后身心受到极大益处。于2000年12月2日进京,5日到天安门广场和平请愿。后被警察带到桃园派出所。当晚在派出所内一恶警(不知姓)为逼我说出地址,对我大打出手。先拿苍蝇拍使劲打我头、脸,脸肿得老高,打烂了两个苍蝇拍。又拿10多瓶冷水往我眼、鼻、耳里挤,至使我全身湿透。并且不断对我大骂脏话。共折磨了10多个小时,冷痛难忍。于6日12时才说出地址。被送至黄冈驻京办事处。在办事处里,龙感湖政法委田某抢走了我身上的100元钱。9日回到龙感湖派出所。雪龙集团领导此时逼我儿子(没炼功)不让上班一个多月,无故扣其各项奖金和福利待遇,使我儿子精神受到极大刺激。1天后我被送到了黄梅第一看守所。后因我儿子交了钱,3天后将我放回。原龙感湖派出所所长王任年向我儿子勒索了共5000多元。

4、冬梅(化名),女。炼功前经常头昏目炫,炼功后身体十分健康。于1999年7月22日进京和平请愿,99年8月6日在北京一公园和学员念书被抓,后送黄冈驻京办事处。9日被当地派出所押回后关押2天交1000元释放。2000年1月,建筑公司经理张金旺和经贸委同志经常到我家,要送我去“洗脑班”强迫我放弃修炼。因我坚决不配合而作罢。又于2000年4月16日再次进京,被关在北京外来人口接待处,并不给饭吃。一天后被当地派出所接回,被非法关押在黄梅第一看守所长达40天,交了400元伙食费才放人。拘留所里不许炼功,每天只给一点饭吃,裴指导还威胁说,如果再炼功就送宿松的拘留所。并不许家人探望。回来后,汉建公司经理张金旺让我无偿在公司打扫卫生6个月,说是抵派出所对我的罚款。2000年7月8日在家看经文被片警管某闯入家中将我带走,在派出所关押了2天,因不说经文来源,原派出所长王任年叫来黄梅县公安局管“610”的梅科长及两恶警,将我带到派出所四楼一个房间里,梅科长强迫我用脚踩师父像,又叫两恶警强行将我驾飞机,使我跪下,将大法书往大腿内侧塞。梅科长并用脚猛踢我两大腿,致使整个大腿青紫。两个月未恢复。又用鞋使劲抽打我两肩,还骂我文盲,反革命。因没说,当天就送至黄梅县十里铺第二看守所。7月25日,带到龙感湖派出所再逼,干警曾国雄说我撒谎,就用我的拖鞋猛抽我嘴三个,将嘴打肿老高,又送至第二看守所关押15天,并要交300元伙食费才放人。

5、陈静(化名),女,我炼功前有极严重气管炎,经常起不了床,花去大量医药费,炼功后好多了,未再吃一点药。因2000年12月5日在天安门广场和平请愿。被北京某拘所关押2天,于7日送到黄冈驻京办事处,在办事处由龙感湖政法委田某抢走我身上的100元未还。送回后,又在黄梅县第一看守所关押45天才放回家。此时已是大年三十,派出所又命令我丈夫看管,于是我丈夫经常打骂我,经常抽脸,并要与我离婚。使我精神肉体都受到极大创伤。

6、黄力(化名),女,因2000年12月5日在天安门和平请愿,被送回龙感湖派出所,审讯时,原派出所所长王任年对我又是拍桌子又是破口大骂,还骂我家人,并用两手将我抓起来上下颠,并吼吓我,使我精神受到极大伤害,并送到黄梅县第一看守所关押了7天才放人,派出所共向我家人勒索了3000元。

7、姜信(化名),女,47岁。2000年12月28日9点左右总场派出所到场里找我丈夫,一同到我家。一进门我正在家,就说你住在哪间房,当时我就不要他们进,他们就冲进去,一看床边有一本法轮大法书,就说我好大的胆,把书就放在外面等等,又见房间里有炼功带,说我真是天不怕。问我还有什么没有,到处找。把书和炼功带都拿走了,要我到派出所把问题说清楚,就回来,问了半天我还炼不炼?我说我一定要炼法轮功。便对我说:“你到楼上去陪那一位。”上去就把手铐上。中午我丈夫去看我,当时一看我被铐着,没多说话就走了。2点左右他们把我们非法送进黄梅一所拘留,家里到处找人,我被放回。腊月24日我被放回家,被勒索了3000元。我没有上访,而是在家里被抓。

8、李真(化名),女,48岁。我和我丈夫都是炼功人,自1999年江泽民政府迫害法轮功,我中午12点坐中巴到九江火车站,到北京向政府和平请愿,被九江警察扣留一晚上,由九江派出所通知龙感湖派出所,由派出所副所长严谱开车到九江把我带回到龙感湖派出所,刚到就天亮了。派出所工作人员逼我写“保证”。7月23号派出所工作人员和本队书记郭正华,队长刘建新一起到我家要我交大法书籍,并把墙上的李洪志大师法像拿走了。2000年4月27日,郭、刘把总场派出所工作人员五力雄、苏安久等四人,叫到我家,要我写保证书,我不写,4月28日,派出所要我到分场警区进“洗脑班”,郭、刘把我带到分场派出所,苏安久把我罚站,晒太阳一天,并且不给饭吃,由于我和丈夫都不写保证书,4月29日,郭、刘又要我们到分场警区去,另一功友不给饭吃,要功友抱着电线杆子用手铐铐住双手,晒太阳,功友当即昏倒在地上。

9、沈清(化名):2000年6月18日,从九江坐火车到北京天安门和平请愿,证实大法是正法,6月19日到了天安门广场,当即被天安门警察抓住带到天安门派出所,并要我交10元照相钱。派出所工作人员要我报地址和姓名,我不报,又把我送到第二派出所,提审时又要我报,我不报,又把我送北京龙潭派出所,我又不报地址和姓名,关了一晚上,20号下午又把我送到北京一拘留所。我是住拘留所2号房间,一共11人,由北京拘留所通知当地龙湖派出所,把我从北京带回当地派出所。6月25日,派出所工作人员王力雄和分场副书记张宏兵把我从北京带回当地派出所。6月25日,王把我送到黄梅县第一拘留所,住3号房,共关了8人。晚上炼功被费指导看到,26号下午把我叫到办公室,用脚镣手铐绑在梯子上面,费用棍向我腰部下面打18棍,所打这处全部都是紫的,过后又是打嘴,一年之后才散掉。另外,大约一星期,为了抗议非法关押,我绝食一星期,费叫人把我绑在梯子上,然后叫人把我鼻子捏住,灌火打针。在拘留所扣押40多天,我到北京未回前,丈夫在九江打工,本队书记郭正华要我小孩子去找我丈夫,小孩子不知道打工地址,没去,郭打我小儿子两锤。后郭、刘去把我丈夫找回来,当天晚上送到警区关押三天,除了上厕所外,其余时间都用手铐铐上,不让自由,让蚊子咬。2001处3月6日,一位从前炼功的功友在我家玩,我正在看大法资料,突然刘和分场工作人员严大治到了我家,要大法资料,他们就叫分场警察张国兵、郭朋和总场派出所苏安久共4人在我家抄家。随即又把我送到总场派出所关禁闭,天气很冷,晚上不给被子。3月7号把我送到黄梅县第二看守所,分场警区郭朋和特派员到我家抄家。我妹妹也是炼功人,回家的路途中,总场派出所搜了我妹妹的身。另外,大法弟子除了每天在地里干活外,一般外出都要被监控,走访亲友和外出都得向派出所和政工人员请假,没有人身自由。在家不外出也实行24小时监控。

10、刘红玉(化名),女。我是一名大法弟子,97年得法。99年7.22江泽民政府迫害法轮功心里很难过,这么好的大法不要人修炼。元旦抱着一颗善心进京上访,向中央领导讲清真相。到了那后,被当地派出所押回看守所拘留45天。看守所搞了我家上1000元才把我放了。到家后派出所把我管制起来,到派出所,到单位签名。派出所还到我家抄家,提人是家常便饭,经常抓到派出所,一关就是十几天。他们想从精神上搞垮我们大法弟子。2000年7月20日,他们又到中学楼搞所谓洗脑班,7月24日那天,龙感湖政法委主任黎笑容和派出所警长郭传安把我单位看守人叫到另一房子,不知说了些什么,然后要我踩老师像,我不踩,他们就死拉硬拖。我抱住钢床不放,警长手碰到我嘴,出于人的本能,我咬住他的手。马上意识我是修炼人,怎么能伤害别人?我把口松开了,就把我从床上拖了下来,把头向墙猛撞,我心想撞死也不踩。然后把我从这间拖到另一间房子。当时我穿西装短裤,上衣被扯开,脚破,胳膊捏紫。不知是打是撞,背上也发痛。事后我找专门管这件事的政法委书记单海东,他不但不管,还要我到“610”办公室谈认识。到了2000年元旦,又把我抓到黄梅看守所再次拘留。因为我是送报纸的,他们说我搞串联,拘留证上说是三十天治安处理。江泽民政府对法轮功学员是想抓就抓,想打就打。我们精神受到极大压力,现在在中国没有我们修真、善、忍作好人的人的安身之地。

11、王明(化名),男。我和我妻子我都是炼功人。由于我妻子进京上访证实大法是正法,2000年4月27日,本队郭正华书记,队长刘建新就把总场警察叫到我家,把我带到分场警区罚站晒太阳一天,不给饭吃,还逼我骂师父,骂大法,不骂就不放回家。2000年6月22日,我爱人到北京和平请愿,又是郭把我送到分场派出所,警区工作人员罗兵、郭朋用手铐铐我三天,不让自由,让蚊子咬。2000年7月20日,总场派出所工作人员苏安久把我带到分场警区住洗脑班一个星期。在洗脑班上,苏在,还有分场工作人员汤四保、张国兵把我用手架起来,踩师父法像和坐师父的法像。另外,分场警区工作人员汤四保用手使劲地按住我的脖子往墙上撞,不让透气。

为保护当事人,以上人名均是化名,但所讲出的事情却句句是真话。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