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黄冈市几位60岁的老人因坚信“真善忍”被游街示众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1年8月5日】 我是一名工厂的退休职工,修大法三年了。2001年2月3日下年2点(正月十一),我在家看书,派出所的两个人找我说派出所找我们法轮功的人开个会,一会儿就回来的,我信以为真就上了警车,一到派出所就被监控起来,没有自由了,家里人送饭吃也不准见面。

到了晚上警察就把我转到公安局的一间小房里,白天由公安局安排两班人,夜晚两班人,每班三个人开始逼供审讯,要我交代街上的真象传单哪来的,墙上写的“法轮大法好”的标语是哪个写的。这是公安局一科科长叶志先组织的专人迫害小组,每班三个轮流换班审我一个人,不准我深夜闭眼休息一分钟,那么冷的深夜只准我睁着眼睛坐好回答公安提出的问题,不准说法轮功好,一直不停的审了三天三夜,我回答的是我什么不知道,只是标语是我写的,总是这句原话。到了第三天夜晚九点多钟,暴徒又将我关到黄冈市一看守所,也不通知家里人,我在看守所除了公安提审我外,我在监狱里受了不少的折磨,监狱的面积只有20多个平方,要关10─13个人左右。吃饭、上厕所、睡觉都在一起,前后牢门紧关,满屋充满臭气,每餐只给2两黄米饭,每天吃不饱,菜里没有一滴油,看守所的干部规定犯人把法轮功学员管起来不准炼功,否则就报告干部给我们带脚铐或打鞭子,对法轮功学员开口就骂,这还不算,还要在我们面前骂我们伟大的师父。有一次我拿出一张小纸条,上面是经文,我正在看着被看守所的所长看见了,他要我丢出去,我不服从,他把牢门打开强行要我把经文交出来,我只好趁机把纸条藏起来,这个所长叫来一个干部要我把棉衣一件一件脱下来检查,脱到只剩下最后一件衣服为止,但还是没有看到经文,他们又把我叫到走廊里带上手铐和脚铐,使我手脚连起来不能自理,夜晚弯着腰睡觉,带了两天两夜。后来是几个不修炼的人求情才打开的。

我在看守所里关了4个月零四天,由于每次提审我都是坚持真理,没有向邪恶低头。公安局上报要把我劳教两年。于是2001年5月16日9时由公安局法制科科长袁大明把我押到武昌狮子山劳教所去执行劳教,我在警车上一直向他们弘法,他们说我顽固,到劳教所里去你回不来。我说:你们说的不能算。我在看守所里身体被折磨得很虚弱。那里医生要我检查身体,医生问我有什么病时,我说我原来有肝炎、胃病、关节炎,现在都好了,医生一边跟我量血压,一边问我,你的血压高到多少了,我说我不知道,医生又复查一次还是那高,我当时很奇怪,我已55岁,从来没有过高血压的病,因此当天下午劳教所将我退回,不要我劳教。我想到了这是师父在帮我。

法制科的人只好将我带回。邪恶的人看我没有劳教成又编一套谎言来骗我儿子和女儿,说是公安人员到劳教所开的后门才放我回来,找上门要我家儿女们给一万元钱后放人,否则继续关押在看守所。由于我全家都是下岗职工,生活很困难,但是家人为了让我少受苦,只好到处借钱,答应了公安局法制科的要求,就由我女儿经手给了八千元钱,给在姓袁的科长手里,他们不开收据,给了之后才知道公安局的人是在撒谎,钱交了之后,我还被关了22天。今年6月7日才回家。回家后女儿说她做个梦说我未到劳教所之前就梦到师父把妈妈带回来了,但她们不信,现在才明白过来。

近一年来,公安局发现外面有很多真象材料,就到几家它们认为是重点的学员家里去抄家,我家被抄了五次,而且根本没有任何手续,形如打家劫舍的强盗。对我们学员可以肆意虐待,今年6月3日,我们这里抓走了五个学员,暴徒们得到上级奖励一万元。“重赏之下,必有勇夫”这是古今邪恶势力一贯作风。就在这种利诱下,使公安局某些人更加卖力了。6月24日那天,公安局要枪毙一个杀人犯,先在大街上将杀人犯游行。公安局就把法轮功的五个学员陪同杀人犯一起游街,并带着手铐。当场有观众问警察为什么把好人(指法轮功学员)和坏人搞在一起,警察回答说是“上级”有批示的,那么堂堂的中华大地的上级是谁呢?不问自明。

五名被游街的大法弟子仍在被非法关押,敬请国际人权组织观注。他(她)们是:洪桃荣(女)、袁贵荣(女)、张柳英(女)、王炎生(女) 陈铁(男)(母子二人),以上几位女士都有60岁左右。不知在中国虐待老人是否合法化?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