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武汉何湾劳教所遭受的折磨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2年1月27日】我是一名1996年春节前夕有幸得法的法轮大法修炼者,从1999年7.20后,我曾三次去北京天安门讲清法轮功真相,后被当地公安局派出所非法拘留了3次,刑拘1次,被骗进洗脑班7个多月,公安局派出所还抄了我的家两次,抢走了师父的法像和所有的大法书和大法资料。当时我被他们关在洗脑班里,是他们把我儿子骗到家里强行抄家的。派出所还强拿走了我4000元。

在2000年11月18号这天她们把我非法关入武汉七区一看守所,后于12月26号非法转关何湾劳教所强行迫害,劳教1年。我被关在何湾劳教所里的八大队,我在那里听见和看见的都是最肮脏、最丑恶的现象,是个道道地地的人间地狱。我被抓进去的时候,我的右手完好,可是后来却被暴徒们折磨得变了形,成了连举都举不过肩的残废手。那是恶警逼着我们看天安门自焚事件电视时,当电视里在恶毒地污蔑我们的师父和大法时,我站了起来喊了"法轮大法好"。当时恶警气冲冲地大声吼叫道"把她拉下去",这时马上有一女犯人猛扑过来,把我的右肩使劲用力往下按,她凶猛地把我的两个手反拧到背上,当时我的膀子被拧得疼死了,接着她把我从三楼一直推到一楼一个姓陈的恶队长那里,这个陈队长气急败坏地嚷,并污蔑我,说我喊"法轮大法好"的正法行为是干扰了她们的秩序,并叫犯人给我读报纸给我听,说什么时候听进去了,就什么时候不读了,那个犯人也不知读了多少遍,连她都读累了,才停下来,还问我听了没有,我的回答是,那都是假的。我说法轮功学员绝不会自焚。一直迫害我到夜深了,才罢休。

后来我不配合早上的军训,她们又借口说我犯了她们的纪律,把我关进了心理治疗室,房子里整天门窗不开,有时闷得连气都喘不过来。开始的头半个多月里,恶警每天就专找些叛徒来轮番给我做工作,基本上都是从早上一直到深夜,我不听,她们也赖在那里不走。后来恶警还找来外边男队的被所谓转化了的人来作我的工作。我没听他们的,半个多月过去了,恶警见目的没达到,后来就来软的,见我家里无人探监。装着假关心,给我送来一些日用品和衣物,企图诱惑我,所谓的感化我,我也没动心,她们就恐吓我,说什么不屈服就加期,或判刑。最终她们撕下了假面具,一个个恶警找我谈话,要我作出选择,我还是没听。一恶队长最后下了毒手,命令犯人轮换看着我二十四小时不准睡觉。我干的是拆纱的活,由于我受过伤的手,基本上晚上都疼如刀绞,有时疼得身都不能翻,坐都坐不起来,手连扣扣子的力气都没有,扣半天都扣不上。他们还要每天逼我拆纱到深夜一点钟,有时到2点,她们给我的活基本上都是筋子纱,还要求拆得不剩一根纱,长期得不到睡觉,我的手指全都变了形,指甲变厚,变软,一个缺口一个缺口的,后来我的眼睛也看不见了,在这种情况下,恶队长借口说我完不成他给的任务就别想睡觉,这不分明在往死里整我吗?有一次她叫犯人强行看着我逼着我,要我连续干39个小时的拆纱活。

我在所谓的心理治疗室快被她们迫害得只剩一口气了,我精神恍惚,什么也记不清。另外,恶警们对不屈服的大法弟子施刑,如:用电刑、戴手铐、管子灌食、嘴上贴封条等残忍手段进行迫害。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