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正念堂堂正正走出黑嘴子劳教所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2年2月26日】2000年春节刚过我便踏上进京的列车,由于上访无门我只好以在天安门前打坐的方式证实大法,因此被抓送到长春驻京办事处。在回来的列车上,一警察逼迫我们掏光所有的钱,否则就打,把我们夫妇带的大约四千元钱全部抢走,真是“政匪一家”。我回到当地后被非法判劳教,送到长春黑嘴子劳教所。

黑嘴子劳教所监管很严,不允许大法弟子炼功。但开始的时候很多学员都坚持起来炼。管教开始是用“开飞机”、罚蹲、绑床等体罚制止,后来升级到用电棍电。我们是正法修炼,本来就应该有一个公正的合法环境,炼功人炼功更是天经地义的事。然而在劳教所却要被无理惩罚。有一次我因炼功被管教叫到办公室,王小会、袁影、封小春、于波四个管教逼问我“还炼不炼功了?”我说:“炼。”于是她们就逼迫我把上身衣服脱光,四个管教轮番电我。用电棍放在我胳膊的一个部位持续几分钟,电得我心难受,最后把胳膊电出一个很大的紫色硬结。当时我并没有被他们的暴力威逼所吓倒。

2000年7月份前后,黑嘴子有些人被强迫放弃修炼。当别人问我对此问题的看法时,我说我根本没有理由决裂,甚至连想都没想过,得到这么珍贵的法怎么能与之决裂呢?尽管清醒知道决裂就是错的,但毕竟还有人心在,我那时非常担心自己把握不住,怀疑自己的承受能力。那时的精神真是高度紧张,就是因为我怕自己不行,邪恶就利用叛徒来吓唬我。当时我心被吓得一颤,但当时我就想到是因为自己过分担心招来的,于是就想到要战胜邪恶。

我这时不能再考虑自己了,不管将来怎样反正我就豁出去了。在洗脑班上,叛徒讲的东西我什么也不接受就是排斥,坚守自己的正念,多数时间默背师父的法。就这样邪恶的东西根本无空可钻,但长时间有意无意被灌了邪悟的东西,使自己主意识不够强,是师父的经文《坚实》在那一时期随时指导我,使能我清醒识破邪悟者讲的东西其实都是很低的和骗人的谎言,也让我意识到如果去接受他们的那一套歪理邪说就一掉到底了。在法的指导下我虽然在洗脑班呆了二十几天但头脑依然清醒。这时大队长关威把我叫到办公室,问我这么长时间了想没想通,我说:“没想通。”关威就声色俱厉地说“你哈时能想通?”我说:“法轮大法好,我不能决裂。”于是她就拿起电棍电我的脸。我的脸当时就被电出了泡,后来类似的强行逼迫记不清有多少次了。

后来又把我送到六大队,早有耳闻说这里的管教更狠。果然第一天去就逼我读揭批文章,我不读就被管教用电棍电,而且管教还卑鄙地把李老师的像撕碎逼迫我踩在脚下。晚上,邪恶管教电了我一阵并告诉我:“给你一晚上考虑时间,明早五点还找你。”回到寝室又是叛徒群起而攻。在这种邪悟紧逼的情况下,由于电棍那东西在精神上让人后怕,在加上担心第二天可能面临更严厉的考验,所以那一夜我几乎在惶恐中度过的,在那里真感到是度日如年,仿佛天要塌了,好象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就在这想象的要面临更严厉的生死攸关之时,我又重新思考放弃修炼到底对不对,但反复用法衡量决定就是应该坚定地在大法中修炼。

第二天果真又被李大队给电了一阵。虽然那种强大的压力让我几乎喘不过气来,但我的正念告诉我必须坚持到底。这一险中有险的历程,也使我明白为什么有些人在压力下放弃大法,在痛苦中没有正念就容易向邪恶方向倾斜,而且还给自己找一些理由开脱。正象师父说的:“常人知道什么呢?一帮哄,就相信了。”(《转法轮》)

在六大队被折磨了几天,因我不屈服就又被送回原大队了。邪恶的大队长张桂梅因我不妥协就把电棍放在我脖子上、腋窝等处持续几分钟,电得我脖子都肿起来了,腋窝也伤痕累累。一次次的过关后也总结经验教训,用神的一面过关时状态非常好。我当时就想自己是神的身体,能忍受痛苦。但过关当中也起怕心,我就想神不怕,是业力怕,及时把怕心排斥掉。过关过程中就可以达到坦然不动,而且也不容易后怕。邪恶张大队长这一次电我电得很厉害;而且还扬言说:“不屈服,就天天电棍侍候。”后因我不屈服电棍折磨,恶警就让我们几个坚定信仰的大法弟子双盘腿坐了三天,连吃饭都不让动,疼得我们腿不敢走路。因这种办法也无法改变我,恶警就又把我送到“强化班”,一宿不让睡觉。让那些叛徒们轮番与我谈。(她们轮番睡觉)我去时一个大法弟子已经五天没让睡觉了。而且在这期间还逼她骂李老师,否则就用电棍电,还有“开飞机”等等各种体罚。不让睡觉严重地侵犯了人权,摧残了学员的身体。而现在黑嘴子劳教所新送去的大法弟子如果不“决裂”还不让睡觉,往科长那反映也不管,哪里还有人性?

证实大法是最神圣的事,被非法关一年已经是强加给大法弟子的了,又非法加期一年,于是我采取了绝食的方式反抗非法关押,主要也想通过此方式证实大法是清白的,我们大法弟子就应该无罪释放,但却遭到更残酷的折磨。一次灌食由于我不配合他们,邪恶的“大夫”郭小娟就气急败坏地拿来开口器把我的口开到最大限度,使我呼吸困难,然后将很粗的胃管象往机器里插一样残酷地插到胃里,这时呼吸更困难了,突然又往我嘴里倒水,那时几乎憋得我就要窒息了。五六个人已经按不住我(我已经绝食抗议五天),人在生死攸关时才奋力挣扎,那时邪恶管教还让按着,都快出人命了还让按着,她们是何等的残忍啊!还有一次邪恶的“大夫”陈丽也是用类似的方式折磨我,我也差点憋死过去。开口器将我牙撞松动舌头碰破,更残酷的是邪恶之徒郭旭(卫生所所长)把塑料管从鼻子插进去,后故意用力拔出来。就这样插、拔反复多次,鼻子已经出血了还不肯罢手。而且还将我的头往死人床上使劲摔,她根本不是灌食而是折磨人。

当时我就动了人心想如果天天这样折磨我能挺得住吗?邪魔就钻了这个空子,她说:“如果不吃我天天这样折磨你。”我在难中乱了,没有用本性的一面认识,完全用了人的一面去推理,后来我知道做错了。当时感觉自己掉下来了,人心全起来了,努力去克服,终于战胜了人的一面,又重新鼓起勇气要挽回自己给法造成的损失,而且作为大法弟子就应该全盘否定旧势力安排的一切。这时我想到师父说:“修炼中加上任何人的东西都是极其危险的。”(《挖根》)其实当真正站在维护法的基点上,在痛苦中也不觉得象想象的那么苦,或许因为那时真的融于法中了。

我在又一次绝食中悟到不能象上一次绝食那样偶尔不配合,这次应该彻底不配合。但在这过程中发现自己还是没有尽自己所有的能力去反迫害。虽然以这种方式走出牢笼,但与正法弟子的标准相差很远。虽然我走出来了,但还有千千万万的大法弟子在狱中,在忍受着残酷的折磨,在痛苦中挣扎。甚至随时都可能失去生命。当我们在家中求安逸时、当我们为自己的执著找借口时,一定要及时提醒自己,师父还在为我们承受不可想象的痛苦,同修在奋力用生命反抗邪恶,我们没有理由放松自己,我们应该做到全身心投入到证实法中,应该做到尽自己所有的能力做好正法中的事。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3/6/19513.html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