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省双城大法弟子在受迫害中被敛财的情况(续)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2年3月26日】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自7.20开始迫害法轮大法弟子以来,它们利用国家宣传工具对大法进行造谣诬陷宣传,致使一些不明白真相的人对法轮功产生误解,这伙江氏邪恶集团非常害怕广大善良的人们知道法轮大法真相,各级政府干部就利用金钱诱惑等卑鄙手段,用钱雇佣一些人与法轮功为敌,监视大法弟子的行动,阻止大法弟子讲清真相,还唆使大法弟子家的附近邻居在暗中监控骚扰。这两年多他们为此耗用了大量资金。关于这笔费用,现在就成了一些地方干部最为头疼的大事。特别在农村,有的领导干部为解决这笔费用,竟敢违反国家三令五申关于减轻农民负担的政策,向农民硬性摊派索要,甚至有的干部把吃喝贪污的钱也加到这笔费用里边去了,农民都表示强烈不满。

双城联兴乡兴结村大法弟子被迫害情况:

薛春玲,女31岁,2000年她因进京上访在北京天安门被一名便衣抓捕送到房山某派出所,几名恶警把她戴上手铐和脚镣,让她坐在老虎凳上,问她是哪里来的,她不说,就让她脱衣服,随后又打她两耳光,之后又把她关押一天一宿,把她送到双城驻京办事处,她被一名警察搜身,在这里她又被非法关了3天3宿。她被村里的刘国义和兴功村的曹喜彬押送回双城615办公室。公安局长张国富将她送到双城第二看守所非法关押。在拘留所里她绝食4天4宿,要求无罪释放,所长不但不放她们还叫来狱医和刑事犯人,生拉硬拽强行给她们灌盐水,她被关押7天7夜,邪恶向家人勒索3000元钱才放她回家。

回家后不长时间,联兴派出所宣传委书记钟福春及金忠国在她们村放天安门自焚录像,把她和几位同修找去问看完后又啥想法,她没有表态,他们就用车把她们送到联兴乡“转化班”非法关押25天。“转化班”的韩德新特别邪恶,把她们整天关在小屋里,还叫她们写心得,不写就打骂她们,更不许她们学法炼功。联兴乡派出所所长吴建华还拿来师父的像让她们踩,还威胁说谁要不踩就送走劳教。后被勒索2000元钱才把她放回家。回去后派出所又通知家人拿自家承包田做抵押,可以换回2000元钱,之后所长吴建华又罚她200元钱。

注:勒索情况第一次,2000年12月24日被驻京办事处勒索150元钱;第二次,2001年1月4日被双城第二看守所张国富(公安局副局长)勒索150元钱;第三次,2001年1月5日被兴结村支书车太友勒索1500元钱;第四次,2001年1月5日被双城615办公室张国富勒索1000元钱;第五次,2001年3月10日被联兴派出所所长吴建华勒索200元。

李树芬,女,58岁,2001年2月7日乡政府组织各地观看所谓的天安门自焚录像,看完后让她表态,她说:“我们老师没让我们去自焚!”乡负责人钟福春双眼一瞪,问村支书这老太太叫什么名字,然后把名字记了下来,晚上乡里租车把她们送到“学习班”强行转化。

学习班里非常邪恶,不是打这个大法弟子就是骂那个大法弟子,就连老年大法弟子李树芬也挨骂了,非法关押她6天,在一次上厕所回来倒在走廊里,在她家人的强烈要求下,她们才决定放她回家,她被勒索1000元钱作抵押后才放她回家,过后用承包地作抵押换回那些钱,在学习班花了饭伙钱36元。

注:恶人榜所长吴建华、警员韩德新

李凤丽,女39岁,2000年12月24日她去北京上访,到哈尔滨被村干部抓回来,送到“转化班”非法关押7天,绝食7天还被要了43元饭伙钱,村里非法罚款310元钱。

2001年2月17日乡政府到村里放自焚录像,放完后让她们表态,她没有明确回答。乡领导就给她们送“转化班”非法关押30天。在转化班里挨恶警韩德新的打,后来家人被她们勒索1000元钱后才放她回家。回去后派出所又通知家人拿自家承包田做抵押可换回800元钱,所长吴建华又罚她200元钱。

注:被勒索情况,第一次,2000年12月24日被兴结大队书记车太友勒索310元钱,饭费43元;第二次,2001年2月17日被联兴派出所所长吴建华勒索200元钱,饭费180元。

荣桂珍,女35岁,2001年2月17日早晨,村领导找她去看自焚录像,说只半小时,结果她们看完后乡领导让她们表态,她没吱声,便将她强行送到“转化班”非法关押25天,一个叫韩德新的警察非常邪恶,把她们关在小屋里让写心得,三天两头作笔录,不写就受审挨骂,所长吴建华又拿来师父法像叫她们踩,不踩就送劳教。后家人被勒索2000元保释金和160元饭钱才被释放。一月后拿自家承包田作抵押去取钱时,所长吴建华又罚她200元钱。

乔淑梅,女33岁,2000年12月21日她进京上访被抓,把她送到房山某派出所,对她进行审讯,他们把她手脚铐在老虎凳上,逼问她的家庭住址,她要上厕所也不让去,而且还使出恶毒的手段,按着她的头,撬开她的嘴强硬的给灌凉水,见她不说,他们又把烟头扒开放在水里让她喝,不喝硬灌,见她还是不说就来软的,骗她说:“你要说出家庭住址,就给你送到火车站让你回家。”大法弟子信以为真说出了地址,结果被关一天一宿后押到双城驻京办,到驻京办后被那里的工作人员把仅有的180元钱给勒索掉了。

27日她被本村和邻村的公安给送到双城第二看守所,她绝食抗议无理关押,看守所催所长指使下属和刑事犯人强行给她灌盐水,手段之毒之残忍令人发指。2001年1月4日,她家人被勒索了3000元钱后才放她回家。

谁知过了春节,2月17日乡里放天安门自焚录像,看完后让她和几位同修表态,她们不表态,乡里的邪恶之徒钟福春、金忠国非常气愤,骂骂咧咧地说把她们送到“学习班”去,结果乔淑梅被非法关在学习班20多天,在那里受尽了虐待,后家里人被勒索2000元钱抵押金和每天6元钱的饭伙费才放人。邪恶之徒韩德新不知收了多少大法弟子家属的财和物,其中包括他年近八旬老父亲的100元钱,回家不久,村上通知,以地作抵押保释金退回,当她取回保释金时,所长吴建华要扣500元钱,后经人说情扣了200元钱。

注:被勒索情况,第一次,2000年12月24日被双城驻京办勒索180元;第二次,2001年1月4日被双城看守所和615勒索3000元,负责人,崔所长,车太友,张国富;第三次,2001年4月份被联兴派出所吴建华勒索200元。

周生凯,男30岁,2001年正月二十五日,刚过完春节,各地方又开始了又一轮迫害法轮功行动,联兴乡政府组织各村看所谓天安门自焚录像,到兴结村之后,把他们6个炼功人找到村支书家看录像,看完后就让他们几个表态,当问到他之后,他坚持说:“我身体不好,还得炼。”于是乡政府来放录像的负责人钟福春就给乡里打了电话,说他们几个态度不明,就这样他们利用恐吓、欺骗等手段将他们骗至乡政府敬老院办的“转化班”。

到了那里之后,班里的主要负责人有名的邪恶韩德新在给他们作笔录时,嘴里骂骂咧咧,连女同修也一样对待,邪恶之徒还朝乔淑梅的前胸狠狠地打了两拳。当笔录做到周生凯时,连他这个残疾人也没放过,用手铐将他双手铐上之后,用竹棍子照他脖子狠狠地抽了两下,然后问他:“听说你还炼,我问你炼不炼了”,他说:“炼。”韩德新照他的手铐捶了一下,再问再捶,他一直坚持,手扣得很疼也没说不炼,最后韩德新把手铐打开了,让他们几个双手上举,面贴墙站着。周生凯15岁得了类风湿,滑膜结核,其中左腿术后僵直,不能拿弯,右腿伸不直,脚尖走路,腰也伸不直,弯曲近90度,被罚站对于常人来说不算什么,对他却是个难事,累得手直哆嗦,满头是汗,脚掌很疼,最少罚他们站了半小时,才让他们坐下歇一会儿。

从那天开始他在人间地狱里呆了40多天,不是挨打就是挨骂,还让踩师父像,骂老师。回家之前所长说,接到村上一个举报电话说他散发传单,是组织者,问题严重,要回家得拿2000元钱,不然送劳教。就这样他母亲被勒索2000元钱,又单给所长吴建华300元钱才了事。用他家中承包田作抵押才让回家,逼着家人又写了担保书。在邪恶迫害期间,他母亲打车看他,找人送礼花500元,还有其他经济损失3000元钱。

吴淑春,女40岁,双城市单城镇政新村人,1999年9月4日进京上访,还没到信访局,在朝阳区就被非法关押,送往双城驻京办事处,回来后被非法拘留,拘留期间615办公室从不问她为什么上访,总是问谁组织上访的,头是谁,让她们背监规,她们说没有犯法不背,被季管教把她们推到走廊用皮鞭打,累得季管教上气不接下气,由于大法弟子坚持要学法炼功,615办公室的人下令给她们带上手铐和脚镣子,由于她不签字,在非法关押她4个多月后被非法劳教一年。在劳教所里她仍要坚持学法和炼功,管教和犯人(王华)打她们,还无故搜身,她们开始绝食抗议无理关押,管教等用恶毒的手段灌食,使其身心受到极大的摧残。
注:1999年9月16日晚被驻京办事处勒索40元人民币,主要责任人:韩甸派出所所长。

希望所有善良的人都来关注法轮功,关注大法弟子!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