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庆交通银行官员为保名利 私自关押大法弟子欲置人死地

关注度:
【明慧网2002年3月6日】一、我的得法、护法经历

我是中国黑龙江省大庆市一名法轮大法修炼者,原是某单位一名会计,现年34岁。

1997年1月喜得法轮大法,得到这本《转法轮》宝书后,我便如饥似渴地反复通读,走上了一条通过修炼返本归真的光明大道。深感师父的慈悲伟大,深感宇宙大法的博大精深。由于修炼大法,身心得到了快速净化,在单位工作任劳任怨,兢兢业业。

1999年7月20日,铺天盖地的邪恶来了,很多同修无辜被抓走了,我想不通这么好的高德大法怎么不让练了呢?我决定进京讲句真话,因没找到信访办没讲上。回来后,越想越不对劲,这么好的师父这么一部宇宙大法遭人诽谤、攻击,我怎么能不去说句公正话呢?我是修炼大法的知情者,有权利和义务向官员和人民讲清法轮大法的真实情况。1999年8月24日,我当时想到不给单位带来株连惩罚(偷偷写了辞呈放在桌上),冒着失去一切的危险踏上进京证实大法的上访之路,谁知竟被非法扣留抓回大庆,在没有任何罪名的情况下被关进拘留所。1999年10月9日还是寄希望于有关官员倾听百姓呼声,纠正迫害法轮大法的错误,再次进京二次到信访办理智和平地反映心声,信访领导也确实接待了,这次上访完又被非法扣留,大庆公安局来人接回,发泄私愤将我投进了看守所,因为大庆市各有关领导由于百姓进京说句真话而受株连处分了。我被莫明其妙地判了三年劳动教养,罪状是三进北京讲真话。

1999年10月15日我被送往齐齐哈尔双合女子劳教所,遭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多种迫害。2000年12月16日被转投到戒毒劳教所,在此经历的是比肉体上迫害更为严重的所谓“洗脑”精神迫害,他们采用强制、欺骗、伪善等多种手段,连哄带骗、连推带拽地所谓“转化”,电视舆论大肆宣扬,大造声势。因为在劳教所我们看不到师父指导我们修炼的大法,看不到明慧网正面指导性文章,看不到各地揭露迫害大法弟子的真相。在戒毒所他们对待学员的种种伪善的背后,实质有一个险恶目的,就是让你放弃正法修炼,很像白骨精变花样迷惑唐僧一样,我被表面假象带动而妥协了。2001年6月26日走出劳教所这座伪善实恶的魔窟后,看到了师父近期讲法,我清醒了,原来邪恶利用了我的善良,我被骗得好苦,就连“自焚”事件都是一手炮制的,那还有什么报导是真实的呢?我意识到了自己的责任,深受其害,理应揭露邪恶,维护大法,捍卫伟大师父的尊严,倾尽我一切所有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我首先发表了严正声明,声明我在省戒毒所没有精神和人身自由情况下所说所写的全部作废,就连省、市领导来找学员座谈,我的谈话内容也被劳教局、劳教所做了安排。那是一段强行洗脑、没有自我的黑暗日子。我决心重新走入正法修炼中来,跟上正法进程,坚定修炼。我于2001年7月15日再次进京证实大法,揭露两年多来的迫害带给人民水深火热、接连不断的天灾人祸,在天安门广场向世界人民讲清被迫害真相,要求还师父与大法的清白。在天安门广场光天化日下,我遭到便衣恶警的打骂,横幅被抢走,背包被拽坏。这一次上边指令我单位出资花高价将我的名额从天安门分局买出,目的是“不上帐”,不通报全国,形似私了,实质是江氏手下搞欺上瞒下勒索钱款的鬼把戏。江氏政治流氓集团迫害法轮大法的恶毒之一是惯用株连九族制,利用手中权力向下级施加淫威或用金钱、官职挂钩威胁其各级官员成为邪恶帮凶,挑起群众斗群众,制造人民内部矛盾,比文革时期有过之而无不及。

大庆市交通银行的几个邪恶官员在受到上边强加的株连惩罚后,将私愤都发泄在我一个小小的平民百姓身上,看看下面交通银行自2001年8月以来,迫害大法弟子的恶毒手段和实施过程,人们就会想到这只是江氏邪恶集团造谣惑众、残酷迫害法轮大法修炼者的冰山一角。试想一个小小的交通银行行长都敢肆意践踏公民的人身自由权,不惜触犯法律,那么江泽民独裁政府对信仰真、善、忍的无辜百姓还有什么干不出来呢?那不就更是在全国范围内随心所欲的为所欲为了吗?

二、大庆交通银行官员为保名利 私自关押欲置我于死地

2001年8月份,我因进京证实大法而被非法劳教三年,因当时绝食抗议,劳教所以体检不合格拒收。公安局让单位接走,办所谓的“所外执行”。大庆交通银行龙岗分行行长赵宝林为发泄私愤,不接不管,也不让同事管。保卫处处长张立杰开车到拘留所一听说接人,掉转车头就开车跑了。古训有“见死不救非君子”,连公安局和派出所的人都骂他们太没人性了,为维护一己私利、泄私愤不惜乘人之危踩上一脚。

2001年10月30日,派出所恶警张春明伙同交通银行保卫处处长张立杰再次图谋陷害大法弟子,非要把我扔进去,交通银行干部积极配合迫害,第二次起大早将我送往省戒毒所,再次遭到拒收(体检不合格)并让区分局决定放人。恶人的阴谋破产了。按理这超常的现象应该让他们有所醒悟,但失去人性的邪恶之徒并未收敛,蓄意到市“610”处下谗言,为不放人进一步迫害找借口,没有任何理由地又将我信访收容2个月,后送往大庆市萨区收容所,并扬言要将我关死在里头,不让出来。我与其他大法弟子在收容所中堂堂正正学法炼功、发正念、讲清真相,救度着被谎言蒙蔽的有缘人,同时绝食抗议非法关押。在邪恶疯狂迫害下,在生死攸关时,当我们大法弟子真能做到放下生死,以身护法时,邪恶真是胆寒的。因收容所怕出人命,怕担责任,连连向上汇报。最后市里让单位来人接我。从此交通银行的几个邪恶之徒开始了对我的直接非法迫害。

2001年12月30日,交通银行将我从收容所接出在车上冻了一天,不经本人同意又强行扭送医院,严重侵犯了人权,我没有配合。后来他们便将我非法关押在交通银行一楼大厅一角中的没有窗子的小屋里,每天四人看守,不让与同事接触,随意非法支配我的工资卡中的钱,还给我造谣说我有精神病和传染病,采取恶毒精神陷害和人身攻击,为推卸迫害责任找借口。然而谎言终归是谎言,每个与我谈过话、见过面的同事、干部也都感受到了大法弟子的无私和善良,无非就是说了一句自己想说的真话而已,何以遭此迫害且没完没了。走过诸多迫害的我,仍然保持乐观宽容态度、保持健康的身体和理智的话语,本身不就是对邪恶谎言的最好揭露吗?这一点群众的眼睛是亮的,就是造假者自己也是昧着良心干的。

家人领着9岁的孩子来见我,孩子哭喊着要陪妈妈住一宿,竟被他们无理拒绝了,剥夺了母子团圆的权利,生离死别的场景就发生在交通银行的大厅里,究竟谁在犯法?谁在丧失天良?谁在拆散家庭?

交通银行邪恶之徒自知非法关押理亏,怕被曝光也怕家人告他们,不惜重金拉拢收买管区派出所、街道办作为迫害帮凶,同时开脱罪名,把责任往外推,欺骗街道和派出所说我有精神病和传染病,还恶毒扬言要找四个男的看守(后被有善念的街道书记拒绝了),还邪恶地说:“要是跑了,可以拿棒子打死也不负责任,打死就说有精神病撞墙或上吊自杀了”之类的灭绝人性的话。秘密转移关押地点那天,邪恶之徒张立杰等都是伪善面孔。车在市区绕了几个回合,像干见不得人的事情似的,怕我知道地址,他们暗藏杀机,并且恶毒地不让亲属知道关哪儿,不让见面,与世隔绝。

这次关押地点是住宅楼(后听人说是新村0-12号东侧101室),为不让我见窗外,将窗门上锁,四人看守。当看管我的人与我接触几天当中,他们看到我完全不是交通银行邪恶之徒说的那样,都主动与我说话,有的直接表达了对交通银行过分做法的指责,有的向我揭露了交通银行这次阴谋的狡猾、奸诈,有的看到了交通银行想推卸责任,嫁祸于街道的卑鄙手段及交通银行官员为保官保名的自私和虚伪。我每天都在给看管我的几个人讲大法的好处,讲邪恶迫害大法与大法救度世人的真相,使他们不同程度都明白了一个理:法轮大法是正法,我们这些好人是被迫害的,历史和时间将证明迫害“法轮功”从头到尾都是错误的。

一日在师父慈悲点悟帮助下,我用正念堂堂正正走出了三道门锁,出来一个追我的人,我一边跑一边告诉他:“你回去吧,不用再追了,不然你就干坏事了,交行关我是不对的,恶人要有恶报的。”这个人真的像没劲了似地也不追了。这样我从交通银行邪恶之徒精心策划的魔窟中走了出来,投入正法洪流中,揭露邪恶,助师正法救度着还有善念的被谎言蒙蔽的世人。

邪恶之徒名单:
大庆交通银行龙岗分行行长:赵宝林 0459-5593559 (办公室)
大庆交通银行保卫处处长:张立杰 0459-6688822
大庆交通银行行长(首恶) 岳长利 0459-6688878
大庆交通银行书记(邪恶) 任作凡 0459-6688898
大庆怡园派出所恶警张春明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