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市武昌区杨园洗脑班对大法弟子的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2年5月7日】2002年3月4日下午5点多钟7、8名警察非法闯入我家,并非法抄了家,将我和另一名法轮功学员绑架到武汉市武昌区杨园洗脑班,其实是集中营,铁丝网拉着,每个房只有10平方左右,放两张高低单人床,其中包括卫生间,房里安有两个微型监视器,解便都监视,警察跟家里人说“关几天就放”,现在中央开什么会。我喊“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它们就把我关进禁闭室,里面只有一人高,四周没有窗户,20多个平方隔成一大间、两小间,墙上装有三角铁,将我成大字形铐在墙上,穿着皮鞋踢我,又照着我的裸骨踢,并非法搜身,把我皮带收走。我告诉他们这样做不对,是犯法,我在家正做饭,你们把我绑架来。我身上没有经文,但经文都装在我脑子里了。他们说这是这里的规定,不准炼功,不准法轮功学员讲话,坐的姿势要按他们的要求,不然就要挨打和遭到虐待,打了以后还要撒谎、造谣说我们自己撞墙、撞汽车,他们只是在拉我们。

洗脑班是违章建筑,离火车线很近,估计只有十米左右,完全不能入睡。时常在睡觉中被惊醒,起来坐一下不准,加上晚上警察经常骚扰我们,有一次一位姓万的干部挑起事端,晚上我们都休息了,他用铁猛敲打几个房间的铁门,把我们都惊醒了,我们跟他讲理,他却下楼,反而跟警察说我们闹事,要警察来打我们。这里时常发生警察殴打大法弟子的事。我们把事情的经过给警察和其他工作人员讲了,我们说“法轮大法是高德大法,你们关的都是道德高尚的人,是谁搞得我们有家不能归,妻子离散、家破人亡,是谁扰乱社会。”警察没吱声走了。一天晚上,我炼功,一警察不让炼,我就跟他洪法,我说:“我们炼功对你们有好处,我们是正法修炼,我们的师父是在救度世人。”他说:“我也并不想管你们,是它们骂我们只知道吃、睡,不管事。”我说:“它们在害你们,你快去休息、睡觉。”后来他再看到同修炼功就不干扰了。

到洗脑班每月要交900元生活费,不然就不准家里人送生活用品,连草纸都没有用的,每天吃饭只打一点,你要说不够,就给打得多多的,让你把饭压紧三餐都吃不完。我们吃的都是他们工作人员上餐吃剩下的饭、菜,天热的时候,放到第二天的菜坏了也给我们吃,反而还说我们法轮功学员争吃、争喝。有些工作人员实在看不过去,就背着他们把自己的饭、菜留给我们,只要有正义感、善良的工作人员,干部就把他(她)们调走,而他(她)都说“我们都知道你们是好人,电视里面讲的全是假的、骗人的,你们法轮功真冤。”后来我们绝食,暴徒们就强行把我们灌食,拖到七医院强行抽血检查肝功能、乙肝等,看我们有没有病,我们长时间关在房间里见不到阳光,它们想另做文章,结果检查正常。我跟医生说“我炼法轮功病都炼好了,我们修炼真、善、忍做好人、做道德高尚的人,它们不让,不准我们炼功、说话,不准我们坐,我们的生存权、健康权都被暴徒们剥夺了,如果我们死了是被它们迫害致死的。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