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高阳劳教所绝食15个月期间遭受的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3年10月11日】我是河北大法弟子,由于坚定的修炼法轮大法几次出入看守所,被本地区610及公安局,列为重点。每到所谓的“敏感日”,派出所和610就到我家进行骚扰,使家里的老人和孩子都不得安宁。然而,就在2002年6月27日下午4点多钟,乡长李树忠,派出所所长番忠良,副所长宋志华非法闯进我家,不容分说将房门踹开,三个人就像恶狼一样向我扑过来,连拉带推拽上警车,非法将我绑架,送往青龙县看守所。在场的婶婶、叔叔、大伯、大妈们看到这种情况后都忿忿不平地说:“这是什么社会?人家做好人,修真善忍,这有什么不好?说抓就抓,说打就打,把一个好端端的家庭搞得妻离子散,而对那些欺行霸市的流氓、地痞都绕着走,唉!江××当政这几年,各种税务增加,下岗工人不断增多,贪污、受贿却无人过问。天灾人祸,把这个国家搞得一塌糊涂,人不治天治啊!”在场的人议论纷纷。第二天,恶警就将我劫持到了唐山开平劳教所,也就是河北省第一劳教所。无任何法律手续,将我非法劳教。

在开平劳教所里,这些恶警们用惨无人道的“熬鹰”手段,对我进行洗脑,长达半个多月。我为了坚持自己的信仰绝食抗议,恶警贾秀梅就将我绑到树上毒打,强行灌食,由于我坚定修炼,绝食快到五个月了,恶警突然又把我送往河北高阳劳教所,进行强行“转化”。

到高阳以后,由于我的身体极度虚弱,恶警们为了达到迫害转化的目的,就强行让我到户外运动,当把我拉到外面时,我就高喊“法轮大法好!”大队王某、杨某撕去伪善的面孔,对我拳脚相加,让两个“包夹”看管我,(这里看管法轮功学员的普教人员由于长期受那个环境的污染,受到减期的诱惑,当恶警一告诉她们看管大法弟子时,她们就会明白她们要做什么。)“包夹”范林丽不让我小便,我借冲厕所之际,小便时被她们发现了,它就抬起一脚就将我踹倒,拖下鞋用鞋底打我的大小便处,直到打得肿胀出血才罢休。这就是高阳劳教所指使犯人用减期为诱饵,“转化”大法弟子,以达到上级要求的“转化率”,从而获得奖金、报酬所采用的卑劣手段。

事隔两天,恶警又给我戴上手铐,对我强行灌食。管教白医生用一根4尺长、直径小手指粗的塑料管从我的鼻孔插入胃中,当我不配合他们时,这位“医生”就用电棍电击我的脸部,用脚来回蹉我的脸,直到我的脸被擦破出血,变成青紫色才停止。恶警这样迫害了我一个多月,有一次,当我喊“法轮大法好”时,普教江红在队长的指使下把袜子塞进我嘴里,弄得我满嘴是血。我的手被反铐、被毒打,此时我已处于昏迷状态,小便失去知觉。有一天,队长黄某、队长李某、张某把我骗到墙根底下,每个人拿一根木棍毒打我,用电棍电击,还在我的跟前点着一堆火,开始给我照相,用这种手段编造谎言迷惑众生。在一个菜地里,恶警段某让两个普教在我的旁边挖一土坑,说要活埋我,以此来威胁我达到“转化”的目的。

在队长的指使下,有一次普教赵丽军用墨汁在我的脸上、衣服上写字,诽谤大法和师父,把我的胸前挂上骂大法、骂师父的牌子,进行游街,把我领到各个监室,用低级下流的语言来取笑、耍弄我,侮辱我,进行无耻的精神摧残和人格的侮辱。这就是首恶江泽民迫害法轮功所采用的“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搞垮,肉体上消灭”真实写照。

在一次灌食时,恶警张队长指使普教赵丽军把做好的粥倒进我的衣服里,把裤子解开往里倒,在那寒冷的冬天一连干了4天,饭和衣服冻在了一起,把冲好的豆奶粉泼在我的脸上。有一天晚上,队长黄某把我弄到白天筛的沙子堆跟前,将一个体重不到七十斤的我背起往沙子堆上摔,让几个普教抬起我,用力往沙子堆上扔,不知多少次,这是一种非常残忍的酷刑。一个健壮的男子背起一个绝食已12个多月的体重不到70斤重的妇女用力往沙子堆上摔,能把被摔者的内脏震坏,但表面却不留任何痕迹。还时不时的用电棍电击,然后把我弄到一个地方铐在地环上,每天晚上都到12点以后,不知多少个夜晚。

在一次灌食中,队长杨、魏、李、张、马和普教共八个人将我按倒在地强行灌食,用开口箝子撬着我的嘴,我的牙被撬倒了,满嘴的鲜血,每天1-2小时,然后,用3、4个电棍电击,铐地环,持续一段时间,白天还得干繁重的劳动---筛沙子、冲厕所(一共6个坑,每个坑10盆水)等等。在我绝食期间,恶警李队长强行往我嘴里灌辣酱和醋,然后用胶带纸将我的嘴粘上,恶警常x往我的鼻子里打酒精。

2003年5月15号这天晚上,恶警黄某把我当做活靶练拳脚,就象电影里那样跑起来飞腿一脚踢向我的胸部,将我踢出好几米远,重重地倒在地上。一连几次,胸部变成了青紫色,然后就用酒瓶子打我的大腿。记得一天晚上,恶警杨大队、李大队将我拽到一处无人住的房子外面,铐在铁架子上,然后这几个恶警边说便离开了现场,时间不久,就来了一个披头散发,人不人鬼不鬼的怪物来吓唬我,真是邪恶丑态百出。

有一天筛完沙子回到房中,恶警队长张某将我叫了出来,领到一个房间里,这个房间到处贴满了诽谤大法和师父的图像,大约半个小时,陆续来了8个管教,他(她)们是杨大队、黄某、张大队、李导、叶队长、马队长、赵队长等,逼我跪在房中间的法轮图上,将两只胳膊反捆在脊背上,其中有一个管教用大腿夹住我的头,两个队长用细绳将我的上半身捆起,如果胳膊不到位,就像打包一样由两个男队长用脚来回踹。5分钟手就会变成黑色,将绳子捆入肉中,这种刑罚俗名“上绳”,就这样,捆上松开,一连四次,一连两天共上了8绳,震惊了所有的人,到现在上绳的疤痕清晰可见。

自从来到高阳劳教所后,我为了抵制非人的迫害,一直绝食抗议,这里的管教人员凶狠毒辣,使用各种酷刑来折磨我,以达到转化的目的,在已迫害折磨了我7个多月,我被折磨的已不会说话时,它们就用毒打、威逼等各种手段让我说话,用尿给我刷牙,用月经带堵我的嘴,为了不让我睡觉,将我的上眼皮用胶带纸粘住,不让我合眼,每天还得干超体力劳动,最后把我折磨得反应迟钝,管教们都说我傻了,才给家打电话接人。恶警们跟家人要钱,让家人写保证,以后出现什么后果与本所没有关系等,这次非法劳教,我绝食了15个月,被非人的迫害了15个月,在师父的呵护下,终于用自己的正念正行走了过来。

我只是大陆千万个被迫害的大法弟子其中的普通一员,由于我的文化有限,我只是简单的写了一下自己的亲身经历,有好多细节我不会用语言来表达,因此没有写。

当我看到《明慧周刊》呼吁每个同修拿起笔来揭露邪恶,世界各地的大法弟子都在起诉首恶,希望世界善良的人们都能够被救度,尽快结束这场迫害,因此我破除了不会写的观念,一切的一切都是大法赋予我们的,揭露邪恶,救度众生,这也是大法弟子的伟大责任。同时希望把我亲身经历、所遭受的迫害通过《明慧网》,正式提交“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及国际法庭,控告江泽民这个人间首恶对大法弟子所犯下的“种族灭绝罪”、“酷刑罪”及对我们师父所犯下的人身攻击罪、诽谤罪等。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