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干许诺死亡指标 郑州十八里河劳教所毒刑虐杀大法弟子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三年十一月六日】河南省(郑州十八里河)第一女子劳教所从2003年4月22日—6月4日止对坚定的法轮功学员在精神和肉体上进行了又一轮疯狂的迫害。恶警们不但对外,也对我们封锁消息。在孙士梅被活活折磨致死后,这些恶警做贼心虚地于当天晚上就将她的两名包夹吸毒犯人提前偷偷释放,不让见任何人就走了。

这次疯狂迫害,是610办首犯——罗干来河南借视察“非典”之机,下密令加重迫害并要求该劳教所所谓的转化率必须达98-99%,并有两个死亡指标,这样劳教所的狱警们就更加猖狂。有一天她们把我们集中在大厅,周围布满了管教及打手,她们疯狂地叫嚣:“不转化一个也别想走出劳教所,给你们十分钟时间考虑,不转化都逃不脱严打。”十分钟后没人吱声,只好解散。一会儿又出一招,从10点到11点,叫每个人写自己的认识,最后也没有达到邪恶的要求,这一招又失败了。她们就给包夹人员开会“谁能转化一个人就给她减刑期三个月”,同样的结果没有动摇一个。她们已经在这之前已带走了几个法轮功学员,集中了许昌劳教所等好几个单位的最邪恶人员到这里出谋划策并参与迫害(她们说许昌劳教所转化率很高,就是采用了十三种刑罚),由省劳教局局长等亲自坐镇指挥,采用最残酷的方法对坚定的法轮功学员施用强制手段:使用一种叫做“约束衣”的酷刑,此衣原为给精神病人发作时穿的,一般人根本受不了,该衣穿上后越动越紧,后边有两根带子捆绑上双手在后背双臂交叉,然后在将双臂拉过肩至胸前,再捆住双腿。还有的被吊起来,有的捆在凳子垒凳子的上边,在胳膊或腿部绑上铁棍,还叫低头弯腰,还不让闭眼,恶警看着,一闭眼就揪头发,并且耳朵里塞上耳机,不停的播放污蔑大法之词,还强迫用脚踩师父像,嘴还用胶带贴上或用破布塞住,恶人把布狠往里塞,一功友说“恶心的五脏六腑都快翻出来了”,采用的各种手段都极其残酷、卑鄙下流,闻者毛骨悚然,特别是“约束衣”能使人筋断骨裂。

狱警强迫被“转化”后的学员强装笑脸,不许与我们见面,不许说法轮大法好,不许声明重新修炼法轮功,否则随时再拉去施刑。64岁的杨秀华为抵制迫害绝食,被拉去用刑三天三夜,停了几天,又施刑五天,连眼皮都用胶带粘上不叫其合眼,大腿后边给打的稀烂,还有的多次被拉去用刑,每次都是几天几夜,有人把嘴粘的起泡多少天都不好,把人折磨的死去活来,还用“加减期”来发动其他劳教人员攻击迫害法轮功,直到孙士梅、管戈、张雅丽、张保菊为抗议迫害自杀身亡,韦桂荣被非法加期已过期还不放人,又被拉去施刑数天,捆绑在窗棂上一天一夜,还给别上铁棍,折磨的死去活来,胳膊废了不能动,生活不能自理,还将她单独关押在楼下,不让见任何人,孙士梅也被关押在一楼,致死后她们说回家了。在这之前她们经常单独关押法轮功学员,常喜荣被单独关了八个月,这次也是过期不让走拉去施刑。还有很多人都被这样迫害过。

邪恶之徒在使用酷刑的高压迫害中,使一些学员在神志不清的情况下给写下了“悔过书”之类的东西,她们就拿来大作文章,假惺惺的开联欢会,逼她们在会上读,由所长在会上派人送鲜花、录像、拍照好用作报成果或作反面宣传,还随时叫打电话通知家人扩大影响,真是卑鄙邪恶至极。

到七月底,在这场邪恶的迫害中没有做好的法轮功学员集体严正声明,重新修炼法轮功,声明后的学员被恶警全部搬到一楼,队里派吸毒犯和其他犯人日夜看管。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