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餐馆老板自述几年来遭受的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3年12月13日】97年秋,我有幸得到了大法,开始对书里的法理不太理解,因为我的人生观离大法的要求相差太远了。后来我继续看书,明白了老师讲的都是让人做好人的道理。我想,做个好人对社会对个人都有好处,为什么不学呢?从那以后我的人生开始了一个大的转折。

随着炼功,我十二年的胃、十二指肠溃疡和得了好几年的神经衰弱都好了,真正感到了无病一身轻的滋味。我看到了大法的威力,开始用真善忍的要求严格要求自己,在很短的时间内把抽烟、喝酒、赌博全都戒了。开始安分守己的做生意。货真价实,照章纳税,在名利上再不与人争执。有几次捡到顾客丢下的钱包、手机等物品也都想方设法还给失主。由于我的改变,家庭也变得和睦,重新得到了家庭的温暖。思想境界得到了升华,完全变成了一个遵纪守法的好公民。

在当今的社会再也没有一种理论和学说或法律能使一个随波逐流的人变成一个思想高尚的人。而大法改变了我,是伟大的师父救了我们一家。

可是从99年7月开始,我们就没有过过一天安宁的日子。公安经常不断地到家里骚扰。2000年国庆节长假期间,我带两个孩子出去旅游。刚回来公安就到家里逼问我去了什么地方,都和谁联系。我对他们的无理追问不予理睬。他们就把我强行绑架到看守所。我真不明白出去旅游到底犯了哪家的法律。从那以后,我们家就成了公安们的自由场所。不分白天黑夜,想搜就搜,想抄就抄。我两个孩子看到穿制服的就害怕。到过年过节必须到派出所报到。2001年10月左右办事处办洗脑班,对我强行洗脑。我责问他们要把我转到哪儿去?转成什么样的人?我对办事处头说:你是党委书记,说话却满嘴脏话,还没我正派呢。(从那他对我说话再也不敢带脏字了)我告诉他:我一家人的生活都靠我开饭店支撑着,你把我抓起来,我们家里人的生活怎么办。他说:如果不转化就永不放人,你家人不能生活是你自己找的。出来后他们又三次到饭馆抓人,我坚决抵制,他们就到家里抓我爱人,因亲友都赶到质问他们,他们才暂时撤走。

一周后,他们又来了20多人到我的餐馆要给我戴手铐,我坚决不让他们戴,折腾了一个多小时也没戴上,可我的身上被他们推搡的到处是伤,衣服也被撕的一条一条的。由于他们人多,最后硬把我摁到警车里。我质问他们为什么抓人?他们说,执行命令,你可以上告。当时围观的群众很多,截住警车不让走,问他们为什么抓人?他们说是上边让干的。最后倒着车出去的,把我直接送到看守所。

到了看守所我就绝食抗议他们对我的非法绑架。看守所几次给我灌食,我还是抵制,他们就给我输液。需家人拿钱,家人不给钱,后来我已经不能走路,不能说话了。看守所怕担责任就往办案单位打电话,最后让几个刑事犯背着我到医院。家人各方奔走打点,最后恶警才让我弟弟把我接回家。当时我已奄奄一息,是我弟弟把我抱上车的。到家后亲友来看我,看我被折磨成这样,谁见了谁哭。我的生意因此而停业,一家人没有生活着落,全靠亲友资助。

2002年11月中共召开十六大前,各派出所连夜行动到所有大法弟子家抄家。因我们提前得到了消息,他们没有抄到任何资料。就问有钱和存折没有。现在的公安真是象土匪一样。随即把我带到派出所关了6天,找着保人才放人。

2003年2月中共要召开两会,恶警又到我家抄家。去了七八个人,我向他们要法律手续,他们说:是上边的命令,要告就告副局长。这次他们找到一个真象光盘和一本经文,就要把我带走。我不配合,他们就强行拽我。当时是夜里12点多,孩子吓的哭喊,我和爱人向他们讲善恶必报的道理。可他们根本听不进去,强行将我绑架。第二天我又被送到看守所。

到看守所后,我又绝食。看守所警察找我谈话,我就把我修炼后的变化,和江泽民由于妒嫉迫害法轮功已害死800多人,大法在世界六十多个国家洪传的真象讲给他。他说:那你就在家偷偷地炼。

后来家人请客送礼,又罚了3000元,还强迫在所谓的保证书上签字才放人。就这也被关了一个多月。

四年多来我所受的经济损失已无法计算,精神心灵上的痛苦更是无法表达。在江泽民这个凶残的独裁者的淫威下,老百姓不能有信仰,没有自由不能讲真话。江及其帮凶践踏人权,践踏法律。利用它的权力害了多少好人。我呼吁所有正直善良的人们都行动起来,共同制止这场对真善忍的迫害,对人性的摧残。还我师父清白,还大法清白!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