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检察院干部:修大法重获健康 讲真话被迫流亡

Twitter EMail 转发 打印
【明慧网2003年12月16日】我在检察院工作。修炼法轮大法前曾长期患有胆总管结石,做过胆囊切除。不久又突然得了一种名叫“美尼尔氏眩晕症”的病,犯病时天旋地转,躺在炕上半天或一天不能动,而且说犯就犯,严重时每隔一周就犯一次,人被折腾得打不起精神,到各大医院都做过检查,查不出病因,医生说:此病没有特效药,只能慢慢养。在单位是被照顾的对象,值宿都不安排我,家属、朋友、同事都为我的病操心、发愁,可又没有办法。多方求医,吃过很多偏方,仍不见好转。

1996年8月末,我有幸看到了李洪志师父的济南讲法录像,看完师父的九讲讲法后,神奇出现了,这些病症不翼而飞了。从此再也没有犯过,甚至头疼感冒也不再有,走路一身轻。从此后我严格按照师父讲的“真、善、忍”要求自己做个好人,工作起来有了精神,生活有了信心。亲朋好友看我炼功发生这样的变化,都支持我炼功。

然而,这么好的功法,一夜之间被诬陷,这么些修炼“真善忍”做好人的老百姓,成了迫害的对象。很多大法弟子都走出家门,用自己通过修炼身心受益的事实,去证实“法轮大法好”!可是已经没有说理的地方了,很多大法弟子被非法关押、被罚款、被劳教、被判刑、甚至被迫害致死。但是,强制是改变不了人心的。大法弟子不畏强暴,用各种方式向世人讲诉真象。

我在2000年11月21日走上了天安门,用打条幅的形式向世人、向政府说出了我的心里话:“还大法清白”、“法轮大法好”。因此,我被市公安局非法关押在监狱一个半月。期间,市委书记因我上访而恼羞成怒,在市电视上以领导讲话的方式公开报道,非法撤消检察员的法律职称。同时,公安局积极拼凑材料报送劳教。为抗议邪恶势力对我的非法迫害,在关押一个月后,我开始绝食,同时家属也到610办公室要求放人。当时610头目百般搪塞,说:“公安局抓的人,你找公安局,我们不管”。当找到公安局局长,他又说:“610说放,我们就放”。推来推去,最后610歹徒叫喊:“找谁也没用,这个人就是死了,我也不能放。”后因某领导的干预,由单位和家属保释出狱。

可是,邪恶之徒并没有就此罢手。由于市委书记执行着邪恶之首江泽民的镇压政策,亲自指令检察院领导派专人对我进行24小时监视居住。检察院直接主管领导为了自己的利益,屈从于邪恶的压力,指派我被非法关押前所在科室的副科长等六人,每二人一组,轮换到我家以谈话为由进行监控。致使我的家庭正常生活被打乱。给我的妻子和孩子造成了极大的精神压力。再加上绝食后我身体极度虚弱,距春节只有十几天了,别人家都在欢欢喜喜地筹办春节,而我们家却笼罩在一片愁云和邪恶迫害的压力当中。亲人看到我随时都有被邪恶抓去送劳教的危险,整天提心吊胆。这样的春节怎么过,没有办法,我也不能忍受这样精神摧残,不能再让邪恶之徒非法抓去迫害。被逼无奈2001年1月11日我找机会拖着一个极度虚弱的身体离开了家,离开了本不该离开的家。就这样我开始走上了流离失所生活。

至今,我已经离家三年了,三年来,我居无定所,有家不能归,有班不能上,可是邪恶一直没有放弃对我的迫害。

据说,我离家之后,恶徒曾三次到检察院指责单位领导办事不力,连个人你们都看不住。并在大小会议上对检察院领导点名批评,并指令设法找到我。市公安局在网上对我悬赏全国通缉,并在中共十六大前后,组织专案组,由公安局副局长负责追查我的下落。多次到家骚扰、非法搜查。甚至在孩子结婚时,派出所警察着便装布控,意图在孩子婚礼时对我进行抓捕。由于邪恶的迫害,孩子的婚事我都不能操办和参加。2001年10月单位掐断了我的工资,理由是我没去劳教。

我修炼法轮大法得到一个健康的身体,按照“真、善、忍”的标准做个好人更好地服务于社会,没有任何政治诉求,这是单位里和社会上认识我的人都知道的。我面对欺世谎言和邪恶迫害向人民讲一句真话是理所应当的,却遭到如此迫害。然而,我所遭受迫害仅是千万个法轮大法修炼者之其一,邪恶势力迫害的何止我一个!

善良的人们,清醒过来吧!不要再被邪恶的谎言欺骗了,真正的分清正与邪,善与恶,为自己选择一个美好的未来。同时,也正告那些为了名利而被邪恶利用的人们,不要为了眼前的利益遮住双眼,明知不对而助纣为虐,要知道善恶必将有报,这是天理。迫害大法、迫害大法弟子的罪恶是永远偿还不尽的。

(c)2023 明慧网版权所有。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