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休工人被非法关押、勒索的经历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3年12月20日】我是一名退休工人,今年50岁,是一名法轮功学员。

1999年10月11日,只因我修炼法轮大法,我第一次遭当地派出所绑架,并被押送到拘留所非法拘留。拘留期间,多次被提审,有时审到半夜,不能睡觉休息,完全失去人身自由。为抗议迫害,我开始绝食。绝食第四天,被押送到黑山看守所。绝食到第七天,我身体非常虚弱,派出所恶警向我家人索要五百元钱,未出任何字据,才将我放出。

2000年4月5日,在北京为法轮功上访,我第二次被绑架,并被关在铁笼子里,后被押送回当地派出所。恶警强行把我与其他功友的衣服扒下,将我身上的二百元钱搜走,连一毛钱也没留下。提审时,用电棍威胁,街道书记江某某大打出手,专往脸上打,左右开弓,我的脸当时就被打肿了。后被押送到拘留所非法拘留15天,拘留期间,遭到多次提审,为抗议迫害,被迫再次绝食,派出所恶警向我八十多岁的老父亲勒索300元钱,把老人家吓坏了。绝食到第五天才放人。

2000年4月15日,在锦州火车站第三次遭铁路公安处绑架,后被送回派出所并连夜提审,强迫交代“谁是头”。后被押送到看守所,并不许炼功,一炼功,恶警就用脚踢,关在笼子里用电棍电,带背扣(手铐),有时带手铐时间长达两天,胳膊都不能动了,手肿的像馒头似的,并且整天干活。这次派出所又向家人勒索1000元,罚款五千元,并且从身上搜走一千多元。单位给我留厂查看两年处罚。

2002年9月18日晚上七八点,派出所五名恶警闯入我家,非法抄家,把屋翻个底朝上,把大法书抄走,并威胁说:不许炼功。搞得四邻不安,把孩子害得无法安心工作,丈夫整天担心受怕,老父亲吓得卧病在床。他们还时常蹲坑监视,片警还不时的上门骚扰。

从99年7.20到2003年期间,我先后被两次绑架、拘留、毒打、勒索,共计被非法勒索罚款七千多元,并且不时的被骚扰、抄家、监视。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