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见证的历史画面:大法弟子证实法的开端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3年12月27日】

澄清

1999年4月22日我们得知,没有任何学术成就而滥竽充数的所谓“院士”何祚庥在《青少年科技博览》刊物上以歪曲事实、妄下断言的方式诽谤大法,我们便来到刊物主办单位天津市教育学院。早知道消息的学员已经去了几天了,22日大法学员达到七八千人,当天传出消息学院已经认了错,并与学员代表进一步协商更好解决问题的办法。

23日大法学员依然和平、理性地围绕在楼群的四周静坐着,期待事件和平解决。当时大法学员那么多,为了不给学院添麻烦尽可能不用里面的厕所,要到外面很远的地方排长队上一个很小的公厕。接近中午时我在经过大门口的地方,见一位学员正跟几个学员说什么,便过去听。讲话的是一位五十来岁的男学员,一边说一边流着激动的、幸福的泪水。他说他看到象山一样高大的师父法身端坐在学院大门的这个位置,慈悲祥和地守护着这些来澄清事实真相的弟子们。我边听边分享着这圣洁崇高的喜悦幸福。

一天下来,没有得到学院如何解决此诽谤事件的决定。下午落日时也就是恶警行恶前夕,一个神圣的法轮旋转着从大门这边开始围绕楼群转多半个圈儿,法轮所到之处掌声响起。多么激动、多么神圣的时刻啊!为了不影响学院秩序,有大法学员提议再看到法轮时大家行合十礼,不再鼓掌。

天渐黑时,几百名“防暴”队员闯入。他们用高音喇叭喊话让大家立即撤离,渲染那恐怖的气氛。那一刻就像鬼子进村一样。这时有大法学员开始背《论语》,七、八千大法学员全都跟着背,大法的威力镇彻寰宇。恶徒们被正念所制,惊呆了。几分钟过后大量警察聚集、涌入,开始暴力“清场”,大法学员们都盘腿打坐心不动。恶徒们四人一组,每人抓住学员的手或脚往外拖。一位五十多岁较胖的女学员被四个恶徒拖得臀部擦地,裤子都快掉了,从我面前过去……

作证

1999年4月25日,一大早我就来到了北京。因为天津事件没得到合理的解决不说,警察还对学员大打出手,并抓了四十几个学员。我便为法轮功及学员的不公待遇而和平上访。

一开始我在信访办附近,也就是府右街的北部,后来我们当地的一位同修找到我,问我敢不敢作为天津事件的目击证人进中南海为法轮功作证。我说这还用问吗,这是每一个真修弟子都应该做的。就随同修来到了中南海的正门(也就是西门)的马路对面。我跟一位要与我们一起进中南海的做律师工作的大法弟子进行了简短的切磋。虽然我们互不认识,但我们的心却是连在一起的,是为了法的。

我是亲眼看见朱总理走出中南海大门的,总理摆手制止了七、八个便衣保安的跟随,径直走向我们。那场面非常地祥和理性,大家内心平和宁静。总理在我的南面大约二十米远的地方停下来与法轮功学员谈话,能听到讲话的声音但听不清具体讲的是什么,学员鼓掌时我们也鼓掌。……

四.二五,展示了大法弟子和平理性的风貌,也是我们作为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真正走上证实法之路的开端。作为大法的一粒子,我们要永远为大法作证:真善忍好!法轮大法是正法。

灌顶

98年深冬的一天,我和往常一样提着录音机到炼功点,一个银行前面的广场上和大家一起集体炼功。天气很冷,大家却每天坚持着,以苦为乐,其乐融融。和每天一样炼完静功开始炼动功(第二套功法)。当时我动一念很纯正,虽然闭着双眼,但却实实在在感受到师父法身由远而近向我而来,就象太阳越来越近,浑身暖洋洋的。那种感觉用人类的语言难以形容,只能说是沐浴在佛光普照下、佛恩浩荡中。

我切切实实感受到师尊法身就在我头前不到一米的地方。我完全沉浸在从来没有过的真正的幸福之中。一阵热流从头顶灌入,通透全身。就在灌入的瞬间,我的眼泪止不住地一泻而下,甚至出了声。暖流通透全身的过程虽不到一分钟,但这种沐浴佛恩浩荡的感受、幸福的泪水却整整流了半个小时,直到第二套功法炼完。当时的感觉:我就是宇宙中最幸福的生命。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