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三家集中营犯罪警察教唆叛徒野蛮折磨大法弟子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3年2月8日】马三家劳教所的不法管教们以“表现好”减刑多为诱饵;以活动空间“加大”、饭菜“优待”为动力,纵容、唆使叛徒们对大法及大法弟子们犯罪,以此掩盖恶警们执法犯法的罪行,为此它们胆敢在大庭广众面前谎称:“这里的警察从不打人。”

那里的大法弟子之间不许说话,不许接近,不许对视,不许笑…就餐、洗漱、劳动等一切活动的位置都是叛徒们“精心”安排的,表面上是两个“包夹”监视一个大法弟子,其实所有的犹大都起着同样的作用,分队中几乎每个犹大它们都给安个“名头”(例:本室二十几个人,单生活委员竟五六个)除大法弟子之外,它们每个人都有一定的“权力”。

有的大法弟子因不屈服,不准随便行走,活动范围只限于两个床的宽度,因不接受恶徒们的迫害,恶徒们便将其按在凳子上,按住手、腿、臂强行灌输,每天从早上五点到凌晨一点多,持续数日,数月。有的因不改变“态度”常遭到多人围攻,拳打脚踢,使身体多处致伤,衣服被扯破,身上被写满诽谤大法的恶毒语言。

那里几乎每天都上演着恶毒灌食的丑剧,恶徒们将绝食者放置在见不得人的房间,每天灌食三次以上(玉米糊加水加盐)甚者灌食后鼻饲管整天不拔,持续几十天,致使很多受害者大小便都弄在被褥和裤子里,其痛苦惨不忍睹。为了掩盖、加重迫害,恶徒们还常常放录音机制造噪音。

恶徒有时在大法弟子绝食的情况下,变本加厉地体罚(罚蹲、罚站、罚跪或固定一个姿势长时间不准动…)不遗余力地打(揪、掐、拖、抻、拽、拉、摔…)而且不许呼救,不许叫喊,常用的手段是嘴上堵上毛巾或粘上胶带,有时大法弟子甚至被折磨得精神恍惚,或昏死过去,恶徒们都不肯放手。

有时因抵制恶徒们的恶令,大法弟子被多人多次毒打,最终导致身体多处致伤,腿致残,而且在事实面前恶徒们百般抵赖,万般狡辩,推卸责任。大法弟子因坚强不屈,不准去厕所,造成拉、尿在裤子里的事几乎天天都有,还剥夺了这些人下楼吃饭、正常集体洗漱、洗澡等活动的权利,更野蛮的是没有任何说理余地。

恶徒们在它们认定的“精神病”患者身上非法用药(针剂、片剂),也曾使用迷魂药迫害大法弟子,有的被送进精神病院,有的在劳教所内长期遭受迫害。

恶警们利用背叛信仰的学医者迫害大法弟子,所有的这类迫害几乎都是狱医动的口,叛徒动的手,一大队有个叫魏明霞的犹大(葫芦岛)经常被恶警们喊去到各个分队为迫害至骨折、脱臼的大法弟子“治疗”。

如搞什么不法活动(加期、判刑、放电影、听报告…)恶警们首先从上到下层层“布置”、“教化”,最低至“包夹”,对大法弟子进行严加看管,如有当场抵制、抗议者,它们便会蜂拥而上,进行暴力镇压。

在“特殊”情况下,“突发”事件中,警察常会“忍不住”急得“赤膊上阵”,指挥打骂、捆绑大法弟子,此时它们已来不及顾忌身上还穿着“警服”,也忘了自己伪善的“从不打人”之说。

在各种高压下,致伤、致残者多人,且是欲诉无门,恶警们同医院、精神病院勾结,捏造伪证,掩盖事实,欺骗家属和学员,不但可从中渔利,又可保凶手“平安”。

恶徒们迫害大法弟子的场所多在学员宿舍、一楼禁闭室(贴着不透明塑料纸或拉着窗帘的房间)和家属接见室、四楼小号,(有必要详细说明:一楼是家属接见室,二楼是浴池、会议室,三楼是家属住宿室,四楼就是小号)还有仓库、水房、浴池、食堂、家属住宿的闲房间等,都是一些见不得人的地方。

那里还常常高价卖各种蔬菜、水果、被褥、鞋、衣、书及各类日用品。经常以不定期的交“班费”的方式叫学员“集资”以此敛财。

另:恶警方X:所有到那里背叛信仰的人都要经过它的一翻歪理邪说的灌输,所谓的新生培训一般要二三个星期,还经常有序地搞“骨干”培训。

恶警相X:利用所内广播读“报纸”、“书信”、诽谤大法的文章,放“歌曲”…攻击大法,欺骗学员。(广播时间每天上午九点或十点到中午)

总之,诸如此类迫害,在劳教所内数不胜数,望社会各界的正义之士能伸出援助之手与我们共同谴责,抵制这场恐怖的暴力镇压,尽早结束这场浩劫。

正告马三家劳教所的恶警,立刻停止你们谤佛、谤法,迫害大法学员的恶行。

正告跑到马三家劳教所装神弄鬼三年之久的邪恶之徒赵咏华、苑淑珍,立刻停止你们对大法及大法弟子的犯罪。否则受到法律制裁和天理严惩的日子随时会到眼前。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