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村老年大法弟子被镇恶警绑票勒索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3年3月28日】我今年63岁了,农民,小学三年文化。由于我坚持修炼法轮大法,2001年1月26日,当地派出所恶警,镇妇联主任、村治保主任一伙把我从北京带回派出所。所长从我身上搜去80元钱装进私人腰包。后转至某市行政拘留所。我绝食抗议非法关押,所长和指导员对我强行灌食,把我双手反铐背后,用老虎钳把我嘴撬出血。过了一段时间后,把我转到洗脑班强行洗脑。在这期间我的家人受到很大打击,两个孩子被村治保主任恐吓,堂弟被派出所恶警绑架到派出所,吊在派出所的窗户上,逼我堂弟媳交15000元罚款,否则不放人。堂弟被恶警吊了整整一个上午,家人还是无法交钱。恶警于是逼我堂弟写了一张5000元的欠条。到了下午,恶警仍在威逼我堂弟,弟媳(不是修炼人)气愤至极,买来农药到派出所门口喝了两口。恶警不但不阻止还欺骗世人说:“她是炼法轮功的,我劝她,她不听,要寻死。”堂弟媳的哥哥得知此事后,立即将其妹妹送医院抢救,堂弟媳才脱离危险。弟媳的哥哥是人大代表,澄清了此事,后恶警在巨大压力面前退还了5000元的欠条。第二天,恶警带一帮匪徒闯到我家扬言要拆我房屋,并把屋瓦砸了一个洞,还逼迫我写了一张4000元的欠条,说那是到北京的路费钱,直到同年9月20日才释放我回家。

第二次,我于2000年12月19日到北京正法,再一次受到迫害。派出所所长一伙把我从怀柔看守所戴铐押到某市拘留所,由于我不放弃修炼,在2001年4月16日,我被恶警押到戒毒劳教所11个月。戒毒所指使犯人经常折磨和体罚我,直到2002年三月23日释放。

第三次受迫害,是2002年4月25日那天,我刚刚被放回家一个月,镇政法书记伙同村书记、村治保主任等,闯到我家强行把我绑架到拘留所内的洗脑班。由于我坚决抵制迫害而绝食,被“610”头目、国安大队恶警用木头撬我嘴,使劲在我腹部猛打。我被迫害至2003年1月5日,才走出魔窟,累计受迫害时间长达29个月。

(2003年2月)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