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西一年近七旬的女大法弟子被三次关押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3年3月28日】我是66岁的女大法弟子。修炼前,我一身的病,做过两次手术都无济于事,两个小腿烂了五十多年,全身上下没有好受的地方,整天就泡在药罐里,真是苦不堪言。是师父救了我,是大法给了我新生,使我身心受益。这么好的一部教人向善、使人身心健康的好功法却被江氏流氓集团残酷镇压,善良无辜的大法弟子受到迫害。以下只简述几点我亲身经历的迫害事实:

1、我就被非法关押三次。第一次是在1999年7月,我为了证实大法好,到北京上访,可是到北京西站还没有出站就被拦住搜身,后用汽车把我拉到丰台体育馆。那里已被关押约几万名大法弟子,都是来自全国各地,大家都井然有序地坐在地上,在烈日下曝晒一整天。警察不准我们买东西吃,不给水喝,也不让上厕所,连厕所的洗手水都不准我们喝。到晚上八点多钟用一辆大客车把我们江西学员拉到江西驻京办事处,晚上九点多钟才给我们一盒快餐,晚上就把我们丢在会议室坐一夜。23日把我们送往火车站,此时火车站已戒备森严,到处是武警把守,盘查过往来客,如临大敌,就这样把我们押回当地。在火车站武警持枪夹道看着我们下车,气氛很是紧张,后我们被县公安局押到看守所,非法关押14天,罚款200元,伙食费150元。

第二次是2001年2月18日,这次邪恶之徒使用卑劣的手段窃听我家的电话,得知我要去拿真相资料,公安及610向我单位要车,跟踪我一天,到晚上在我家把我抓去派出所审问。审问到凌晨1点多钟把我关进看守所。当时还把我女儿(不修炼)也抓去,在派出所关押5、6个小时不让她回家,外孙一人在家无人照管。恶警对我女儿进行威胁、恐吓;同时在我家没人的时候,这群流氓还非法抄了我的家,还到我女婿的父母家去搜查,强行将他弟弟做生意用的电脑拿走,数天后才被要回。这次又非法关押我42天后又把我劫持进洗脑班。在洗脑班强行对我进行洗脑,派专人陪同,限制我的人身自由。在洗脑班关21天,交款800元。

第三次更是莫名其妙,2002年2月9日,我正在家做午饭,县公安局带几个邪恶之徒到我家,强行把我骗上警车拉到一宾馆二楼一间房子里,一天一夜不给饭吃,不让睡觉,使用威胁恐吓的手段对我进行逼供,还将我双手挂铐在铁窗上,他们用这样的手段对付我一个老人。第二天(除夕前一天)又把我关进看守所,同时又非法抄了我的家。直到2002年6月17日才释放我回家,释放证上写着“未查到任何新的线索,无罪释放。”就这样我又被非法关押127天,交伙食费1250元。

2、看守所本是关押有罪的人的地方,结果这里成了迫害大法弟子的地方,而且那些罪犯受到狱警的唆使,还来监管大法弟子。那些罪犯整天满嘴脏话辱骂大法弟子,随意侵占大法弟子的财物,随意打骂。一个经济诈骗犯一巴掌把一位65岁的女大法弟子的牙齿打掉了。大冬天,我和一大法弟子的手都冻得大口往外淌血,那些罪犯却没有人性,故意安排我们洗碗。而那些罪犯却什么都要我们这些老太太侍候。

3、电视里“一言堂”的欺世谎言,使世人被蒙骗,受害极深,听不进大法弟子的忠言。我的亲妹妹(因父母早世,只有我姐妹俩相依为命)三年多来吓得不敢与我来往,也不敢写信,不敢打电话,不敢与我有任何接触。前不久,因我四叔去世,妹妹来吊孝,她偷偷问我的一个堂妹:我姐姐精神还正常吗?让人哭笑不得。

4、邪恶的政治流氓集团血腥镇压,株连九族。在这近四年的迫害中,610歹徒经常向我单位施压,公开敲诈勒索,向我单位要钱,要车。2001年3月为办洗脑班就勒索几千元赞助,要单位对我实行“四保一”。2002年春节前夕,恶人非法关押我时,要挟我单位站在他们一边,停发我的工资2千多元,至今未给。我的家人更是受到牵连,三次被非法关押。我女婿因此经常威吓我女儿,要离婚,责怪我女儿,说怕工作、孩子将来上大学、当兵等都会受影响,弄得我女儿思想压力很大。但她知道大法好,亲眼见证我修炼大法身心受益的事实,女儿几年来承受了很多。

我只是千千万万受迫害的大法弟子其中的一个,我的家庭也是千千万万个受迫害的家庭其中的一个。希望全世界善良、正直的人们帮助我们制止在中国的这场残酷的迫害,还我们师父清白,还法轮大法清白,还善良的大法弟子的生存权、自由权、信仰权。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