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陆大法弟子堂堂正正向世人讲真相的故事(43)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3年4月20日】99年在当权小人掀起这场对法轮大法迫害之前,中国大陆的每一个角落,无论城市还是乡村都有法轮大法修炼者。三年来数千万中国大陆的大法弟子,历经了魔难而变得越来越坚定、理智和成熟。面对无数深受欺骗的中国人民,大法弟子以大法赋予的理智、智慧、慈悲将真相告诉中国人民,救度着众生。

我们从根本上不承认这场邪恶的迫害,不承认旧势力毁灭众生所安排的一切。我们从根本上不承认所有对大法弟子的迫害形式。

下面是一组大陆大法弟子破除旧势力的安排,正念正行和堂堂正正向中国人民讲真相的事迹:

想把好人往哪里转化

2001年2月26日,邪恶之徒把我骗到敬老院的洗脑班。那里非法关押着大法学员共46人。不法之徒不让我们和任何人说话,把我们当犯人看着。我就又跟那里的人讲清真相,我告诉他们法轮功怎么好。我跟他们讲:“想把好人往哪里转化啊,而今,是老师给了我第二次生命。俗话说:滴水之恩将涌泉相报呢,更何况师父为我们付出那么多,给予我们这么多,给了我们全新而健康的身体,还教我们用宇宙特性‘真善忍’标准做个真正的好人,使我们道德变得越来越高尚。你们说,想把我们这些个好人往哪里转化吧。”一屋子人听完后都落泪了。我又说:“我们大法弟子被江××一伙迫害死了多少人,你们知道吗?这一场邪恶的迫害都是江××一人造成的,谁跟随江走,谁就是它的陪葬品。”后来,洗脑班解散了,我们回家了。

师父无时无刻都在我们身边看护着我们

在拘留所我在想怎么走出去,早晨我说我要去厕所,警察把铁笼子锁打开了,我和同修上完厕所,我说我冷在暖气边烤一烤,同修又进铁笼里坐下,我没进去,就在那站着。那警察又睡着了,我还在找机会和同修出去,她在笼子里说,走吧,我看她一眼没吱声,什么也没想迈腿就出了这房间。过一走廊,我也没看径直走向大门,到门前一看门没插严,稍微动一下铁栓就推开了门,有一些声响,我没太在意,只想走出去。就这样,我堂堂正正走出来了。

到了一个地方,我由于身上没有多点钱想去打个传呼,告诉同修出来接我,可传了两遍没回声,我想怎么办。突然想起家人有传呼,我想传一下吧,接通了,家人的话让我惊得不知说什么,眼泪差点没流出来——家人说,我正在去你处的路上。 我深深体悟到师父的慈悲,师父无时无刻都在我们身边看护着我们,安排着我们的一切。家人说咱家一亲戚今天从外回来让我到这来接,碰巧你打传呼传我,我说这真不是碰巧啊,是师父的精心安排啊!咱的亲人哪有这么巧,非得今天回,而且让你来接啊!这是师父让你来接我啊。

师父的呵护

老王(化名)原是辅导站站长,自720后本地公安局政保科及610的邪恶之徒经常来骚扰他。为了向世人讲真相,他购置了电脑及打印机,在家里制作真相资料。尽管邪恶之徒的干扰很厉害,但在师父的呵护下一直没出事。

今年7月份邪恶势力又开始新一轮的迫害,他预感到不安全,决定印完这批资料后将电脑和打印机转移。这天晚上,印完资料已9点多钟,他和妻子正准备搬电脑,正在这时,“610”的一个主任领着警察来了,由于毫无准备,房间里摆着两大箱真相资料,他们刚将资料收拾好,警察已经进屋了。为首的“610”的主任拿着搜查令,嚣张地说:“只要从你房间里抄出一本书或一张法轮功资料,我马上拘捕你。”这对弟子夫妇心里很紧张,但表现得很平静。老王说:“你们坐一会,我去趟卫生间。”于是他的妻子稳住那些公安,老王去内屋,电风扇正吹着电脑呼呼响,电源插座还露在外面,老王忙把东西收好。两人同时在心中发正念,请老师帮助弟子抵制邪恶,清除另外空间破坏大法的生命,保护大法弟子省吃俭用、辛辛苦苦打印出来的真相资料及大法书籍。结果老王联系学员的手机就在他们眼皮底下他们也没看见,翻了半天硬是没翻到一本大法书籍和一张真相资料,折腾了近两个小时,一无所获,只好灰溜溜地走了。 师父真的在无微不至地呵护着弟子们啊!

一位长春大法弟子的故事

1) 辰光(化名)是长春弟子,98年得法,职业是农民。他是最早走出来证实法的弟子中的一个。99年7.20来北京上访之后,就再也没有回家。开始时,他在北京的街头流浪,吃了很多苦,虽然不明确该做些什么,但他想:“如果师父回来,总得有人保护他呀!我愿用自己的身躯挡住射向师父的枪箭。”那年他刚刚20岁,个子不高,看上去挺瘦小的。

后来到北京的弟子逐渐多了,他就开始组织各地的大法弟子交流,谈对护法的认识,明确应该去上访或去天安门正法。交流时听他讲话,语气平静而坚定,言语中的能量和慈悲的力量使听者落泪,心中升起护法的坚定正念。

2) 99年10月我们去天安门证实法,被非法关押。在从北京市公安局(七处)转往分局看守所的警车上,我又遇到了辰光。他告诉我,当时他的手机被监听了,公安一直找他。他回到家乡后被抓,送到看守所时,他的母亲和妻子已经都在里面了。长春公安对他拳打脚踢,用脚踩他的脸,他都没有还手。预审说:“你使几千人走上了天安门。”详细地问他在北京的每一天都做了些什么,见过什么人。那也是一种痛苦的折磨。恶人把他当作“第二梯队”的大人物,非常重视,用专机把他从长春送到北京,他下飞机时,看到机场上密密麻麻的都是公安,象迎接国家元首一样。在七处的号里,闲下来时他就想《转法轮》的内容。他说:“我后悔在外面时应该再多做些工作。”看着他年轻的面孔,和经历了诸多痛苦魔难后依旧平静祥和的神情,我再一次被他的慈悲和对法的坚定感动,他心里没有自我,只有正法。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