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综合:中国新闻封锁导致萨斯病蔓延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3年5月7日】

  • 中国新闻封锁导致萨斯病蔓延

  • 参考资料:SARS揭开中国更广泛的丑闻

  • 中国新闻封锁导致萨斯病蔓延

    在一种传染性极强的致命性、无药可治的传染病发生的时候,对疫情进行隐瞒、压制、甚至散布假消息说天下太平、传染病没有发生、或已经得到控制、很容易治疗,这种做法是非常不负责任的,是愚弄人民。中国政府在将近半年的时间里,就是这么做的。中国政府在对待法轮功的问题上何尝不是这么做的呢?它在关系到其本国公民公众健康这样严肃的问题上撒谎,那么它对法轮功的诬蔑性宣传又有多少可信度呢?

    美国之音5月6日报导,在世界其他国家和地区基本得到控制之后,萨斯病在中国继续扩散。中国国内外的观察家们普遍认为,中国的新闻封锁使非典型肺炎得以在中国广泛传播,酿成今天难以对付的失控危机。

    在过去的三个星期里,非典型肺炎,也就是萨斯病,终于成为中国官方控制的新闻媒介的报导重点。但是,在此之前的五个月的绝大部份时间里,中国官方控制的新闻媒介不是闭口不提非典,就是散布非典的假消息,说非典已经得到“有效控制,”中国已经摸索出一套“行之有效的防治非典的方法。”与此同时,非典型肺炎在中国四处扩散,并且传播到世界五大洲,给中国和世界许多国家造成了现在还难以估量的巨大损害。

    *非典事属自然疫情扩散出于人为*

    在纽约出版的政论杂志“北京之春”的主编胡平说,非典病毒在中国出现,可以说是一种自然现象。但是,让这小小的病毒引起的传染病从去年11月中旬开始得以由点到面,扩散全中国、威胁全世界,却一点也不是出于自然,而是出于人为,是中国执政党××党半个多世纪以来长期一贯的新闻封锁政策造成的。

    胡平说,中共的一贯做法是,遇到突发的新闻事件,首先要从维护政权的角度进行封锁,在有关非典消息的新闻封锁上,中共的做法是典型的:“至于这么做会导致多少老百姓在不知情的情况下染上萨斯病,这一点在中共官员心目中是很次要的。对他们来说,人命只有统计学上的意义。只要数目限制在一定范围之内,就可以忽略不计。”

    世界舆论普遍认为,在一种传染性极强的致命性、无药可治的传染病发生的时候,对疫情进行隐瞒、压制、甚至散布假消息说天下太平、传染病没有发生、或已经得到控制、很容易治疗,这种做法是非常不负责任的,是愚弄人民。中国政府在将近半年的时间里,就是这么做的。

    *封锁疫情招致广泛批评*

    在非典型肺炎从中国扩散开去之后,香港、台湾舆论,以及一贯对中国政府非常客气的新加坡领导人强烈批评中国政府在非典型肺炎问题上长时间强制实行秘而不宣的新闻封锁,给周边国家和地区造成灾难性损害。世界卫生组织的专家也对中国政府在非典型肺炎的问题上误导公众的做法提出了批评。

    到目前为止,中国政府还没有正面回应来自国内外的强烈批评。但是,中国政府控制的大众传播媒介现在开始大力宣传,现今的北京政府在如何树立“负责任的大国形象”,中国政府在如何努力争取“取信于民”。这似乎是间接地承认,中国政府先前给全世界呈现了一种不负责任的大国形象,是失信于民。

    中国××党前高级官员、前中国总理赵紫阳的秘书鲍彤发表评论说,封锁消息是中共长久以来的应急机制。这个机制的大致运作方式是,一旦发现有什么不妙的事情发生,就先封锁消息,假如消息实在封锁不了,就制造假消息。鲍彤说,在致命的传染病非典型肺炎疫情发生之后将近半年的时间里,中共用于封锁非典消息的力量,要比对付非典疫情的力量大得多。

    *封锁疫情后患无穷*

    由于中国长时间的新闻封锁,中国以及世界各地的许多医务工作者和公众对传染性极强的非典型肺炎没有防备,从而受到感染,许多人死于非命。

    美国保守派思想库“传统基金会”的中国问题专家谭慎格说:“××党政权的问题是,它总是控制新闻媒介。××党政权觉得,假如能够控制新闻,就能控制事实。这是××党意识形态当中的普遍问题。我认为,通过控制新闻媒介,中国××党政权确实是造成了严重的非典型肺炎问题。”

    谭慎格认为,封锁消息,封锁非典型肺炎的消息,是典型的××党行为方式。另外,中国的公共卫生系统非常不完善,没有能力对付这种突发性的致命性传染病。

    *越南与中国形成鲜明对照*

    但是,另外有许多观察指出,越南也是××党政权,而且越南的公共卫生系统比中国更不完善,更没有能力对付这种突发性的致命性传染病。但是,在人们还不了解的非典病例在越南出现的时候,越南当局立即寻求国际援助,并马上采取大规模行动,向公众发出警告,从而避免了广大的越南公众受到非典型肺炎的危害。用华盛顿邮报的话说就是,“中国跟越南形成了鲜明的对照。”

    中国因试图掩盖疫情扩散而受到广泛的批评,但越南从一开始就欢迎外来援助。越南是最早控制了萨斯病扩散的国家。与此同时,中国依然在跟不断扩散的萨斯病搏斗。


    参考资料:SARS揭开中国更广泛的丑闻

    《国际先驱论坛报》(The International Herald Tribune ) 5月2日发表 Jasper Becker 的文章:SARS揭开了中国更广泛的卫生丑闻(SARS unmasks a wider scandal; Health in China )。

    文章说,北京市长孟学农,卫生部长张文康因为服从党的命令而被惩罚,这是一个没必要的好迹象。孟和张隐瞒真实的SARS病例是因为党的权力依赖于高速的经济增长,而什么也不能阻止这一目标。两名官员被发现隐瞒,仅因为一名正直的中国医生敢于揭露北京所掩盖的SARS病例。

    文章指出,中国卫生系统不彻底的改革简直糟糕至极,中国正在为此付出代价。最负担不起的农民却要承担全部医疗费用,而富裕的党内精英和国有企业雇员却享受着大量的医疗补助,这消耗了国家卫生预算的大部分。只有付得起药费的人才能指望治疗SARS、艾滋病或其它现代病。

    文章说,现在人们在中国看到的是大规模的政府动员,进行抗SARS的战役,媒体毫无疑问地会歌颂全能的党。这样的战役只会带来暂时的成功,但会导致未来的失败,就象SARS三月份在人代会召开期间为了保护党的荣誉而被隐瞒,这导致亚洲和世界失去了控制疾病的宝贵的时机。

    为了有效地抗击SARS,中国共产党必须停止直接对媒体的控制,允许记者自由地报导公众关心的事情。这种欺瞒风气在中国高官宣传一项项重大胜利时屡见不鲜,如清理黄河和淮河,但通常是在这些责任人升迁或平调到其它地方后,这些事迹被证明是假的。

    常识告诉我们SARS的爆发与不计后果的追求增长有关系,这使公众健康付出了重大代价。大多数中国人喝世界上最脏的水,呼吸世界上污染得最严重而危险的空气。中国有着异常高的胃癌和肝癌发病率,而治疗患者的费用使许多家庭破产。这样的故事,象其它事一样被掩盖在虚假的统计报告里。甚至在北京,或许它是中国最富裕的城市,文玉河的臭味千米外都可闻到。每个沟渠和运河都充斥著腐烂的垃圾和工业废物。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