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修炼做好人被当地派出所棒打镣铐、高额勒索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3年5月7日】99年11月份,我们一行十多个人去北京为法轮功上访讲真相,被朝阳区联防队抓了起来并通知当地公安局把我们拉了回来。回到当地天还不亮,零下十多度的冷天,警察让我们在院子里蹲着。

8点他们上班后,就把我们铐在了树上,一天也不给饭吃。也不知几点了,天黑了好大一会儿,来了几个人,把我们松开,押回了派出所。一个所长跑来说谁不听他的话,就尝尝他的厉害。到了晚上,我对同修说咱们炼功吧,我们刚盘上腿,那个所长手里拿着胶棒骂着就进来了,朝我们背部每人三棍,又让我们出去。我们几个在前,一位70多岁的老年大法弟子在后面,恶警所长一脚就把她踢倒了,她爬起来向外走,恶警又一脚把她从一米多高的台阶上踢了下去,那已经是70多岁的老人了!这个邪恶之徒残忍的一边打,一边骂,把我们4个人铐在了双杠上,三个多钟头,直到他们要睡觉了才把我们放下来。恶警所长还不解气,命令他的手下把我们铐在了连椅上,他顺手把桌子上的一杯水泼在我的头上脖子里,又向我们4人左右开弓一顿耳光,才骂着走了。

他们想着法折磨我们,抄家,把我们家衣橱的衣服单的、棉的都抖搂开,还把街坊四邻、亲戚找来,劝我们写“保证书”,干扰得人家都不能正常上班生活。最后,由于阳历年,他们要放假,才放了我们,但每人罚款3500-3800元。

转年正月二十八,两会期间,又说给我办班(洗脑),把我抓了去,去了一看,还有邻村的三位同修。在那里,还是那个所长说要饿我们两天,我们也就不吃了,四天多一口水也没喝。他们又叫乡里、村里干部,去劝我们写“保证书”,他们找借口下台阶,我们坦然不动,最后不了了之。

到了农历五月,同修们在我村开了个法会,被坏人举报,又把我绑架到派出所。恶警对我过电、铐、不让我吃饭、不让睡觉,把我送拘留所半个月,又接回来关在一处民宅里,不让炼功,冬天铐在阴凉处,夏天铐在太阳地里,恶警拿着枪、电棍。六月天我绝食绝水4天,这样得到了炼功的自由。过了“八一”,警察才放了我们,每人被勒索3500元,加拘留费300多元。回到家,庄稼地都荒了,地里的草比苗高。这几年,我们真是被江氏集团迫害的居无宁日。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