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诉状:江氏集团将健康人折磨成残疾人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3年5月9日】现向“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投诉江泽民为首的党羽和爪牙运用造谣诬陷的流氓手段,罗列莫须有之罪名,违反司法程序,无理判法轮功学员,纵容唆使公安警察对大法弟子严刑拷打、刑讯逼供、人身侮辱等犯罪事实。

我于1997年修炼法轮功,受益匪浅。1999年7月20日,江泽民无理迫害法轮功后,我曾两次进京上访,都被县公安局政保科接回后,不法恶人对我动刑,并将我送入看守所。两次分别罚款500元和2600元,让家人做“保证”才放人。

2000年春节,我们十几个同修聚了一次。几天后,公安局刑警队在一位大法弟子家将其非法绑架,并罗列了十大莫须有的“罪状”,非法判了他5年,同时非法抓捕了另一位大法弟子非法判了5年。

2001年7月7日,由于上访我失去了工作,只好在自家的饭店打杂,上午9点多我去菜市场买菜,碰到两个女恶警和一个便衣,他们强行把我推上车拉到公安局。来到公安局政保科,张××拉下脸,要我承认在县政府办公楼发真相传单,以及诬陷同修,我说我不认识他们。张瑞玉说:“你不指证×××,就别想走。”说完把我铐在床头不让休息,也不让吃喝,他自己睡在床上。

下午3点,于××(恶警)和张××(专业打手)带我到北屋,把门关好,背铐双手铐在床头,即站不直又蹲不下,一会儿我就受不了了,刚低下头,于用木棍“啪”打到头上:“说,你不承认发传单就得吃苦头,这是你自找的。”张这时也从柜子里找出一根长木棍,狠打我的腿,还恶狠狠地说:“看你嘴硬还是棍子硬!”我说:“你这是执法犯法,强行逼供。”我这一说张打得更厉害了:“告去吧,打你法轮功也不犯法,打死白打。”于、张两恶警不停地用棒子打我,不知打了多久,我有点头晕支持不住了,于就说:“你还是炼法轮功哩,这么不禁打。你看人家宋××连闯三关都过去了,几棒子打下去不吱声,后来我们用绳子把他手脚捆起来抬高高的,再往地上摔,使劲蹾他脊梁骨,钻心地疼他都不吭一声,你别装了!”这时我只感觉眼冒金星,胳膊、腿已经麻木好象失去了知觉,禁不住想上厕所。有人把我扶进厕所,我迷迷糊糊解开腰带,但裤子已经脱不下来了,全身黑紫色,都肿了,连汗毛孔都涨得很大,脸也肿起来了,后来我就昏过去了。

当我醒来时,我已经躺在公安局附近的一个诊所的床上,左手还铐在床边的暖气管上,右手输着液,恶警张××按着我,周围有七、八个人围着我,半醒半昏时我听见县公安局副局长、“610”负责人胡×说:“有人问起就说是感冒发烧。”隽××说:“咱们停几天吧,我看×××早跑远了,不可能抓着了。为这事我真累得受不了啦,浑身不舒服。你们看,蔡××(心狠手辣,县迫害大法弟子的首恶,原政保科副科长)又出车祸又闹病,小于又差点出事,××输液都下不了床,现在又有这事。”我又听见于××说:“也是怪,打×××(指一位大法弟子)的时候,打的时间又长又重,倒没见什么事,×××(指一位大法弟子)也是连打两天都没事,谁知道她(指我)这么不禁打。”隽说:“人的身体素质不一样呗。”由于我时昏时醒,它们说的话我也听到一些。

7月9日也就是两天后,我仍处于时醒时昏的状态,为掩人耳目,它们趁晚上天黑时把我送到县医院内二科,放在一个没有人的房间。恶警胡×向医院撒谎说:“这是炼法轮功的,重感冒不吃药,强行送来了。这回不吃也得吃!”并要求医院专人看护。我清醒时看到七、八个男干警按着我,把我手脚分别铐在床头四角的栏杆上,让护士给我输液,胡还恶狠狠地说:“到这儿可由不得你了!”

第二天让两个保安看管我,而护士当中有一个是我老乡,她掀开被子,见我的两腿被打得紫黑紫黑的,吓哭了:“怎么打成这样了?”后来我听说因为她告诉我的家人我的情况,差点被医院开除,写保证不将此事泄露才算了。

7月14日我刚能走,又被送到县看守所。这里的犯人有人认识我,胡×怕别人知道它们干的丑事,19日把我关到某市看守所。到那后,恶人又打我,还逼我诬陷同修,我不干,张××又打我;有一次恶警张和于在打我时,被看守所所长发现,并及时制止,两人才放手。

同年9月19日张××和两个女干警送我到劳教所。路上张说:“××劳教所‘转化率’(洗脑率)挺高,弄不好几个月就把你‘转化’(洗脑)了,就算‘转化’(洗脑)了,你也得在里边老实呆着,反正关你三年!”

到了劳教所二大队,恶人又开始折磨我了。这里恶警孙某、赵某、王某、孙某、志某表面挺和善,暗里出坏主意,不让睡觉,轮番让犹大们强行洗脑。

2002年3月11日被送到石市劳教所四大队,由于我不配合邪恶的命令,四大队二中队队长乔××让我站墙根儿,时间一长我就昏倒了,后来左腿不能动,出现肌肉萎缩,生活不能自理,乔认为我装病,竟把我抬到省二院做强刺——高压电流强刺激神经,一般人都是做几分钟,为了折磨我,给我做了半个小时。最后定为肌肉萎缩,历经11个月,在没有任何理由、在不公正的对待下,把我一个健康的人折磨成残废人。2002年5月25日,它们把我推给了我的家人。

回家后,通过学法炼功,没多久我就能走路了。县“610”歹徒又开始对我骚扰,到我家抓人。在此情况下,我又被迫流离失所了。作为见证人,我可以为县“610”恐怖组织、公安局、石家庄劳教所如何迫害大法弟子作证。

作为受害人,我强烈要求“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尽快对××县迫害大法弟子一事进行调查,做出公正的判决,还法轮大法清白!还大法弟子一个公道!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