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被洗脑班十几人持械殴打致胯骨脱臼、两根肋骨断折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3年6月20日】我是河北省大法弟子,1996年得法修炼法轮功。炼功前,我体弱多病,低血糖、血压低、严重脑血管出血,经常休克,每年治病花费至少5-6千元。还有最令人讨厌的最顽固的一种皮肤病,就是人们常说的牛皮癣,医生称神经性皮炎,从我14岁患上一直到42岁,几乎各大医院所有的药物全用过了,治了28年也没有任何效果。而且,在我刚刚遇到法轮功的时候,到医院检查身体,做B超查出肚子里有肿瘤,医生告诉赶紧去北京治疗做手术,千万不能再耽误了,当时我的心就凉了,因为当时家里根本就没有钱。

我在1996年就下岗了,失业后分文没有,我丈夫在外地打工也不顺利,干一年活儿下来也不给钱,连续三年都被人坑了,还有两个孩子上学,根本就没有钱治病。我左思右想的整整十天十夜都没有睡着觉,当时那种心情就不用说了,我心里想,人早晚也得死,就让它随其自然吧!

从此以后我就再也没想过治病,只是每天早晨5点半起床,炼半个小时或一个小时的法轮功,有时间就看会儿书。不知不觉六年多了,一片药也没吃过,现在我的身体一切都正常了,什么病都没有了,包括困扰了我28年的牛皮癣也痊愈了。我感谢师父,感谢大法,是法轮大法解除了我多年的疾病痛苦。

这是我自己亲身体验到的。这就说明了法轮功不是一般的功法。法轮功不只是能治病,里面还有更高深的内涵,主要是度人,普度众生,教人向善,能使人类道德回升。

1999年7月20日我进京护法,被北京便衣特务强制抓上汽车,两天不许吃饭,不许上厕所,在阳光下曝晒,两天后于7月22日送回,受到非人待遇。

1999年9月6日我再一次进京护法,9月20日被当地公安抓回,在拘留所关押半个月。后转入洗脑班,我绝食5天后被放回家,回家后才知道恶人向家人共勒索现金5000元左右。

2001年11月6日,我还未起床。突然,县政保科科长及恶警疯狂地闯进我家。当时我一个人在家,我问他们是干什么的,他们说:“我们是公安局的。”我说:“你们拿出证件来。”他们说:“我们就是土匪……”话音未落,恶警张X一把就薅住我的头发,我就大声喊:“让我穿衣裳,让我穿衣裳……”当时,张X把我的双手背铐上,我使劲喊,他就不停地扇我耳光!另一群恶警把我家的三个居室、客厅、厨房、卫生间、阳台,全占满了,开始乱翻。恶警们翻了多长时间,张X就打了我多长时间。当时,把我的头打的像木头一样,什么也听不清了,也看不清了。因我不跟它们走,它们就拽着铐着我双手的手铐,从三楼一直拖到楼下,使劲往车门口一推,连踹带踢把我按在了车上,头贴着地。恶警使劲踩着我被铐在后背的双手,手铐都“咬”进了肉里边。

送到洗脑班,恶警们用脚把我踹下车,洗脑班里围上来十几个人,拿着各种打人的凶器,开始乱打。他们一边打,一边骂我流氓(因恶警绑架我的时候不让穿衣裳,只穿着秋衣、秋裤)。它们拿出所谓的“转化服”让我穿上,我不配合。它们就又开始乱棍打,用脚踹,铁棍打,直到把我打昏过去,他们还说装的。把铁棍烧红了烫,用电棍电,然后把我铐在床头上。我多次昏过去,当我醒过来的时候,我的腰疼痛难忍,我就不停的大声喊,医生一查,说:“胯骨脱臼,肋骨折了两根,肌肉严重损伤,便血。”

在洗脑班里,还有许多大法弟子同时在洗脑班被迫害着,迫害手段令人发指。

在冬天晚上零下8度的情况下,洗脑班人员强迫大法弟子们在院子里看攻击大法的电视。咳嗽一声不喊“报告”就打嘴巴踹两脚。晚上逼着坚定的女大法弟子喝满满的三碗特别稀的稀饭,不让上厕所,把大法弟子的洗脸盆都拿到外面去,洗脑班的首恶说:“就让他们在被子上尿,白天给他们晒”。在晚上零下10度左右的情况下,强迫坚定的大法弟子穿着秋衣、秋裤在外边,吊在房顶上打,灌尿汤,灌咸菜汤,强迫大法弟子一顿吃十个馒头……。把大法弟子用铁链子捆在树上,换着班儿地打,让60多岁的老太太连着做俯卧撑,做不了就打,在外边罚站。有时把大法弟子吊在房顶上5天5夜。寒冷的冬天,大法弟子在外面站着,把两只胳膊伸直,在上面放满满一盆水,长时间站着,盆子底下强迫一个大法弟子在下面蹲着,只要一动,水就会洒在蹲着的大法弟子身上……

邪恶之徒为了达到其邪恶目的,半夜里把大法弟子从睡梦中惊醒,强迫大法弟子们一个背着另一个在院子里跑步,稍有不从就肆意打骂。还经常把刚抓进来的大法弟子,把两个大法弟子用铁链双脚离地的吊在一起,用一个细木棍去支住两个人腰部,大法弟子被吊着、旋转着……大法弟子们在这种充满邪恶与恐怖的环境下日夜经受着折磨。

由于被打伤得严重,我躺了30天,绝食抗议。最后他们看着不行了,才给家里打电话,接回家。由于恶警们抓我时,拿走了我家所有的钱,我丈夫多次找公安局要钱,他们不承认。后来我丈夫又找到我单位的人,跟他们说了事实情况,因他们对我家很了解,于是,他们就跟我丈夫一起去找公安局,结果只给了700元。因所有被恶警抢走的大法学员家的钱从没人要过,因此公安局不法人员伺机报复,在2002年,我的丈夫出去发真相材料被恶人跟踪,被抓,当时就被送进看守所。恶警从他的身上翻出我家的房门钥匙,拿着钥匙随便出入我家,到处翻。我和两个孩子的生活被严重地打乱了,恶徒随时都有可能闯进来。

一次恶警张××又带着一群土匪拿着我家的房门钥匙闯进我家,抄走我家刚刚借的2000元钱,这是给孩子交学费用的。在没有办法的情况下,为了让孩子上学,我只好把仅住了5年的楼房给卖了。公安局采用各种手段给我丈夫罗织罪名,想要判他刑。2002年9月公安局告诉家里要判15年,还说:“你们家不是卖了房了吗?只要拿3万块钱,就可以少判几年。”有一个人说他家都倾家荡产了,哪有这么多钱哪,张××说:“就得叫他倾家荡产。”当时家人很着急。他弟弟和姐夫找到公安局,问他们少拿点行不行,公安局说拿10000元明天你们就接回去。一听说此消息,家里人急急忙忙几家合起来凑了8000元交给了公安局,结果至今也没有放人,还在看守所被非法关押。

我亲身经历、亲眼所见的当地不法人员迫害大法弟子,有恃无恐,比法西斯还有过之而无不及。在全中国范围内又有多少大法弟子在遭受着残酷的折磨与凌虐!我把我的亲身经历写出来,希望我热爱的中国善良的同胞们,认清江氏政治流氓集团的谎言与恶毒。请您记住“法轮大法好”。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