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闯出看守所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3年6月29日】2003年1月15日我和资料点同修联系,我打了几遍传呼都没有回话,我也没有想到会有问题,由于同修的传呼落到邪恶之徒的手里,这样邪恶之徒查到了我家的住址,后来听同修说我打一遍电话,邪恶之徒根本没有在意,传呼又响几遍,他们才发现,结果造成这种迫害的发生。

暴徒在家里把我绑架,同时抄了家,抄家的情景跟电视上演的文化大革命时抄家的情景一样,大柜、小柜,墙角、旮旯没有没翻到的,东西扔得到处都是,把家属都吓坏了,他们从来没有看过这么可怕的场面。

我坚决不配合邪恶,邪恶歹徒把我抬到警车里拉到派出所,又把我从车里抬出来,我就喊“法轮大法好”,由于派出所在集面又正好是集,很多人都听到我的喊声,几经折腾把我送进看守所。

从它们绑架我开始,我就绝食绝水,功友告诉我,只要发现绝食,邪恶就要“灌食”、“拉镣子”,“拉镣子”就是将手铐穿过脚镣的最下面的一个环锁在一起,生活不能自理,在我没被送去前几天,一个功友因绝食不配合邪恶,被“灌食”、“拉镣子”、“关小号”,迫害死了。我听到这些也没有动摇绝食的信念。十天以后我出现了病态,我跟号长说我犯心脏病了,因为我进去的时候,邪恶问我有没有病,我说我炼功之前有心脏病,号长报告管教,大夫给我量血压,心率都不正常。从此以后,我就公开绝食,理由是我要见原办单位。第二天管教阴沉着脸生气的问我吃不吃,我就坚定的告诉它不吃,它说:“半小时以后给你‘拉镣子’”。我心想你说的不算师父说了算,心里没有一丝一毫的怕,结果她没给我“拉镣子”,以后也再没提“拉镣子”的事。

邪恶之徒变招了,把我和另两名功友关在小一点的号里,有一个功友一直不报姓名,邪恶把她叫无名,还有一个姓兰,这两个功友都被邪恶迫害得很严重,无名被灌食灌得吃啥吐啥,哪怕喝一点水,马上不知不觉就吐出来,兰是在劳改医院口吐白沫,抽的不省人事,被送回来,即使这样了,邪恶还不放她。随后,邪恶又把几个犯人,有年轻的、还有老太太七、八个人调到这个号,给这几个犯人施加压力,叫她们逼我吃饭,强行给我们三个人打针,由于我不配合打针,邪恶就叫男犯人按住我。管教跟这几个犯人说我不吃饭,就不叫她们回大号过年,她们每个人都买了很多好吃的,管教不叫她们带到这里来,这样犯人就象疯子一样骂我、打我、给我灌盐水、喂饭,有一天一个岁数比较小的犯人哭了,她们说就我没有同情心(这完全是邪恶迫害造成的,我们也是受害者),这里又冷又脏,如果我吃饭她们就不用陪我在这受罪了,等等,反正谁说啥我也不听,就是背法、发正念,我一直都感觉到是师父在加持我、在点化我。我就是坚信是师父在安排我的一切。当这几个犯人说明天就要过年了,原办单位都放假了,谁来见你,凭什么见你,我就斩钉截铁的告诉她们,就凭我是主佛的弟子,我想见谁就见谁。果然原办单位在当天上午真的来见我了,然后通知家属就把我接回来,我就这样堂堂正正闯出了魔窟。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