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系列短剧(第四集):好人好事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三年七月二十日】下载方法:按鼠标器右键,在弹出菜单中选择“目标文件保存为……”(Save Target As……)。

Real格式低清晰度在线观看(20分26秒)下载观看(5.1MB)
Real格式高清晰度在线观看(20分26秒)下载观看(33.3MB)
MPG文件下载直接下载(208MB)分段下载(点击)


第四集:好人好事

本集新人物:钱姓警察,三十多岁。

(韩总、志强、潘垣、小宁排成一行,在演习会演节目。此刻,大家正交头接耳地议论台词。)
韩总:怎么样,大家准备好没有?我们给曲大主席来一遍, 开始!

(四人一齐拍手:咚咚锵,咚咚锵,咚锵咚锵咚咚锵。)
韩总:开放搞活引技术,
小宁:全国人民忙致富;
潘垣:精神文明没同步,
经理:难稳住。
(四人一齐拍手:咚咚锵,咚咚锵,咚锵咚锵咚咚锵。)

韩总:“三个代表”新高度,
小宁:少生孩子多养猪;
潘垣:学习雷锋老套路,
经理:有难度。
(四人一齐拍手:咚咚锵,咚咚锵,咚锵咚锵咚咚锵。)

韩总:好人好事多奖励,
小宁:扬善抑恶要牢记;
潘垣:看到路人丢钱包,
经理:是我的。

潘垣:哎,错了,错了,是“要骗你”。
经理:呦,错了。
小宁:噢,演砸喽!
曲艺:继续,继续。接着演
经理:后边的还没编呢。
曲艺:,我们可是进出口公司啊,怎么连养猪都出来了?嗨,我看呀,你们这次汇演是没戏了。
小宁:哎,这不是我瞎编啊。上一次我出差亲眼所见,铁路边墙上斗大的字,“以‘三个代表’指导计生工作,少生孩子多养猪”。
曲艺:哎,怎么一提“三个代表”就乱了,我看呀,这次学雷锋啊,要紧扣精神文明。
小宁:哎,说到这儿啊,还真提醒我了。现在这网上有一特别报道,大家来看看。来,来,来,来,来。
(说话间,小宁打开计算机,屏幕上出现江××开会睡觉、大哈趄、挖鼻孔的画面。)
小宁:请看,江主席如何贯彻精神文明:这文明时不精神。
(画面转到江××直勾勾盯女服务员的画面,经理继续念。)
经理:这精神时不文明。这记者厉害啊。
小宁:绝了

潘垣:真恶心。
韩总:好了好了,别扯远了。这次学雷锋活动,主题是“当好人、做好事”。嗯,总公司有要求,每个人都实实在在做件好事。
曲艺:哎,你们有没有什么打算呀?要争取有新意啊。
潘垣(从抽屉里拿出一条毛巾):那还用说,我呀,明天为五保户擦窗扫地。
经理(从墙角拿起一个打气筒):我为路人义务打气。
曲艺:哎,等等,等等……想起来了,明天总公司组织去天安门广场擦护栏,哎,你们部门派谁去呀?
(韩总、经理、潘垣不约而同看着小宁。)
小宁(注意到大家的目光,一挺胸。):呃,我去,呃,那个当好人、做好事,呃,义不容辞啊。
(大家向小宁投去赞许的目光,曲艺回过头继续和韩总、经理说着细节。)
(潘垣、小宁一起走回办公桌。)
潘垣:哎,李小宁,你还真行,挺身而出,像个男子汉。
小宁:是吗?你不说我还真忽略了自己的优点。希望今后多多提醒。
(潘垣一撇嘴。)
经理一边摆弄打气筒,一边哼唱:学习雷锋,好榜样……
(气筒突然卡住,画面黑。)

(日历指向星期一。早上,经理推门走进办公室。潘垣正在擦桌子。)
经理:小潘,早。
潘垣:经理早。
(韩总衣袖高挽,手拿一块毛巾从会议室走出来。)
经理:韩总,您这是?
韩总:嗨,应该的,“学雷锋”我也不能落后啊。今天早上碰到曲艺了,据说咱们部门表现还不错。上个星期五的活动怎么样啊?
经理:呃,义务打气挺受欢迎的,嗨,都怪我不小心,喝口水的功夫,不知道哪个小子把气筒给顺跑了,这气筒还是借的,这下可麻烦了。
(韩总看看墙上的钟,已经9:10。)
韩总(一皱眉):哎,这李小宁怎么还没到啊?
经理:是啊,八成路上又学雷锋去了?应该来了,应该来了。
(韩总、经理各走自回办公室。)

(潘垣正在打字,韩总从办公室出来。)
韩总:潘垣,把这次进口计划书拿给我看看。
潘垣:还在李小宁那儿。
韩总:李小宁呢?
潘垣:好像还没到。
韩总:打电话来了吗?
潘垣:没有。
韩总:什么天大的事儿啊,连个招呼都不打?说不来就不来,也太随便了!给他家里打个电话,耽误了工作,影响了业务可不行!
潘垣:行,我这就打。
韩总:等等,让王经理打。
(韩总转身进办公室。)
============================
(总经理办公室内,韩总正在窗前来回踱步低头思考。经理敲门进来。)
经理:韩总,这我能想到的电话全打了,他们家里也正满世界找人呢。
韩总:随随便便,这次一定要处分,不管什么原因。
经理:这几天没见人影,不会是出事了吧?
潘垣:喂?李小宁不在,我们也在找他。
韩总:嗯……再找不着的话,跟人事部打个招呼。
(正说着,电话铃响。)
韩总:喂?曲艺啊……什么?李小宁找着啦,
经理(吃惊地):在哪儿呢?
韩总:被公安局请去了!
经理:啊?!
潘垣:啊?!
(潘垣听见动静从门外跑进来打探。)
韩总:行啊!这次咱们部门也跟着出名了。这么搞可不行,这件事一定要向总公司汇报,咱们这儿庙小,装不下他。
潘垣:这李小宁又干什么了?怎么这么不争气。
经理:韩总,这先别着急,这知道人在哪儿就好办了,这小子犯什么事儿啦?
韩总:谁搞得清啊?有人说李小宁打人了,有人说李小宁被打了。上星期五就进去了。
潘垣:啊,去了三天了。
经理:不会吧?上星期五不是学雷锋吗?

总办外有人问话:“有人吗?”
(大家一起走出总办。)
警察:李小宁是你们这儿的吧?我姓钱,分局的。
(众人一愣。)

(会议室内。)
警察:李小宁现在已经被拘留了,扰乱社会治安,涉嫌参与恐怖活动。他的问题是很严重的,劳教应该是肯定了。
经理:这事很突然,我们得尽快把情况搞清楚。你们分局刘大队长管这事吧。
警察:我懂你的意思,我也想帮忙。不过,这个问题是610办公室一手抓的,找谁都没有用。
经理(点头):噢。你看,这小宁啊是我们的业务骨干,一时半会儿还真离不了,你看有没有什么办法?
警察:没什么办法。(稍作沉吟)除非…… ……单位保释。
韩总(一直皱眉沉思,此时对经理说):那就快跟人事部联系,开个介绍信吧。
(警察面露不耐烦。)
经理:呵呵,韩总,老钱的意思是给点儿押金。
韩总:押金?
警察:钱可不是我们拿啊,押金最后是要退的。当然了,这里里外外的费用也是很大的。劳教所就象内部招待所,条件不错的。
经理:是,是。那您给个数吧,我们好研究研究。
警察:我们可没法给数,每个案子都不一样。一般单位就给个十万、八万的,那也都是自愿的,押金嘛。
经理:这里面包括生活费和手续费吧?
警察:不,不。那是他们家的事儿,另有专人负责。
经理:这小宁在里边儿不会受苦吧?
警察:您说到哪里去了?这监狱也有监规,我们也有制度。就是犯人打人,那也是要处理的。不要听信谣言。

(这时,门外响起了小潘的声音:他们都在会议室,曲艺回答“哦。”,一会儿推门急匆匆进来)

曲艺:呦?老钱,是你啊?
警察:哦,老郑头也是这儿的。你们单位可以呀。
曲艺:李小宁的情况还不清楚呐,你们可不要下手太狠了。
警察:回家多看看电视,就说对法轮功,政府一直是和风细雨,啊,晓之以理,动之以情。
警察(边说边环顾大家):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依法治国是国策。
曲艺:呵!那我问你,“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搞垮、肉体上消灭” ,是老江对法轮功私定的政策吧?还有,“打死白打、打死算自杀”……
警察:你可不能乱说啊,这可不是开玩笑的。你看见文件啦?
曲艺:内部文件,能放到传达室?
警察:知道是内部文件,就更不能乱说嘛。还用教嘛?国家机器,懂吗?
(警察转向大家。)
警察:得,今儿我的话都说清楚了,我先走了,你们什么意思给我回个话儿。
(说完,警察走出会议室。曲艺关上门。)
曲艺:德行!
(警察又推开门。)
警察:别嫌我烦啊,这个事儿一时半会儿还完不了,逢年过节我会常来。
(警察离去。曲艺又没好气地关上门。)
曲艺:摊上这帮人真恶心。
韩总:曲艺啊,对警察说话还是注意点,不要乱讲。国外说我们有迫害,哪里有啊?我是没看见。我从来就是以文件为准。要防止国外的反华势力的破坏。
曲艺:跟你怎么说呢?你慢慢看吧。
经理:韩总,您看这怎么办?
韩总:押金嘛虽然能退回来,可这财会上也没个说法啊。这李小宁早就该吸取教训了,这次被人家搞个株连九族,麻烦大了。
经理:不过,韩总啊,这规矩我还真知道一点儿。这押金呢,是肉包子打狗,没听说有退的。
潘垣(进门来):韩总,李小宁现在怎么样了。
(无人答话,只有经理叹口气,摇摇头。)
经理:李小宁这次麻烦了。
(大家低头沉默,只有隐约的钟表嘀嗒声。)

(杯中的水喝光了。)
(经理叹了口气。潘垣出门倒水。)
潘垣(惊喜地):李小宁!你从哪儿冒出来的?我们都要急死了!
(李小宁头发蓬乱,一脸疲劳,坐在椅子上,双眼盯着显示屏,似乎对外界毫无知觉。大家听罢冲出门。)
经理:有吃的没有。
潘垣:有,有
(潘垣赶快拉开抽屉,递上三块萨琪玛。)
(小宁仍没反应。)
经理:这哪够啊?还有没有?

(于是大家分头进到别的房间。很快都拿着食物出来,但见李小宁前的三块萨琪玛只剩下了包装纸。)

韩总(放缓语气):李小宁,到底出什么事了?不要紧,知错就改嘛。
经理:先喘口气儿,慢慢说。
(潘垣小心地把水端了过去。)
曲艺:对对,把衣服脱了,屋里热,啊。
(小宁这才抬眼看了看潘垣,慢慢站起,默默脱掉了罩衣。大家都倒吸一口气。只见李小宁衬衫肮脏,扣子被扯掉了,肩头被撕开了口子,后腰印着清晰的鞋印。手腕和颈部淤痕隐约可见。)

潘垣:啊?
韩总:李小宁,到底跟谁打架了?
曲艺:是公安局放人还是你自己跑出来的?
经理:你,你这是怎么回事儿。
小宁:怎么回事儿?一群流氓!
(小宁说完慢慢坐下。)
小宁:上礼拜五,擦完护栏,我正要回家。还没走到地铁站,就看见两个小平头在地上拖着一个六、七十岁的老太太,实在是太不象话了。
曲艺:然后你就见义勇为了?
小宁:没错。我忍不住大喊一句:“不准打人。”那两个小子就说:“闲的,管着吗?”我说:“怎么管不着,我们是一块儿的”这下结果惹了祸,把我和那老太太一块抓起来了。敢情这看热闹的好多都是便衣。
潘垣:哎,那打人的坏人呢?跑了?
经理:嗨,你怎么不明白呀,那人也是便衣。
曲艺:嗨,说了半天,那老太太是干嘛的?
小宁:后来我才搞清楚,原来是炼法轮功的。
韩总:看看看看,我就知道,这里边肯定有原因。怎么这么不冷静?!
曲艺:怪不得呢。(叹口气,接着说)那天安门广场是一般的地方吗?
(经理听着不由默默点了点头。)
韩总:李小宁,你平时的聪明劲儿哪儿去了?跟他们解释啊。
小宁:他们也得听啊。我说,我是来当好人、做好事的。那警察说,来这儿的都这么说。我又说了,我说,我今天是特意来天安门广场的。那警察说,少废话,就知道你们是特意来的。你们看看,这不是有病吗这不是!还居然问我要暂住证。
曲艺:哎,那后来呢?
小宁:后来,说是让我想想,就把我扔进铁笼子关了两天。
经理:那你这身上的伤不像是关的呀。
小宁:那是今天上午的事儿。把我打急了,我就还了手。
经理:哎哟,那能不吃亏吗?
韩总:不会吧?刚才那分局姓钱的警察不是来过了吗,人家是很讲政策的。
小宁:皮夹克小分头,
经理:对呀
小宁:呸,就他打的最凶!我这一折腾,他们反倒断定我不是练法轮功的,本来这人多得也关不下了,就把我给放了。这叫什么世道?
曲艺:这还算轻的。报纸、电视上说的“和风细雨似的”教育,实际上那是“转化”。好多用的都是大刑,比“渣滓洞”还厉害呐。
韩总(打断大家):哎哎……政治上的玩笑可开不得啊。尤其小道消息不要传。
曲艺:那当然。我说话从来都是有根据的。刚才警察都承认了。咱们郑高工被关的这两年,劳教所我可没少跑,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
(小宁一直低头没说话,这时才抬起头。)
小宁:郑高工怎么样啊?
曲艺:别提了。惨透了。我才知道,老郑这次又绝食了三十多天了。唉。
韩总:不是两年劳教已经到期了吗?
曲艺:因为不签悔过书,到期的当天又延了半年。这警察可真狠。
经理:这老伴躺在床上没人管,儿子又在国外,唉……
韩总:这法轮功的问题呀很复杂,不管怎么样,大家躲远点儿吧。
小宁:躲的开才是啊,您看,就因为要“当好人、做好事”就这样了。
经理:这谁要是能把老郑弄出来,那可是天大的本事。不过,就现在这气候来说,难哪。
(李小宁并没答话,拉开抽屉拿出一个信封。)
小宁:这是我上月的奖金,替我拿给老郑家吧。
经理:应该,应该,是吧,韩总。算我一份儿,算我一份儿。
(经理说完进办公室。)
潘垣:那我也要捐。
韩总:哎,这可纯属个人行为啊。
曲艺:对,对,大家自愿的。我来代收。
韩总:曲艺啊,这次学雷锋活动的评比怎么样啊?
曲艺:怎么样了?您说怎么评吧?按理咱公司李小宁是最突出的,可是……
韩总:听总公司的吧。
曲艺:唉,走了
(韩总转身进办公室,经理跟进来。)
经理:哎,韩总,您看小宁这考勤怎么报合适啊?
韩总:算调研吧,外加补助。另外,下班儿给小宁去买件新衬衫,按客户礼品给处理一下。
经理:好嘞。

潘垣:疼不疼?

小宁:没事儿。
(经理走出总经理办公室。)
经理:小宁,韩总吩咐了,我们去给你买件新衬衫。
潘垣:对啊,把这件扔了吧。
小宁:那我就不客气了啊。不过这件衬衫不能扔,这是证据。他们这么搞,我倒要看看他们怎么收场。我先去收拾一下。
(小宁说完进更衣间。)
经理(像是自言自语):其实李小宁这人啊不错,象这样的人现在少喽。
潘垣暗暗会心一笑。

(另一天,大家正收拾东西准备下班。)
曲艺推门进来。
曲艺:老总,会演取消了。节目不足。
韩总:那评比呢?
曲艺:没了,不过,准备的部门一律有奖。
潘垣:耶……
曲艺:哎,听说了吧?老郑回来了!
(大家围上来。)
小宁:平反了?
曲艺:平反?嗨,比平反还厉害呢。老郑的儿子不是在加拿大吗?听说老郑的儿子也是炼法轮功的。在国外,现在有个法轮功全球营救亲属的活动。听说在加拿大,从老百姓到政府都在帮忙呢,都搞到联合国去了。还真厉害,都营救出来好几个了。这回老郑可是全球闻名了。
经理:了不得呀。
潘垣:哎,那我们是不是应该去看看老郑?
曲艺:嗨,没机会了。人家老郑马上都要去加拿大了,还要给人家接走了。哎,听说是加拿大移民部长签的特许签证,嗨,真厉害呀?哎,还有,你们捐的钱老郑叫我退还给你们。
小宁:厉害呀!这加拿大政府救好人办好事,够仗义。
经理:真不愧是白求恩的故乡啊。
韩总:哎,没想到。
小宁:哎,曲大主席,帮忙跟老郑说说,给加拿大移民部长也递个话?
曲艺:干嘛?
小宁:这个,能不能对付对付,把我的名字也加上,给咱也弄个移民特许签证什么的?
(大家笑,出门。)
小宁:哎,哎,哎,哎,我,我也是受迫害的啊,哎,哎,我,我还有证据呢。哎,哎。
小宁(低声自语地):真没想到啊,头一回听说,还有这么出国的。
(关掉办公室的灯。)
小宁:哎,哎,哎,干什么呐嘿,这还有人呐嘿。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