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大陆「六二六」投毒事件说江泽民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3年7月23日】不久前美国新世纪电视台记者杨小玫就中国大陆「六二六」投毒事件和江泽民610办公室的政治宣传采访了芝加哥高级工程师杨森博士。

记者:观众朋友们大家好,我们的世纪论坛节目又和您见面了。今天我们请到了高级工程师杨森博士。杨森博士是一名法轮功修炼者,今天我们请他就针对大家关心的「626投毒」案件和大家一起作进一步的探讨。

杨森博士,您好。

杨:您好!

记者:我们都看到了,在浙江苍楠县发生了一起严重的投毒案件,就在6月26日左右呢,大概有16名这种拾荒乞丐人员在街头被投毒致死。中新网报导,7月1日公安机关抓捕了一名叫陈福兆的人员,据说,他是一名法轮功的修炼者。那么据中新网报导,陈在口供中提到过,他利用杀生来提高功力,达到修炼的最高境界。我们想知道在法轮功中有没有这种说法。

杨:可以说是百分之百的没有啦。法轮功的一本最主要的书叫「转法轮」,在第七讲一开始就是讲杀生问题。其实,杀生这个问题很严重,作为一个修炼者绝对不能杀生。杀生造成的后果非常大,甚至这个人不可能再修炼了。法轮功是一个以佛家为基础的修炼方法,修炼真善忍,第二个字就是善。那么不光是杀人啦,我们不能做,甚至一些动物、植物,我们伤害它们都算是杀生,这个事情是绝对不可能有的。

对这个事情,我们前两天也接受过贵台的采访。最开始的报导是说法轮功认为乞丐和拾荒者属于社会的最高层次,杀了他有利于法轮功修炼,是一派胡言啦。现在又变了,这个人说他是「反修」的,通过这种杀生的办法可以提高他修炼的境界。

首先这个事情是前后矛盾。另外,他说的这个「反修」是「正反」的「反」。法轮功的书里确实介绍了「返修」现象,但是这个「返」是带「走之」(偏旁)的,是「返本归真」的「返」。是怎么回事呢?就是有些岁数大的炼气功人炼着炼着有些功能很快就出来了。李洪志先生解释了一下这个现象的来源和成因。但那也是其它气功中的现象。法轮功的「转法轮」这一本书,没有一个字是教人做坏事的,也没有一个字是教人去杀生的,包括「返修」。中新网把它当成是「正反」这个「反」了,其实是「往返」的「返」。也没有「正修」这一说,更没有杀生可以提高层次这一说。

记者:那么你就是说前后的报导在说法上不太一致,是吗?

杨:是,完全矛盾。看起来这个人没有看过「转法轮」这本书。我是法轮功学员,我修炼这么多年也没有听说要饭的是社会最高层次,这是第一点。另外一点,即使他是社会最高层次,杀了他岂不是做了最大的坏事了!?不会提高层次的。

据不完全统计,已经有700多位法轮功学员在这四年的镇压中被迫害、被折磨致死,对此他们根本就不提一个字。一个不知道是什么样的背景的人杀死了17个要饭的,他们就把这个事情往法轮功身上扯。这一方面证明它镇压的残酷和荒谬,另一方面,也证明它镇压法轮功在国外已彻底失败了。他们迫不及待地抛出一些没有加工好的,好象是半成品一样的东西,在“党的生日”,也就是「七一」的时候抛出来了。

记者:我们的观众朋友有的认识我的人就问我说,我们看到许多关于法轮功的报导,法轮功是一个非常和平的,特别是在芝加哥有那么多的人来参加,他们认为修炼真善忍没有什么错,书上讲的也没有什么错。但他们担心是不是有个别的人学了以后会出现走火入魔的现象呢?

杨:法轮功这本书里谈到了「走火入魔」,其实法轮功学员绝对是不会走火入魔的。这本书叫「转法轮」,可以在网上下载,WWW.FALUNDAFA.ORG,有计算机的朋友可以上网上看一看,他是如何讲杀生问题的,讲「走火入魔」这个问题的。

今天有一个台湾公司的大老板到我们公司来谈业务,他说他们院子前面有一个空场,很多人天还不是很亮就去那里炼功,炼完后静静地就走了,把场地维护得很好。几年如一日,这么就下来了,也没有听说什么走火入魔啊,杀生啊这一说。在美国也是如此,那么,为什么这件事情在中国发生了?在这种一言堂的情况下,在这种高压的政策下,出现了这么多的怪事,那么也就是从侧面说,是中国的某个领导,那个地方的流氓集团,是他们有问题了,而不是法轮功学员有问题了。

记者:那你修炼法轮功,你周围的同事知道吗?

杨:我周围的同事全都知道,而且我们也经常谈,因为这是一个自由的国家。不象在中国要一提法轮功,周围街坊、邻居和街道委员会可能会去报告,有可能会被送去劳教。而在这个自由的国度没有这个问题,我们可以敞开地说。不光是法轮功啦,其它的宗教信仰都可以讲的。所以我跟这些同事、朋友说呢,他们也都很理解。

你可以不信法轮功的原则,或不修炼法轮功,这都没有什么关系。你信基督教,我们尊敬您;您信道教,我们尊敬您;您信佛教、犹太教,我们都互相尊重,即使是无神论者,这是您自己的选择,那么我也尊重您的选择。那么反过来希望你也能尊重我们。但是利用这种高压的手段,强迫一个人放弃他信仰,实际上只有在这种邪恶流氓集团带动下的这个国度,只有在江泽民领导下的这个「610」办公室,他们这几个败类,才能干得出来。

记者:那么既然你的同事都知道你炼法轮功,那么关于这个自焚啦,以及其它一些事,他们有没有一种畏惧,躲得远远的?

杨:那倒没有。其实我在工作单位干的是也比较尖端吧,我们是TEAMWORK,所以配合得非常好,像朋友一样。他们了解的不是它们的宣传,这个人的为人处事,言谈话语、做工作的态度,对朋友、对工作的态度,这才是了解一个人的真正的途径。所以他们对我不但没有戒心,而且他们对我非常地信任吧。

记者:据人民网报导,这个陈福兆在接受新华社记者采访时说,说到底要杀多少人,他说我杀的范围很广,乞丐、小学生他都杀。问那到底有个数吧,他就说全人类。记者听了都有点毛骨耸然,我听了都有点觉得不可思议,那么你听了以后是什么感想?

杨:如果法轮功学员真的像他这样的话,那我今天也不会坐在这儿了,都死光了。但是镇压4年以后,只有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没有听说法轮功学员杀别人的。其实这个事情是根本不可能发生的。

去年10月22日,江泽民来芝加哥作私人访问,他去了芝加哥市中心的一个酒店。我们有几千法轮功学员在那里静坐、抗议和示威,只是静静地坐着炼功,打出横幅来说法轮大法好,真善忍。我们是手无寸铁,江泽民保镖武装到牙齿了。但是,连欢迎他的人都没有见到他,他从酒店的侧门,进出垃圾的一个门,他跑进去了,一晚上没出来,第二天又跑了。出来的时候,我们学员已经在那里准备好了,拉开了横幅,他一出来,学员就喊“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好”让他听。最近的时候,离他的距离也就3米的样子,我们还是很祥和、很和平的。即使他来了,我们也是这么对待的话,就不会出现法轮功学员随便在大街上来杀人提高什么层次,这是绝对不可能出现的。

记者:那提到江泽民我们也问一下,我们也了解到,北伊州联邦法院以「种类灭绝罪」把江泽民给告了,案件正在过程之中。那对「626投毒案件」,国内媒体也在大篇幅地报导,那么是不是和你们这件事情有关系呢?

杨:在国外,江泽民的势力是江河日下,像丧家犬一样,走到哪儿,法轮功学员就告到哪儿,「法轮大法好」的声音就洪扬到哪里,我看他现在是不敢出国了。

至于江泽民被起诉的事情,去年他来芝加哥的时候接到了我们的诉讼状,是以种族灭绝罪和反人类罪的名义起诉的。因为不管他是元首也好,是什么头目也好,如果犯了这两条罪,就不会有豁免权的。北伊州联邦法院从去年10月一直按照法律程序在授理这个案件,他们也接受了由美国众议员提出的一个补充材料,是支持法轮功学员起诉江泽民的材料。

在国外,他是被起诉了,在国内他掌握着军、警、特务,还有宣传机构,那么他造出一些低层次、低水平的谣言,不足为奇。

记者:那你们为什么一直要追着江泽民告呢?

杨:因为江泽民是镇压法轮功的元凶。实际上在四年多前的「425」,那件事被当时的总理妥善地解决了,当时国家的许多领导人也都看过「转法轮」这本书,他们也很欣赏书里的观点。那么,江泽民这个人呢是个小肚鸡肠,别人干的什么漂亮事,他就心里不舒服,他就要推翻别人的做法。他亲自出马,亲自上阵,连夜给老干部写信,说这个事情要亡党亡国、你们糊涂啊。结果在他和他操纵的「610」办公室一手导演下,发生了全国性的铺天盖地的镇压法轮功的这场运动,四年前的「720」这场运动开始了。

记者:从1999年7月以后一直到至今,中共镇压法轮功已快四年了。那么在这四年中,你们一直在中领馆前进行和平的请愿活动,但是在国内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的数字一直在持续上升。那么,你们觉得这种和平的请愿有什么样的意义?

杨:我们开始被镇压的时候,没有人能了解我们,那么法轮功学员就把真相讲给大家:法轮功是什么,法轮功的真善忍有多么好,法轮功对身体、对思想境界有什么样的帮助。在高压下,在淫威下,法轮功学员是怎么样做的,也是惊天动地的吧。我们想把这个真相告诉大家,在一个公正的,各种信息都畅通的情况下,我相信每个人会知道谁对谁错。我们会一如既往,一直和平地抗争。另外把法轮功被迫害的真相讲给世界上的每一个人。能挽救一个人的生命,我们不管付出多大也值得。

记者:最近民运人士王丹在7月13日台北的一次民主论坛座谈会上曾经表示:江泽民把自己的私仇凌驾于国家利益之上,执意要镇压法轮功。你对这个说法怎么看?

杨:他这个说法其实很有道理,事实真是如此。咱们可以从「反修」这两个字说起。杀人的这个疯子说他是「反修」的,其实他并不是「反修」的。「转法轮」里也没有「反修」这两个字。「反修」到是有这么一说,但是它不是法轮功提出来的,是「共产党」提出来的。我们小时候常听到要「反帝反修」,就是「反对美帝国主义」,「反对苏修社会帝国主义」。江泽民上台以后,他也不反帝了,也不反修了,他见着洋人腿肚子就发软。反帝他不敢反,当美国把南斯拉夫的中国使馆给炸了,他不敢说什么,赔一点钱了事。那么苏修呢,他更不敢反了,因为他就是那儿培养出来的。他见到叶利钦以后,又是搂、又是抱的,不成体统。然后又把中国几百万平方公里的土地割让给了俄罗斯。所以他对有势力的国家和人物,他是非常崇拜的。他像有很强的自卑心理一样,经常说我跟华莱士经常谈笑风生怎么怎么样。其实,华莱士只不过是美国一个资深记者而已,而他[江泽民那时候]是一个国家元首啊。

民间有个笑话,说毛泽东打下红色江山,与天斗、与地斗、与人斗。不管毛泽东这个人怎么样,他的气魄,他的胸怀还是很令人敬佩的。说邓小平搞改革开放,但是他和娃娃们过不去(指镇压六四学生)。说江泽民没什么本事,专拣一些现成的,专跟一些老太太较劲。也就是说,他[当年]集党政军三权于一身,但是谁也不敢碰,当初李登辉在台上的时候,经常刺激刺激江泽民,江泽民也不敢说什么,也就是吓唬吓唬而已。就是说他胆小如鼠,外界的人把他看的很透。那么他呢,我觉得他为了表示自己有本事,就选了一个弱势的团体来镇压,打棍子,扣帽子,甚至把杀人这些事情往法轮功头上推。

他本人以为这件事情会很快会过去,因为他掌握了所有的国家的资源。在49年以后的中国,历史上任何一场运动都以被镇压者低头而告终。江泽民曾经四次说过,三个月内要消灭法轮功,第一个年头他说了四次,后来他再也不敢说了,因为他知道,三个月内肯定不能镇压下去了。

现在四年过去了,海外法轮功是越来越声势浩大,包括李洪志先生和他的学员好像成了知名人物,收到了许多国家地区和政府的褒奖。另外,美国国会等机构通过了一些决议谴责江泽民的镇压政策,支持法轮功的信仰自由和人权。在国内也是一样,学员通过自己的各种途径讲清真相,所以现在不是三个月内要镇压消灭法轮功的问题了,我们倒要看看江泽民还能维持多长时间,是这个问题了。

记者:那今天我们非常高兴,杨森博士接受我们的采访,也谢谢观众朋友们的观看。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