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蒙古五原劳教所穆建峰等暴徒迫害大法弟子案例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4年1月16日】成长林,男,37岁,内蒙古巴盟临河新华西街新民巷临河糖厂职工。

2001年秋被临河公安非法绑架至五原劳教所三大队。入所时说了句“法轮大法好!”,于是恶警杨扬公然违反职责,把电棍交给犯人戚春、戈拉,指使二犯猛烈电击殴打成长林,致使其鼻子出血,面部伤势惨重。所长穆建峰得知后竟公然说:“顶着花岗岩脑袋见棺材的有的是!”

2001年12月6日在三大队,成长林等十几名大法弟子因拒绝写作业(污蔑大法),并给授课老师讲真相,这里的恶套认为找到了迫害把柄,穆建峰伙同各科室科长,三大队队长十几人,将他们秘密带到干警宿舍,私设公堂,由穆亲自坐阵指挥,对成长林、张瑞同、温勇、桂志宇、赵宗友、梁宝池、杨振奇七名大法弟子疯狂暴打两个多小时。两三个恶徒打一个,有的被踩在地上,用脚踢,用拳头打,扇耳光,电棍电打全身,两小时后,七人全部瘫倒在地。

成长林被打到最后一刻,四条警棍同时电击全身,致使全身脱了一层皮,嘴部浮肿,神志恍惚。成长林被架回寝室,绝食抗议达七天,身体虚脱,恶徒刘军强行灌食,成长林坚决抵制。因怕出人命把成长林调离该队。

成长林等七人因伤势惨重,23天未能下楼吃饭。至2002年8月,鉴于五原劳教所历经两年多疯狂迫害后,当时在押50余名大法弟子无一人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以前被强制转化的全部严正声明),自治区几名领导于8月27日来到五原所连续召开会议,周密部署新的迫害方案。

首先从一大队下手。28号,成长林突然被禁闭隔离,不准睡觉,妄图从意志上拖垮。成长林绝食抗议,遭到疯狂电打,被酷刑折磨8天后从禁闭室放出。这次迫害致使成长林肝积水送入医院,经转院治疗无效,两月后迫使其家人接回。

杨凤玉,男,50岁,内蒙古锡盟蓝旗哈毕日嘎镇,个体。

2001年1月因进京上访被蓝旗公安非法判处三年劳教。一入所就受到干警及犯人的辱骂,欺压,警棍的电打。

2002年1月底(春节前几天),五原所再次发生毒打大法弟子的事件,全所几十名大法弟子绝食以示抗议,要求与恶人穆建峰对话。穆非常惶恐,自知理亏不与任何人见面。为迫使大家吃饭,在二队所有犯人被限制行动自由,整天坐在床上腰板挺直,用以掀起犯人对大法的仇恨。后来队长谎称只要大家吃饭,穆将于春节后与大家对话,考虑到春节临近,所有犯人不能过节,大家开始进食。

可是春节一过,恶徒们就开始打击报复。在穆的授意下,二大队队长钟志远,队长刘兵将其戴上背铐,关入禁闭室。四天四夜用警棍间次电打。同时指使劳教犯24小时轮流监视虐待。有减期做报酬,它们昼夜用铁器蹭地面或用泡沫沾水划玻璃,制造高强度噪音干扰。这些犯人分别是:高建明,高太保,杨学军,冯云生,赵二军。历经四昼夜煎熬,钟、刘将其带到办公室,刘用脏布堵住杨的嘴,二人对奄奄一息的杨疯狂毒打,一颗牙齿脱落。直到杨在神志不清时写下决裂书。第二天杨毅然写出决裂书作废的声明。

2002年8月,上级协同劳教所作出新的迫害部署,方式之一就是以减期做奖励,强制吸毒犯,有黑社会性质的犯人殴打大法弟子,直至写出所谓的“转化书”。面对如此“优厚”待遇,这伙社会残渣、地痞何乐而不为呢?从此他们对大法弟子整天大打出手,肆无忌惮,而他们整天在寝室公开吸毒,队长们却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几天后,多人被打伤残,杨凤玉被打得爬不起来,十几天了,去厕所都要被人搀扶,双腿拖着走。

马英巨,男,38岁,内蒙古多伦县人。

2002年9月,在一大队,当成长林被致残送往医院后,接着马英巨同样被关入禁闭,持续40多天不让睡觉。因为与外界隔离,监控严密,其它手段详情不知。经历40多天煎熬,在神志恍惚下被迫写下保证书。此时的迫害手段登峰造极,大法弟子随时有失去生命的可能。

2003年1月20日,面对高压,他毅然写出严正声明,表示坚修大法。从这一天起,马英巨又被日夜罚站,犯人轮流看守,不让其闭眼,副所长杨富荣亲手对他拳打脚踢,用绳子背捆双手再全身吊起。马双腿浮肿得象水桶,大小便失禁。昏死过去两次,苏醒后,继续被罚站。第三次昏死后,经抢救脱险。经历近一个月的疯狂迫害(包括大年夜),这伙暴徒面对马英巨坚不可摧的正念,受到极大震慑,不得不放弃了对他的洗脑。

杨振奇,男,32岁,内蒙古鄂尔多斯伊金霍洛旗纳林陶亥乡全和村人。2001年5月被绑架,一入所就被24小时监控。6月,迫害全面升级,伙食科长沙慧明恐吓他说:“中国人这么多,打死你们如同踩死一只蚂蚁。”当时各队迫害严重,多人伤残。整个六七月份,杨经受了各种恐吓威胁。12月6日,杨等七人被穆等十几个暴徒疯狂殴打两个多小时。脸、嘴、耳朵、脖子多处被电击,造成头颅肿大,面部烧焦掉皮,手出血。当时神志恍惚,瘫倒在地。架回宿舍,23天不能下楼吃饭。

2002年9月10日,按照新的迫害部署,杨振奇等六人从三队调到二大队。大队长钟志远主持动员会,叫嚣“我们五原劳教所要实现百分之百的转化率,来一个转化一个,我们这里的转化了,还要将全国未转化的转到我们这里来,强行转化”。会后,在所领导及二大队队长的授意下,劳教犯洪进军,郝艾所,姜小平等九人对这几名大法弟子摧残打压。杨被犯人姜等拳打脚踢,丧心病狂,导致杨发生气短,呼吸困难,伤势惨重,在五原医院医疗10多天不见效,也不告诉其病情,转院后仍不见好转,迫使家人接回。

梁宝池,男,35岁,内蒙古金元集团呼和浩特制酒厂职工。

2001年4月,为迫使大法弟子转化,三大队对刚入所不久的梁宝池等人体罚,绕操场跑80多圈,玉学说了句“吃苦当成乐”被监控人员举报给队长,叫到办公室遭到电打。梁主动找队长说理,被杜向阳戴上背铐电击,之后关入禁闭两天。

12月6日,梁等七人遭受穆建峰等十几个暴徒疯狂暴打,七人均伤残。梁被第一个叫出来,不由分说就拳打脚踢,警棍声响成一片。架回寝室后,梁不再吃饭,暴徒们以其带头绝食为由立即把他关入禁闭室达七天,梁从此绝食抗议长达43天。

2002年9月10日,梁等六人从三队调到二队,改换环境强制洗脑。在钟志远,刘兵的指使下,劳教犯人洪进军,郝艾所,姜小平,张文利,蒋志义,花脸,胡金荣,段宝山,马五彬等人对梁宝池大打出手。

冯天治,男,27岁,内蒙古巴盟临河人。

2001年3月被绑架到三大队。4月,因拒绝写保证被恶警毒打。后来转到四队,6月,遭到恶警魏玉智,刘思哲电打,几天的折磨其面部被打成青黑色。以后强迫进行超时超体力劳动,如挖水渠等。

2002年9月,迫害全面升级。二大队,在钟志远,刘兵,沈雁生等恶徒的授意下,形成了以劳教犯洪进军等九人为主的犯罪团伙,对二队所有拒不转化者大打出手,致使多人被打残。有一次,这伙暴徒把冯打倒在地,拳打脚踢达几个小时,一连数日不让冯睡觉,一闭眼就被弄醒。在其神志不清时,被迫写下“保证”。

2003年一月,冯顶着邪恶至极的打压声明“保证”作废,被日夜罚站15天,不得休息。

靳海涛,男,26岁,内蒙古阿拉善左旗复员军人。

2001年3月被绑架至四大队。6月,劳教所为完成所谓的“转化”指标,捞取奖金,各大队同时对大法弟子下毒手。一个科室领导并同几个干警包夹一名,威逼恐吓,整个劳教所暗无天日。靳拒绝污蔑大法,两只手被铐在暖气片上,魏玉智等恶徒对其疯狂电击,头部两片肉皮被掀起。几天后,这群暴徒再下毒手,历经几小时折磨。

靳于2002年初解教,10月又被呼市公安绑架,劳改三年,送入呼市第一监狱。

张岩,男,38岁,内蒙古阿拉善左旗人。

2001年被当地公安绑架。6月,为迫使其转化,魏玉志,赵乃东用警棍电击其头部,造成严重创伤。

2002年9月,在杨富荣的督导下,张再次被强制转化。张被关入禁闭室,天天审问,殴打。白天拉出门外站在楼前曝晒,每天给一碗玉米面糊糊。科长沙慧明抓住其头往墙上撞。

张瑞同,男,48岁,家住包头市东河区财神庙街久长城巷23号。

2001年秋绑架到五原。12月6日,恶人穆建峰私设公堂,笼络十几个恶警对张等大打出手,打骂声、警棍声震耳欲聋。张头部浮肿,腰脊,内脏严重损伤,当时已彻底瘫痪,不能活动。

桂志宇,男,31岁,在内蒙古乌海市电影公司工作。

2001年夏,从乌海绑架到五原。6月份,桂多次被叫去谈话,恐吓。见其不转化,就用警棍电击,直到桂大小便失禁,将其戴上背铐关入低矮的禁闭室,并扬言不转化还打。

12月6日,在恶人穆建峰的指挥下,桂又被毒打,并被电击全身各处。脸,嘴全浮肿。

2002年9月,在恶警杨富荣的指挥下,迫害更加疯狂,几乎人人过关。桂被强行关入禁闭站立,不准睡觉。并被要求反复擦地面。历经十几个昼夜煎熬,桂造成严重的肉体和精神创伤。

温勇,男,31岁,家住包头市青山区幸福路4号街坊4栋57号,香港海员。

2001年从香港回家途中在北京站被特务询问,因承认自己是大法弟子即被劫持。2001年秋被绑架到五原。12月6日,温勇等七人被以恶人穆建峰为首的恶徒疯狂殴打,恶徒们拳脚交加,四条警棍响成一片,凄惨至极。温被两条警棍电击,见他不屈服,恶徒刘军咆哮着要把他吊起来打。最后温面部浮肿,布满血渍。温等绝食以示抗议。2002年5月被释放。一年后,温再次被绑架,判处三年,送回劳教所。

2003年8月,温被强迫写三书,温拒写,于是被日夜罚站达11天。

赵宗友,男,约40岁,家住内蒙古多伦县城关镇新兴南路218号。

2001年5月由多伦送入五原。在三大队,一入所即被24小时监控,天天被犯人和恶警操磨、恐吓,或干重体力活。12月6日,与另外6名大法弟子一起被穆建峰等十几个暴徒殴打近两个小时。赵被恶人杜向阳、王东雷等电击脸,嘴,耳朵,脖子,造成面部电焦,皮肤脱落,耳朵淤血,嘴肿胀,精神创伤严重。

李振江,男,42岁,家住包头市东河区。

2001年秋绑架到三大队,后调到一队。2002年1月,在恶人穆建峰的指使下,被强行关入禁闭室。禁闭期间,恶徒用三条警棍同时电击五官,使头部烧伤。暴徒王东雷,张大虎用绳子将其绑在椅子上折磨。这次迫害引发全所几十名大法弟子绝食抗议。

2002年9月,在杨富荣的指使下,把成长林迫害致残后,同样对李振江采取熬鹰战术。连续几天几夜让李站立,不准睡觉,并用警棍电击。

崔小佳,男,53岁,家住内蒙古五原县刘召镇。

2000年10月在天安门打横幅被抓。非法判处三年劳教。2000年12月末,崔在无任何理由下,被强行在室外罚冻10多天,不让睡觉。此时正值三九天,夜间在零下十几度。大法弟子曹峰在严密监控下,顶着压力给他送去棉鞋,棉帽,结果也被罚冻数小时。2001年7月,因始终拒绝写三书,被非法加期3个月。2002年1月,因有大法弟子遭受迫害向劳教所抗议被关入禁闭室,再遭迫害。

陈刚,男,28岁,家住内蒙古牙克石。

2001年7月20日,从内蒙东北部图牧吉劳教所转入。因为东西遥隔几千华里,经过昼夜颠簸人已筋疲力尽。可是第二天就被恶徒王金彪叫到办公室,用警棍电击,并将其塞入口中,直至陈吐血晕倒。

2002年9月,二大队钟志远,刘兵等授意洪进军,郝艾所等十几个犯人对全队所有拒绝所谓的“转化”的大法弟子任意摧残,打压。几天内多名大法弟子被打伤残。陈刚多次遭到犯人的辱骂和殴打,整天生活在白色恐怖的氛围中。

丛子玉,男,37岁,赤峰宁城县人。

2002年5月,被当地公安绑架到五原。刚一入所,在恶警钟志远,刘兵的指使下,让犯人洪进军、郝艾锁、胡金荣、胡玉生对其进行操磨。早晨一起床,他和另两名大法弟子被要求反复擦洗门窗、厕所,直至开饭、出工。中午收工回来,别人休息,他们仍被要求擦洗直至出工。2003年1月末一天,丛在床上坐着,有犯人举报说他炼功。在恶警刘兵的指使下,犯人洪进军、马五彬、姜小平、胡金荣把丛叫到电视房(一间大教室,为迫害大法弟子隔成四小间,被劳教犯称为白宫馆、渣滓洞),对其疯狂暴打,惨不忍睹,。

李海元,男,家住内蒙古巴盟临河。

2003年1月,因在其床下发现有关大法文字,又有人举报他盘腿坐着(与炼功姿势相仿),被刘兵叫去迫害。2003年2月,李在上课时,在作业本里夹了张向任课老师讲真相的纸条,刘兵知道后把他带到队长室拳脚相加,其中一拳打在腮上,用力过猛把刘的手硌破,刘气的要死,失去理智,就用电警棍电打。

吕玉学,男,39岁,家住内蒙古锡盟正镶蓝旗。

2000年底,因进京上访被判劳教两年。2001年4月,三大队强行大法弟子绕操场跑一上午,80多圈。,吕玉学随口说了句“吃苦当成乐”,被犯人举报,恶徒杜向阳,刘军用高压警棍对其电击,戴着背铐暴打两个多小时,造成大小便失禁近半年,下蹲困难,精神伤害严重。2002年1月,因抗议劳教所迫害大法弟子马英巨,李振江等,又遭电击。

陈占国,男,30岁,家住包头市萨拉旗地质队。

2000年9月17日由包头劳教所转入。2001年3月,在一次对法轮功的所谓“揭批会”上,因抗议以穆为首的恶徒对大法无休止的迫害,当场被众恶警毒打,穆下令戴上背铐押入禁闭室,遭受持续三天日夜毒打。刑具有万伏电警棍,橡胶棒。最后陈全身浮肿,头颅肿大变形,面目皆非,大小便失禁。并被加期三个月。

赵立志,男,35岁,家住内蒙古多伦县二道街。

2000年2月,因到国家信访局上访被判劳教。9月17日由锡盟劳教所转入五原,第三天便遭迫害。在当天的洗脑课上,说了句“宪法没能保障公民的合法权益”,晚上七点,赵被叫到队长室,被自治区劳教局教育科长柴建忠及四队队长魏玉智等恶人用电棍,胶带等刑具暴打,直到12点,赵血流如注。

赵立志解教后,继续投入正法洪流,11月,又被当地公安绑架,遣送五原劳教三年。

徐奋高,男,33岁,家住内蒙古巴盟临河。

2000年10月,在洗脑课上,被四大队干事恶人刘思哲吊在暖气片上,电击近1个小时。面部烧焦,皮肤黑紫。随后关入禁闭室(所谓的禁闭室就是在大墙内一个角落搭建的密不见光,形同狗窝的建筑,几年来,这里关进去的都是大法弟子),在三天的禁闭期间,队长指使犯人送入的食物都是喂猪的饲料。每天都有各科室领导提出来用电棍毒打,一次用两条电棍。

曹峰,男,30岁,家住内蒙古多伦县。

2000年由锡盟劳教所转入五原,入所初期,劳教所驻检机构一头目找其谈话,威胁说:“五原劳教所前身是国民党战犯集中营,我当时就负责他们的转化工作,那么顽固的人都被转化了,你们炼法轮功的如不转化最终就是死路一条,都得顶着花岗岩的脑袋见棺材去!”面对威胁暴力,曹始终坚定正念不动摇,怕其影响其他大法弟子,被单独调到一个班组。两名劳教犯24小时监控,出工回来只能在床上坐着,无行动自由。在四队,拒不放弃正信的大法弟子曹峰、周瑞琳、冯天治被强制出外工,进行超时,超强度体力劳动。

2001年7月20日,以“煽动大法弟子公然与所队对抗”这一莫须有的罪名加期3个月。

其日麦拉图,男,68岁,蒙古族,呼和浩特人。

其日是少数民族建筑专家,也是五原所被关押年龄最大的。多次受到恐吓,有一次给他录口供,恶警扬言不所谓的“转化”就送入劳改队。指使犯人对其24小时监控。其日对大法坚如磐石的心令一切邪恶胆寒。

2001年7月20日,只因坚持对“真,善,忍”大法不动摇,便以“公然和国家政府对抗”的罪名延期三个月。在一大队,其日被强制干超体力劳动,被强制掏厕所,强制体能训练。曾被犯人欺压,扣押财物。

曹国,男,35岁,内蒙古多伦人。

2000年9月从锡盟劳教所转入五原。为迫使其放弃信仰受到各种体罚虐待。2001年1月,曹国被强迫粉刷各监室墙壁,强迫掏厕所。24小时被严密监控,天天强制灌输诽谤大法的音像、图书,反复写思想认识,强行洗脑,精神遭到严重摧残。

王首达,男,38岁,内蒙古鄂尔多斯市人。

2002年11月被抓,12月送入五原。此时劳教所刚刚成立出入所队,恶人钟志远任大队长。这时五原所的迫害已极其疯狂,不择一切手段,不记一切后果,力求实现百分之百的所谓“转化率”。王首达一入所就被罚站三天三夜,受到各种非人的虐待。

宋庭芳,男,47岁,在内蒙古多伦县畜牧局工作。

2000年2月被抓,判三年劳教。2000年9月从锡盟劳教所转入五原。在四大队,每天强制灌输诋毁大法的音像、资料,反复写思想认识,天天上洗脑课,压得人透不过气,天天受到威胁恐吓。由于家中两个孩子上学,妻子无工作,全家经济来源中断,宋在劳教期间承受着沉重的精神压力,而且体力劳动繁重。解教后体力渐衰,于2002年4月含冤去世。

周瑞琳,男,48岁,在内蒙古多伦县交通局工作。

2000年2月被抓,9月从锡盟转入五原。由多名犯人24小时监控,无任何人身自由。除日复一日上洗脑课、看录像、看诋毁材料外,三年来一直干超体力劳动。两个孩子在外地上大学无任何经济保障。周在劳教期间一直承受着巨大的精神压力。

徐良,男,河北蔚县人。

在包头被非法绑架,2003年1月送入五原所出入所队。一入所就被日夜罚站,电棍击打。后来转入二队继续洗脑。

1月28日,恶徒沈雁生、刘兵强迫写揭批材料时,徐良拒写,同时弘扬大法,被恶人强行隔离。犯人马五彬、冯云生日夜对其轮流监控,迫害,逼迫写三书。

姜维忠,男,35岁,家住呼伦贝尔盟。

2002年从内蒙古图牧吉劳教所解教后,再次遭到绑架。于2003年1月送入五原劳教所出入所队,一入队就被逼罚站。几天几夜不准休息,并受到警棍电击。以后天天强制上洗脑课。

石军,男,33岁,在内蒙古锡盟白旗计生委工作。

2002年夏被白旗公安绑送到五原。二大队专门成立了由劳教犯组成的团伙,用于摧残,折磨坚定的大法弟子。他们让石军等日夜站立,或拳打脚踢。后来石被调到一队继续洗脑,遭受残酷迫害。

石岩巍,男,27岁,家住内蒙古锡盟毛登牧场。

2002年送入五原。一入所,队长指使犯人问其是否“转化”,石说不转,便遭致殴打。石的眼角被打开3厘米长的口子,血流不止。以后被要求反复写思想认识,天天灌输洗脑教材和录象。

刘连生,男,45岁,呼和浩特,赛汗区黄合少镇新村个体医生。

2002年9月,刘无故被关入禁闭室,数天不让睡觉,采用熬鹰战术逼其转化。一天把刘从禁闭室带到卫生间用警棍电击,想以此震慑对面屋正被罚站的四名大法弟子。

王国彦,男,甘肃景泰县白墩乡边外滩王庄村人。

2002年7月被绑架至五原,被非法判三年。家里生活非常贫苦。9月迫害升级。三队专门隔离出一间空屋迫害大法弟子。王国彦及朱国占等四名大法弟子被带到这里罚站七天七夜。有一天,王因单手立掌,被犯人殴打。第二天在楼道又被犯人无故殴打。带队的恶人队长李××非但不制止,还为犯人撑腰,打完后就让王在楼前站着,真是黑白颠倒。

李生庚,男,家住赤峰敖汉旗。

于水池,男,在内蒙古多伦国税局工作。

郑瑞,男,呼和浩特人。

以上三人都是2002年入所,9月下旬,三人被隔离在一间空屋内,连续罚站四天,不让睡觉。由监控人员轮流监视,反复写思想认识,直至队长满意。五原劳教所这样惨无人道的迫害,所有在押大法学员精神伤害极其惨重。大法学员在劳教所日日夜夜遭受的身心创伤永远都无法用任何一种方式表述!

孙建宁,闵大庆,云柱义,魏永春

2003年8月初,在出入所队,法轮功学员填写学籍卡时,把恶警的严重违法行为写在了上面,如威逼,恐吓,殴打,体罚劳教人员等。引发了以刘军为首,杜向光,刘太平,刘军直接参与的新一轮迫害。孙建宁由于写了“三书”作废声明,被他们殴打,警棍电,脸部变形,行走困难。闵大庆被铐在暖气片上,用警棍电嘴,造成进食困难,双手浮肿。云柱义被迫读部令,认罪认错。云说我无罪无错,被指使的犯人把他踢到床下。魏永春拒绝背部令也遭殴打,两只手铐在暖气管上,直到三条警棍全没了电。

曾经或正在五原劳教所关押遭受迫害的大法学员还有:

纪铁根,李小生,朱国占,季小泉,张伟峰,刘宾,董国斌,王学东,林福才,刘文忠,王清文,舍巴特尔,郭炳强,刘备,王国利,邹玉贵,黄彦英,尹海英,王忠刚,李海元,李如意,张洪树,陈万富,李速然,赵凯,王新力,李贵军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