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家劳教所血腥暴行录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4年1月17日】从99年7.20至今,万家劳教所对法轮功学员的残忍迫害一直没有停止,而且越演越烈。2002年春,副所长史英白去“马三家”取来了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犯罪经验,各男队队长带队闯进劫持女法轮功学员的班里,用暴力手段强迫放弃信仰。2002年8月28日,从这一天开始,万家劳教近300名大法弟子从肉体到精神上每一个人都经历了灭绝人性的凌辱与迫害。上小号吊挂(两手倒背铐上,吊在小号的铁窗棱上),坐铁椅子(剥去外衣,脱掉鞋子,手脚铐上,全身浇透冷水)电棍击打,两手倒背地上蹲,上大挂(四张铁床并拢,两手两脚分别铐在铁床的床脚上,然后四床分开,人立即悬起,如五马分尸,铁铐陷进肉里)。恶徒们一边摧残大法学员,一边每天从早到晚不停地播放侮辱李洪志师父的录音录像,毒害众生。恶警们每天叫嚣着挥舞着电棍,大声谩骂,一时间万家劳教所乌云蔽日,杀气腾腾。大法学员们每分每秒都在痛苦的煎熬中。

七队罗红艳因不背所谓的守则,被恶警张振江、张国华(十大队正副队长)绑架到小号,上吊挂,坐铁椅子,手脚分别铐上,用胶带封住眼睛和嘴,全身浇满冷水,加大电量击打两天两夜。罗红艳正念正行,毫不屈服。罗红艳今年50多岁,早年因母亲瘫痪在床侍奉母亲,至今未婚,暴徒们见迫害无效,便恶毒地说:今天晚上我让你当处女!

哈师大物理系教授刘秀清,65岁,因不写“三书”被张国华绑架到小号,在铁椅子上全身浇透冷水,加大电量击打,当时血压升到200多。老人年岁大,头顶部无头发,恶徒们残忍地用电棍电她的头顶。

何苗、高老师因不写“三书”被赵余庆(集训队队长)剥去外衣铐在铁椅子上,全身浇上冷水放在七队二楼窗前,把窗子全部打开。当时正是深秋,夜间寒气逼人,何苗两人昼夜不许回班。

朱纯荣因不写“三书”被绑架到小号上吊挂、坐铁椅子,电棍电两天两夜,脸、脚多处电伤。

郝沛杰因不写“三书”被绑架到三楼集训队,恶警周木琴同刑事犯白雪莲等一帮人蜂拥而至,拳打脚踢。郝沛杰眼睛被打出血,肋骨痛得动不了。

许凤娟被折磨得三天三夜人事不知,醒来后恶警仍不放过,继续逼迫坐铁椅子。

60多岁的老人刘秀茂因抵制邪恶,在所谓的答卷上写下了正念正行的话被迫害坐近一周的铁椅子,放在二楼窗前。

哈工大教师周华被非法加期关押9个月。

大法弟子尽管肉体上精神上遭受着百般的摧残与凌辱,但对师尊的崇敬、对大法的坚定信念却没有改变。“强制改变不了人心”(《强制改变不了人心》),在2003年新年前后的几次所谓问卷中,大家都堂堂正正地写上“李洪志是我师父!政府取缔法轮功是错的!”恶徒们一见气急败坏,就为了这“转化”它们执行上边命令有家不能回,整天地在万家这折腾,没想到折腾来折腾去还是没转化。恼羞成怒之下,又想出新的招术来。原来是逐个迫害,现在全体一起迫害。上小号、上吊挂、坐铁椅子、地上蹲,七大队班里班外无处不见。

七大队队长张波在万家以骂人著称。它满嘴污言秽语,凌辱谩骂学员是常事。它除了责令男干警对大法学员使用暴力手段,还强迫大法学员超负荷劳动。它规定大法学员的劳动量在晚9点前根本无法完成,大法学员们经常干到半夜十一、二点钟,包括年迈的老人。张波曾说过:不转化,谁也别想离开万家。七队女干警杨立艳从自家带来二人转的录像片给学员播放,内容低级下流。大法学员们不看,它就把眼睛一瞪,厉声说:谁没抬头,谁没往电视上看。

万家劳教所是个黑窝,集训队更是黑窝中的黑窝。所有被劫持来的大法学员和恶徒们认为顽固的几乎都集中在这里。凡是被劫持来的,人人都要过集训队这一关。它们私设公堂,刑讯逼供,上吊挂(五马分尸),电棍电,大法学员们遭受着无休止的迫害。2002年8月28日起,十二大队,七大队,凡是它们认为顽固的学员都被绑架到集训队。在这里,人的最基本权利都得不到保障,大法学员们遭受着非人的折磨。这里有一个严码班,每天从早5点起床一直到半夜12点都码在小塑料板凳上端坐,不许垫椅垫,不许闭眼睛,不许动弹,不许说一句话。恶警赵余庆说:这回我再把你们变成哑吧。更残忍的是被劫持在这里的大法学员24小时只能上两次厕所:早5点,晚9点各一次(学员来例假也不许去厕所)。为了不让学员夜间上厕所,赵余庆令人把便桶撤掉。除此之外还不许洗澡,不许洗衣服。一位学员因在洗漱时洗了一件裤头被发现而受到迫害。

2002年2月17日严码班劫持的全体大法学员抵制邪恶,气坏了赵余庆。周华,李文俊,王淑荣、孙丽芝等被拉出去上大挂(五马分尸)。余下的全部蹲在地上。赵余庆还恶毒地搞所谓的宣誓。七队,十二队谁不附和就迫害,大法学员于安然因不配合邪恶,多次遭到摧残,经常被罚蹲到12点不许睡觉。

2002年4月初,因七大队超负荷劳动下还强迫大法学员背40条(其中都是污蔑大法的内容),大法学员集体绝食抗议。恶徒们把孙淑云、何苗、高凤琴、鲍丽云等人绑架到三楼集训队,用酷刑折磨后又绑架到严码班。此时严码班从早5点一直坐到半夜11点,而且从晚6点到8点间要两手背后蹲在一块方砖之内不许出格。恶警赵余庆、姚福昌(集训队管教)为人恶毒,看谁不顺眼,想整谁就整谁。学员张立芬(60多岁)因唱歌嘴没张大被姚福昌拽到前面猛打她的头和脸,姚恶狠狠地说:我看谁没唱歌不张嘴就和她一样。

大法弟子除精神上肉体上遭受迫害,经济上也被恶警们搜刮。录音机坏了收钱,买扇子收钱,买扩音喇叭收钱,就连万家劫持的所有女大法学员班的扫除工具也都是学员们拿钱。来到这里的人除了农村的,有工作的也是开除公职的,停发工资,哪来的钱?赵余庆、姚福昌就以出操动作不到位为由,把朱纯荣、郝沛杰等人拽出去迫害。万家劳教所罪恶累累。

走进万家的大门,我们无处不见“形象重于泰山”“像母亲对待孩子,教师对待学生一样”等大字条幅。可是我们感受到的却是肉体和精神上灭绝人性的摧残和凌辱。朗朗乾坤之下,江氏流氓政府竟用暴力手段干着践踏人权,践踏信仰自由的罪恶勾当。

万家劳教所所长卢振山罪责难逃!希望你在此历史关键时刻放下屠刀,即刻猛醒,停止迫害大法弟子,给自己和家人留一条后路吧!善恶有报,欠债必还!同时在此呼吁各国政府,世界人权组织及所有善良的人们向中国法轮功学员伸出援助之手,制止这场血腥的迫害。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