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城市李红梅遭万家劳教所摧残 母亲、哥哥死于迫害

【明慧网二零零四年一月三日】李红梅,女,41岁,家住阿城市和平街,只因为信仰“真、善、忍”,从1999年7月20日开始到现在一直遭受着非人的折磨。多次被抓,两次劳教,四年里,几乎没在家过上几天安稳的日子。

自从修炼法轮功,身心受益。99年7月20日以后,江泽民盗用“国家”的名义非法打压法轮功,到处是对法轮功的诬陷,作为身心受益的她,觉得应向上级反映真实情况。这本是正义之举,也是宪法赋予公民的合法权利。哪成想,因此而遭到一次次的抓捕、劳教、判刑。

99年9月25日,因进京上访被非法关押115天,家人去接她的时候公安局向家属勒索1万元钱,当时家中生活非常困难,但为了自己的亲人,只得四处借钱。可是刚刚到家与家人团聚了9天,正当全家人高高兴兴的准备过新年的时候,竟又一次被抓进阿城市第二看守所,这一次非法关押113天,出来时警察又向家属勒索1千元。

面对法轮功修炼者一次次遭到无端的迫害,一向正直的她决定再一次进京上访,结果于2000年10月15日被抓,在驻京办事处扣留期间遭警察非法搜身,搜出1300元,阿城市公安局王加参与了此事。被押解到阿城市第二看守所,为了争取无罪释放,她绝食10天之后才被释放,可谁又能想到,回家只有3、4天,和平派出所又一次派人把李红梅从家中抓走,不久就被送进哈市万家劳教所,非法判监禁一年。一年后被释放回家。在家期间也没过上几天安稳的日子,遭到骚扰、跟踪、监视,恶警甚至连孩子都没放过。2002年3月16日,和平派出所王文广等人在楼道里蹲坑,趁李红梅丈夫中午回家吃饭之机,破门而入。强行把李红梅抓走,没有任何理由。这一次是第四次被抓,而且被非法判劳教3年。

看到这儿,您应该看出李红梅的一次次被抓都是无辜的,而警察的一次次迫害都是违法的,采用的手段都是非常卑鄙的,宪法明文规定,公民有信仰自由,同时也赋予公民有上访权利。可是警察却都是知法犯法,最荒唐的是警察在最后一次抓李红梅时,曾说过这样的话:我们跟踪你很长时间了,也实在是跟不起了,先把你抓进去我们就省心了。他们拿老百姓的命当儿戏,想抓就抓,一次次抓人、抄家、罚款、判刑。这就是“人民警察为人民服务”的真实写照。

因为坚持自己的信仰,法轮功学员一次次被抓,而每一次的罪名都是相同的,“扰乱社会治安”,在家抓进去也是因为所谓的“扰乱社会治安”,多么荒唐。就连跟踪跟累了都能成为抓人的理由,把人送进监狱,劳教长达三年之久。看谁不顺眼就安个罪名就可以把你送去劳教。难道信仰“真、善、忍”也成了罪名?

李红梅第一次到万家劳教所先是被关禁闭室(万家称“小号”),约1米宽2米长左右,室内有1个马桶,吃饭、睡觉、上厕所全在里面,门锁着,没有任何自由,其实有房间,可万家说没地方住,只是一种迫害的借口,让背叛信仰的人员给大法弟子洗脑,(万家叫包夹,几个、十几个人包围一个人,轮番做工作。说的全都是邪恶的谎言。)吃的是玉米面做的板糕,一顿一个,嚼在嘴里直碜牙,发黑的萝卜咸菜,白菜汤,碗底是一层泥。后来成立了12大队,李红梅便由7大队转到12大队,平房里耗子成窝直咬人。2001年正月初八,李红梅和其他同修正在炼功,男干警进屋便从床上往地下拽人,一直拽到走廊,其中一个同修从二层铺上被一下拽到地上,她当时光着脚贴着地,在队长办公室问炼不炼,炼就送男队,不炼的回去,李红梅被送男队(男队就是关押男犯人的地方,后来腾出空屋关大法弟子)。

2001年5月20日,被强加的劳教期满而在小号超期关押的大法学员绝食要求无罪释放,李红梅和其他同修看见黑乎乎的一片男干警一窝蜂似的扑向小号便想看个究竟,没想到连看一眼的权利都没有,竟被送押男队。李红梅被强行坐铁椅子,大约18天。在男队,不让换衣服,不让刷牙。上厕所受限制,当时有的同修只穿短衬衫,很冷也不让回原屋拿衣服,恶警张波指使人把李红梅送到会议室(专门迫害大法弟子的地方),给李红梅上大挂(约1寸宽的带子,将双手反背,脚尖离地,把人挂在铁窗上的铁栏杆上,人成弓字形,)约吊1小时左右,手段残忍至极。

2002年第二次被送到万家劳教所正值男干警进入女队,实施强行洗脑。成立集训队,动用酷刑,疯狂迫害大法弟子。每天早晚要宣誓(像入党似的举起右手),逼迫大法弟子说谤师谤法的话。每天强迫大法弟子做苦力,每天早5点起床,经常干到晚11-12点,完不成当天任务不许睡觉。不论年龄大小,累得浑身酸痛,手指起泡、裂口、掉皮。

2000年在阿城看守所期间,一次李红梅因抗议非法关押而绝食,被野蛮灌食:六七个恶警蜂拥而至,恶警刘义等人上来连踢带拽,使其身体贴地,强行插管,使人痛苦不堪,灌食后不让吐,逼着在院子里跑,并说吐了还灌,指使犯人监视,看吐没吐。当时年近70的母亲温淑田也和女儿关在一起,亲眼目睹了这一切,吓得全身抽搐。由于年纪大不久被释放,回到家中,农机厂不法官员多次上门骚扰,派出所也不断施加压力,本来身体虚弱的老人,有家不能回,东躲西藏,精神高度紧张,加上在狱中的迫害,不久老人就含冤而去。更悲惨的是,李红梅的哥哥李洪斌不久也传来噩耗,在长林子劳教所被迫害致死。

这就是您身边因修“真、善、忍”而遭受迫害的一家人。

相信您有缘看到真相后,用您的正义与善良,告诉您的亲朋好友法轮功及修炼者遭受迫害是千古奇冤,并且您一定能站在正义的一边,告诉人们“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以唤醒社会良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