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访反被送胶州精神病院 强制针剂药物使我立卧不宁、目光呆滞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4年1月22日】我是胶州市法轮功学员。2000年4月,我到当地广场炼功,被公安局的人抓到收容所。第二天下午办事处和村干部三四个人以给我查体为名硬将我送入胶州精神病院。村主任赵兰杰当着我的面撒谎说:我就证明了他有精神病!我问:你为什么说我有精神病?书记高泗明接着说:他就是脑子有问题。医生又问:还有什么?高泗明接着说:他上北京四趟。(我去北京为法轮功鸣冤上访)我问他:上北京就算精神病?那恶医说:上北京就是精神病!就这样把我关进精神病院。

当天晚上一个女护士见我在床上打坐。她便拿来两片药叫我吃,我不吃。第二天,因为家人找到了精神病院叫孙志军的主任医师,我说:家里人可以作证我没有精神病,我是被冤枉的。我们全家人让医院放人。那个医生孙志军也是一个没有人性的,生硬的说:谁送来的谁来接,你们来要不行。并说我有“心理障碍”,得开药吃。我说:你这样做是不道德的,是违法的。他充耳不闻。第二天晚上有护士叫我吃药我不吃,便叫来好几个人,有两个医生四个精神病人,把我拖另一间屋里不由分说便把我绑在床上。因为我反抗,又过来一个男医生和一个女护士,一起把我的手按住。一护士用一块铁板插入牙缝,又用一类似千斤顶的专用工具插入牙缝中把嘴撬开。把药、水灌入口中,有人用手捏住鼻子,一吸气药就进胃了。因为我反抗,那男医生又叫护士给我打了一针。很快我就昏睡过去了。醒来后,发现自己还被捆绑着。我一动,床发出声音,一女护士过来问:你想怎样?我说:我要上厕所。这样才放开我。就这样每天有护士和精神病人一起动手给我灌药。住了几天,他们要给我打针,我说不打,他们不由分说,叫精神病人帮忙把我摁在床上强行注射。二十分钟后我便感觉喉咙发干,眼发直、头发晕,难受极了。药量逐渐增加,渐渐感到全身无力,两臂抬不起来,头抬不起来,走路踉跄,说话无力。

最残酷的是,我被他们注射四次针剂之后(精神病人一月一针)。不但身体出现上述症状,心理也受到损伤:表现为坐立不安,魂不守舍,坐下不到二分钟,就难受地站起来走;走不到二分钟就站不住了,难受的再坐下。那是夏天,全身发热但不出汗,脸和手呈现红色,目光呆滞,反映迟钝,舌头发硬。要是站着,被别人一碰就倒,几乎象个木偶。就是这样,那些医生护士还继续喂药,一天也没断过。

在这期间,当地还有几十名大法学员被关在精神病院里,十个月后被转入张家屯洗脑班进行强制洗脑,逼迫放弃信仰。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