抚顺市教养院将大法弟子迫害致死、致残案例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4年1月24日】2001年初,当时被非法关押在抚顺教养院的法轮功学员共有400多人。抚顺教养院院长黄炜为个人私利,叫嚣对法轮功学员要达到所谓百分之百“转化率”,不惜使用一切邪恶手段(包括酷刑致死)。恶警大队长吴伟、队长关振和、候勇等卖力参与迫害、野蛮灌食等,罪责难逃。

* 严管班长年不见阳光

2001年9月由恶警吴伟(大队长)、关振和(队长)、候勇(队长)、女恶警石青云(队长)狱医李××、罗××等,在男刑事犯特管九大队一楼建立了强化严管班,为了进一步迫害大法弟子,花了近万元资金购进了先进的监控设备24小时监控,灭绝人性的迫害拉开了序幕,对外严密封锁消息。

由于大法弟子不放弃修炼,恶警将坚定的大法弟子周玉芝、殷艳娟、宋秀香、秦彦会、王红、季亚宣、姜艳等10多人强行押至严管班。由于严管班房间里一年四季见不到阳光,阴暗潮湿,即使在白天恶警都得穿军大衣。大法弟子都住在离地面10公分左右的床板上,身体出现了不同程度的损害(如疥疮,奇痒无比),无人管无人问,身心受到极度的折磨。为了抵制迫害,大法弟子绝食抗议。几天后吴伟、关振和、石青云(女)狱医李××对大法弟子轮流灌食迫害。

* 鼻管强插15天堵塞变黑 被强行灌食者鼻、胃、肠严重损伤

根本不懂医学常识的恶警亲自上阵将大法弟子周玉芝按在床上,由李××、石青云按手按脚。由于周玉芝抵制灌食要求无条件释放,恶警吴伟用手使劲将周玉芝喉咙、鼻子捏住,指使恶警关振和用大钢匙用力撬开嘴。当时周玉芝牙齿被撬松动,嘴角、牙床全部垫破血流不止,全身抽搐,处于半昏迷状态。吴伟还不放过,将灌食的导管插入周玉芝的胃里,不断来回拉动,胃水、灌的面糊及血水不断从胃里呕出。周玉芝的嘴角被恶人迫害的全部溃烂,胃肠严重受损,当晚出现休克。由于是夜晚,恶警关振和、石青云怕周玉芝死在教养院里,将教养院政委刘志刚叫来,商议后通知家属。由于路途偏远,家属未能及时赶来。第二天吴伟等恶警残忍地不同意家属将其带回家,执意要留下周玉芝继续迫害。

周玉芝身体稍有好转没几天,吴伟等恶警为了达到所谓100%的转化指标,更加变本加厉的迫害周玉芝,强行下鼻管灌食,双手背到背后扣上,长达一星期之久,手腕青肿。按医学讲,下鼻管进食不能超过四天,可恶人如此迫害周玉芝竟长达15天。后恶警吴伟等发现无法继续灌食,让狱医李××取出鼻管,发现鼻管有15厘米左右变黑、堵塞,当天中午周玉芝又出现抽搐呼吸困难,不能说话,浑身是汗,生命垂危。于10月初,周玉芝被送至抚顺市第三人民医院,经医生检查发现鼻、胃、肠严重损伤、堵塞,医生对恶警关振和等人说必须通知家属签字手术,否则生命危险。家人到后,看到周玉芝被折磨成这个样子,家人认为周玉芝进教养院时身体健康,所以拒绝签字。吴伟等恶警立即通知院长黄炜商议,为了逃避责任,才让家属将周玉芝接回家中(绝食28天)。

恶警吴伟、关振和、候勇等思想腐化坠落,经常酒后到大法弟子房间进行恶语侮辱和性骚扰。

* 清原县法轮功学员唐铁荣被折磨致死

2000年12月30日,清原县法轮功学员陈继荣和新宾县大法弟子唐铁荣(女 51岁),还有新宾的一名王姓大法弟子从早上起来,就被恶警指使的打手们逼着“飞”,不许动,围着她们边骂大法,边用手使劲打脑门,砸后背,还用脚使劲踢腿,逼她们转化,从早打到晚。打手们摁着唐铁荣的手让她写骂师父、骂大法的话,唐铁荣不写,几个人使劲摁着她的手写了几句,唐铁荣哭了。下半夜三点来钟,唐铁荣想上厕所,可她已起不来了,是几个人架出去上的厕所。

第二天,2001年1月1日早上,唐铁荣没能起来吃饭。管教进屋就问谁没吃饭,犯人班长说:“陈继荣和唐铁荣没吃饭。”管教没问为什么,当时就破口的大骂:“你装什么死,你也不吃饭。”有人说:“她已经不行了。”管教急忙找大队长吴伟,一看已经不会说话了,他们急忙弄车,唐铁荣是被背出去的,当时她的头直往后仰。被送回家后,当天下午就去世了。唐铁荣的家属去找教养院,教养院恶警不承认是打死的,说她是不吃饭饿死的,还找了一个参与迫害唐铁荣的恶徒作假证,说唐铁荣没吃饭饿死的,把家属给骗走了。

2001年1月2日中午,一看陈继荣也不行了,急忙把她抱下楼,用车送回家。

* 二十几个打手将大法弟子孙长利打得双目失明

新宾的大法弟子孙长利(女 44岁)在新宾看守所就绝食抗议很长时间了,送到抚顺教养院坚持信仰不转化。吴伟找来二十几个打手打她,连拳带脚,用木板打,揪着头发往墙上、瓷砖地上、木桌子上使劲磕,扇耳光,打得脸都变型了,从晚上7点打到半夜,致使孙长利双目失明。

* 法轮功学员韩哲被抚顺教养院残害至精神失常

辽宁省抚顺市望花区法轮功学员韩哲因散发真象传单于2001年12月14日被抚顺特殊钢有限公司公安处非法绑架至抚顺市劳动教养院,韩哲在教养院受尽了折磨,几名刑事犯将韩哲抬起来举高后往地上摔,拿木板在头上、身上到处乱打,打得韩哲昏过去几天几夜人事不省。最后醒来时,一阵糊涂一阵明白,劳教所才通知家属将韩哲接出来。 后经医院确诊韩哲被迫害至精神失常。

* 野蛮毒打 多根高压电棍电击

2001年4月末已绝食80多天的刘艳芹被吴伟叫出去,逼迫她吃饭,刘不吃,吴恼羞成怒,把刘打倒在地,用皮鞋猛踢刘的头部,把刘踢出十多米远,刘被踢得鼻青脸肿,这还不够,他又指使女队指导员陈凌华找来十二名打手用板条轮番打刘艳芹。刘艳芹曾在女号六班不让睡觉,把她两胳臂背过去使手、臂、朝上背贴墙, 头朝下倒控靠脚、胸紧贴腿, 两腿绷直靠紧(称为“开飞机”)。刘艳芹共被飞了六天六夜,被打得遍体鳞伤。

2001年4月,法轮功学员回丽娟被吴伟罚蹲一宿,第二天吴伟又把回丽娟双腿双盘用绳子绑上,整整捆了十二小时。见其不妥协,又叫来两名打手把回丽娟的双腿用皮带勒紧,同时把头按下使上身和腿贴紧,再用椅子把她的腿和上身挤在墙上,双手直立贴墙。用人摁住,十几分钟后回的胃水都呕了出来。两天后见回丽娟仍不放弃信仰,狱警陈凌华先唆使三十多名刑事犯殴打她,并唆使打手宋长女用钢针猛扎回丽娟的十个手指和脚趾。最后狱警陈凌华拿三根高压电棍,一根电胸前,一根架在脖子上不拿下来,一根电全身。就这样回丽娟在抚顺教养院被酷刑折磨了十五天。

2001年12月法轮功学员在教养院集体炼功,喝酒喝得摇摇晃晃东倒西歪的吴伟,进屋就把张志芹从二层床上拉下来,拽进办公室,用板凳砸张志芹的头部、腰部,直到把凳子腿打折了,一旁的小狱警吓坏了,怕出人命担责任,上来拉。失了控的吴伟仍然边打边说:“我瞅你就来气,就你带的头,我今天非把你打到太平房去,看谁能把我怎样。”张志芹被打得晕死过去,后被送到第二医院拍片,发现张志芹脑部有软块,此后张志芹总是精神不起来,目光呆滞,腰部也被打得直不起来。此事引起全体法轮功学员的绝食抗议,惊动了司法局。

2002年4月16日在抚顺教养院九大队三楼,吴伟领几名狱警把法轮功学员程元龙、李刚等四人拖到楼道里殴打。吴伟用皮带毒打李刚,皮带都打断了,李刚头被打的都是血。4月17日,法轮功学员集体绝食抗议迫害,九大队大队长狱警武爱东把30多名法轮功学员全都上刑,并用5-6根25万伏以上的电棍电击每个人,电棍没电了,就指使刑事犯用板子毒打学员,并把学员程元龙、李恒良关进小号。

* 揭露吴伟迫害大法弟子事实补充

我在抚顺市教养院期间亲眼目睹吴伟怎样迫害绝食抗议的大法弟子的。吴伟不是大夫却充当着“医生”的角色,他给大法弟子金桂珍强行从嗓子里下胃管,野蛮灌食,每天两次折磨金桂珍,企图让她吃饭,一直灌了三十多天。每天都能听到金桂珍呕吐的声音,而吴伟却幸灾乐祸,毫不手软。

抚顺教养院恶警吴伟死心塌地追随江××迫害大法弟子,曾扬言说跟法轮功拚个你死我活,在抚顺教养院经常打骂大法弟子。因杨玉芳坚修大法不转化,被吴伟打晕过去。还有一次,他对大伙说,他把朱玉兰关在一个黑屋里,他在外面摔打凳子、桌子吓唬她,没打她。可是第二天洗澡时,我发现朱玉兰后背有伤痕,问她是怎么回事,她说是吴伟用电棍电的。可见吴伟真是当面是人背后是鬼,残暴无耻。

大法弟子在抚顺市教养院有被活活打死的、打残的、打伤的……惨不忍睹,这就是抚顺教养院的美其名曰的“感化教育”。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