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潍坊市南苑街办血腥暴行录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4年1月25日】自迫害开始以来,以南苑街办党工委书记赵杰为首的潍坊市南苑街办部分不法人员积极追随江氏集团疯狂迫害法轮功修炼者,充当江氏集团镇压大法的刽子手。几年来,他们用江××对法轮功“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的邪恶政策,在南苑对一群“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好人实行群体灭绝式的血腥迫害。

一、 基本信仰、上访的权利被剥夺

1. 经济上截断

1999年7.20镇压以前,弹丸之地的南苑拥有100多名法轮功修炼者。7.20,随着对法轮功迫害的开始,在南苑,大法弟子被强行取消炼功的权利,全部收缴大法书籍、炼功带、师父法像等一切与法轮功有关的东西,并将大法弟子丁跃辉、王心民、王瑞贞、王奎云等非法抓捕,秘密关押。同时南苑街办下令学校将教师大法弟子哈建华、裴永美非法关押在学校,日夜有专人看管,连上厕所都寸步不离地有人跟踪,一切人的权利都被剥夺了。期间,还强迫他们观看诬蔑大法和诬蔑师父的录像,逼迫他们写放弃修炼的“保证书”。被关押4、5天后,又威逼他们每人交纳5000元的巨额罚款和每天100多元共计500元的生活费,也就是每人被敲诈勒索5500元钱。两名教师大法弟子因无法承受巨额罚款,但还是被勒索了部分罚金才被释放。此后,王心民之女觉得南苑街办太霸道了,就到潍坊奎文区信访局如实反映情况,结果被街办知道后,又专横地对王心民加罚1000元。

大法弟子步春宏于7.20这天进京上访向国家反映法轮功的真实情况,回家后第二天便被南苑街办从家中强行抓到街办,强迫缴纳4000元罚款才得以回家。

大法弟子王洪德也于该日进京上访,在北京四处找有关部门反映情况,历时80多天,刚回到家,就被南苑街办绑架,以扰乱社会秩序的莫须有的罪名,被罚款2000元,又将其非法拘留15天。

99年9月份一天晚上,大法弟子哈建华正在家中看书学法,被突然闯入家中的恶警发现,连书带人被劫到村委,后又被押到街办。南苑街办首恶赵杰气势汹汹地说“都什么时候了,你还炼法轮功?你炼吧,交上5000元钱,你尽管炼,我看你能炼到什么时候?” 因哈建华无钱,就被关押在南苑街办,日夜由单位派人监管。

大法弟子在街办被非法关押时,生活无人问津,吃喝、休息一概不管,就靠家人送饭,家人没空送,就得挨饿,所以在被非法关押期间只能是饥一顿、饱一顿,有时甚至几天吃不到一顿饱饭。夜间基本上是坐着或在连椅上蜷缩一下。

赵杰每天几次来催促交钱,他邪恶地说“我算了算,你一年的工资除了生活费也就剩几千块钱,我现在罚你5000块钱,等于一年的工作你白干,我看你还炼不炼?”过了几天,他看确实诈不出那么多钱来,就逐渐下落,4000,3000,2000,最后交上2000元钱才了事。

2. 南苑街办赵杰等暴徒给大法弟子灌尿酒、中药

99年12月30日,南苑大法弟子王瑞贞、王秀忠、王奎云、哈建华、裴永美进京上访,这本是宪法允许的合法权利,无非就是告诉人们“法轮大法好”。这样一件合理合法的事却极大地触怒了赵杰一伙人。为了彻底杜绝此类事情的发生,他在派人去北京接人的同时,紧锣密鼓地密谋、策划着整人的招。他们先将南苑各村炼法轮功的人都劫持到各村委集体看管。2000年元旦,又全部劫持到街办,并取消元旦假期,紧急召集街办所有人员提前两天到街办,并督促各村村委也同时到街办, 摆开架势就等大法弟子到来了。

2001年元月1日晚7点多,进京上访的五位大法弟子连同外地的大法弟子被反铐双手劫持到街办(所有外地的大法弟子都必须交2000元押运费才放人,借机大发横财已成了南苑街办的一贯伎俩)。它们将五位大法弟子野蛮地拖进会议室,强令下跪,不跪就打。由赵杰亲自审问,追问去北京干什么?怎么去的?谁组织的?大法弟子们坦然面对它们阴森森的邪恶场面,据理阐明依法上访的合法性和政府镇压的决定是错误的。但是穷凶极恶的赵杰当众污蔑大法弟子进京上访是扰乱社会秩序、是与国家作对,他要让人看看去北京上访的下场。他阴险邪恶地说“你们炼法轮功的不是有法轮吗?不是不喝酒、不吃药吗?我今天就让你喝酒吃药,非破了你的法轮不可!” 他一声令下“拿酒来,先把他们的法轮给破了”。随着主子的指令,一群如狼似虎的凶手一拥而上,三、四个人摁住一个大法弟子的手脚和头部,使他们一动都不能动,然后将事先准备好的用人尿、白酒浸泡的赵杰吃过的中药强行给每位大法弟子灌下,不喝就劈头盖脸地一顿毒打。这就是南苑街办不法人员们做的事,伤天害理啊。

据说赵杰一伙原打算是要给大法弟子灌粪便,赵杰三次下令让手下去厕所掏粪便,但是会议室的灯泡奇怪地连续三次毁灭,或许是它们这种丧尽天良的恶行激怒了苍天,为天理所不容,故以此警示歹徒,不要无度作恶吧!这样赵杰才算完,改用人尿、白酒。然后他恫吓在场的其他大法弟子:“你们都看见了,这就是去北京上访的下场。如果谁再敢去,这就是样子,更厉害的还在后头呢。”

赵杰又下令将五名大法弟子拖出屋外,凶手花兆军(南苑街办现任政法书记)喝令手下把他们的鞋子和棉衣给扒了,倒背双手铐在树上,并用胶带捆住双脚腕,一动都不能动,它们便去安排布置以后的迫害事宜去了。

大约半小时后,又一轮摧残开始了。他们七、八个人负责对付一个大法弟子,将他们从树上解下来,拖到路面上,将大法弟子围在中心进行野蛮地群殴。它们一边骂骂咧咧,污言秽语,一边拳打脚踢,捣别顶踹,用尽各种方法摧残大法弟子。本来被捆绑的象直棍一样一动都不能动的大法弟子被他们一次次的打倒在地,又一次次地被拽起来,每次倒地都被跌得眼冒金星、脑袋“嗡嗡”响。大约半个小时后,这帮恶徒魔性泄尽,打累了,群殴才结束。它们又将五位大法弟子铐在树上。此时的五位大法弟子一天来水饭未进,又连遭如此摧残折磨,冻得浑身直哆嗦,冰冷的地面冻得他们双脚骨头疼,双手也变了颜色。

为了长时间地迫害大法弟子,街办的恶徒们开始轮流值班。晚上十点多钟,凶犯安同进一伙酒饱饭足后,他吩咐手下“天这么冷,他们在外面冻坏了,给他们喝点酒暖和、暖和”。在他的指令下,它们又强行给每位大法弟子灌白酒,不从就拳脚相加。安同进仍不算完,又下流地对手下说“别光让他们暖和,再给他们解解饥困”。他让手下用白酒泡馒头强迫大法弟子吃,不吃就扒开嘴,硬往里塞,直到咽下为止。期间,它们都要对大法弟子羞辱一番、殴打一顿才算完成任务。换班后照例是每个恶徒都要表演一番,个个都要显示一下整人的本领。五名大法弟子就这样在室外被折腾到下半夜,才被带进屋,手脚捆绑象直棍一样放着。其中,主要打人凶手有:副主任安同进,武装部王庆贵,计生办张回柱,司机赵光显,财政所徐世勇等。

第二天一早,武装部崔希贵等到会议室再次给大法弟子灌尿酒。据说赵杰下令用人尿浸药酒时,就是他取的尿(也就是说,是他的尿)。就是这个恶徒,不止一次的给大法弟子灌尿酒,不止一次的痛打过大法弟子,是个凶残的野蛮之徒。

到了上午,它们开始分别关押、单独审讯大法弟子,还是追问进京上访的真实情况。这时的五位大法弟子已经30多个小时水饭未进,长时间被捆绑着手脚站立着。在经历了一段死去活来的摧残折磨后,倒绑的双臂就像断裂了一样疼痛难忍,腰疼得直不起来,两脚被冻得钻心的骨头疼,两腿似乎已无知觉,再加上饥饿、困乏、伤痛交织在一起,痛苦不堪。

但是,暴徒们为了得到它们所需要的,逐个加重迫害、折磨,它们对大法弟子轮番毒打拷问。打人凶手王庆贵对大法弟子大打出手,用尽各种手段,变换着各种招式,击打各个部位,招招都那么凶狠残忍,捆绑着手脚的大法弟子被多次打倒在地,又不断地被拽起来再打,大法弟子被打得头晕目眩、眼花缭乱,重拳捣在胸口上,长时间地喘不过气来,象窒息一样难受;肋骨被捣得像断了一样疼痛难忍,以致后来很长时间不敢咽唾液,不敢咳嗽,睡觉不敢翻身,过了两个多月才好。这些邪恶之徒就是这样不计后果、凶残地迫害大法弟子。

到了晚上,它们又把这次进京上访知情的人——丁跃辉、王心民、王长伟、郭开平等押到街办,倒绑双手,将灯熄灭,在黑暗中进行毒打。打人凶手王庆贵再次充当刽子手,毒打大法弟子,毒打一顿后,也强行给他们灌尿酒。打人凶手安同进又出毒招,强迫大法弟子打其他大法弟子,并辱骂大法,真是邪恶至极。

这以后的几天中,这些凶手不停地随时毒打、羞辱、训斥大法弟子,逼他们写进京上访的全部过程以及放弃修炼的“保证书”。而对他们没吃过一顿饭、没睡过觉,从来不闻不问,不管他们的死活。

人间首恶江泽民的“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搞垮,肉体上消灭”的“三光”政策在潍坊南苑街办得到了全面地贯彻实施,并且造诣颇深。

3. “名誉上搞臭”

在南苑街办的授意下,南苑学校对三位教师(大法弟子)的迫害尤为惨重。它们为了在“名誉上搞臭”,7.20开始镇压后,它们先后将在单位担任领导职务的大法弟子全部撤职,开除党籍,有的被强令去看传达,有的被强令去第一线教学。在年终考核中,对大法弟子故意歪曲事实,不按实际情况考核,“职业道德”为零分,考核结果为“不称职”,各年度工作考核给最低分, 这真是考核史上的奇闻。在各种评选中,大法弟子只有评选权,而没有被评选权。职称晋级,一律被拒之门外;普提工资,炼法轮功的一律不提。

每次非法抓捕大法弟子,都将他们铐在最显眼的地方,就是为了当众羞辱,贬低人格,从而打击、迫害大法,正因为这种邪恶的迫害和谎言的欺骗,致使一些不明真象的人,误认为大法弟子是坏人,原先的朋友不敢与之往来,就是亲戚也与之疏远,家人都背着沉重的思想包袱,觉得丢人。这就是“名誉上搞臭”带来的恶果。

二、不断升级的迫害

以赵杰为首的南苑街办一伙恶徒,为了在南苑彻底铲除法轮功,对坚定的大法弟子的迫害不断升级,愈演愈烈,几近疯狂。

1. 毒打大法弟子家属

2000年元旦前,大法弟子尧秀容被非法抓捕到街办,每天有专人看管,强迫她给街办打扫卫生和一些杂务活,人人对其羞辱笑骂,哪管什么人权、人格、尊严。每天白天干活,晚上却没有睡的地方,只能在桌椅上过夜。为了免遭邪恶的迫害,她曾找机会逃走,但被抓回后遭到毒打并被严加看管。首恶赵杰为解恨,竟然对她处一万元的罚款,但是她家境清贫,赵杰看榨不出那么多钱,就降到4000元。家里人东借西凑,凑足了4000元交给了街办,才将关押了40多天的她赎出。在被非法关押的40多天中,她只吃家人给她送的一箱方便面,绝大部分时间是在饥饿中熬过来的。

在一些重大节日或者邪恶们的所谓“敏感日”,南苑街办经常将尧秀容绑架到街办,非法扣押,进行迫害。有一次街办绑架她,她拒不服从,据理申辩,便遭到殴打,眼睛被打肿,以至看不清东西。有一次被无辜抓到街办,铐在树上。正巧她丈夫与女儿去给她送饭,看到妻子又被铐在树上受罪,联想到街办对她的一次次无辜迫害和给家庭造成的伤害,家属非常气愤,就说了几句气话。当时专管迫害法轮功的副书记苗术青听到了,大发雷霆,动手就推打,赶他走。他一再忍让,苗术青仍不算完,他忍无可忍,与之厮打。苗术青恶人先告状,跑到派出所诉苦,尧的丈夫与女儿去派出所说明情况,结果其女儿被派出所以殴打公安人员罪扣押,其丈夫被训斥了一顿放回。就在这时,尧秀容的手铐突然开了,她乘机走脱。街办发现尧秀容跑了,误认为与其丈夫有关,便将其截住。在口角中,街办凶犯花兆军动手卡住他的脖子,其它凶犯一拥而上,将他毒打一顿,打得他哭爹喊娘,大喊“救命”。首犯赵杰看打得差不多了,才假惺惺地出面制止。不一会凶犯花兆军又将其挟持到屋内殴打,惨叫声不绝。首犯赵杰怕闹出人命,才强力制止,尧秀容的丈夫才幸免遇难。她女儿被关了几天,交上2000元罚款才放回。这帮恶徒在赵杰的怂恿下,无法无天,为所欲为,霸道到极点。

2000年国庆节期间,尧秀容再次被非法抓捕到街办。因其坚修大法,不向邪恶屈服,被赵杰、花兆军等恶徒非法送进拘留所。

2. 酷刑种种:曝晒、灌酒、抹辣椒、用管子抽打、电击、劳役

2000年7月,南苑街办无辜将身为教师的大法弟子王心民、哈建华、裴永美挟持到街办。当得知三名大法弟子都坚修大法时,街办首恶赵军凶相毕露,他气急败坏地喝令手下“他们还炼法轮功。来,把他们拉出去,叫他们清醒、清醒。”这些随从对其主子的指令是心领神会。凶犯花兆军、安同进等叫其手下将三名大法弟子拖到室外,分别绑在树上,面向西进行曝晒。7月份的下午两点多钟,正是太阳最毒的时候,不一会他们就被烤得满头大汗。这时花兆军、安同进及其随从在树荫下见此状况觉得还不够,又让手下拿白酒,强行给每人灌下一茶碗白酒,即使这样,这伙暴徒仍觉不过瘾,居然又叫手下摘来青辣椒强逼他们吃,不吃就硬往嘴里填,并在他们的嘴唇、面部乱拉乱抹。烈酒在剧烈高温的炙烤下,酒力迅速发作,使他们喘不上气来,昏昏欲倒,整个面部被辣椒刺激得火辣辣的疼痛难忍、苦不堪言,不一会便连呕带吐、惨不忍睹。花兆军、安同进等一伙歹徒在树荫下看到大法弟子被它们折磨得痛不欲生的惨状,却幸灾乐祸,满嘴污言秽语,冷嘲热讽,不时便发出一阵阵下流的奸笑。这种残害善良为乐的行为是赵杰一伙恶徒丧失人性、野蛮无度的表现。

2000年8月一天晚上,南苑街办将大法弟子哈建华绑架到街办关押,然后派人非法闯入他家非法抄家。东翻西找,也没找到它们希望的东西。最后它们发现一份法轮功的有关资料,它们如获至宝,拿到街办追问材料的来源,被拒绝后,赵杰一伙歹徒对哈建华野蛮毒打,但他始终一言不发。就这样几次三番的审问、毒打,折磨迫害了两天,一无所获。

第二天傍晚,街办又将王瑞贞夫妇绑架到街办,追问村里的大法资料是谁散发的? 也是一无所获。它们就用谎言蒙骗大法弟子,企图骗出点线索,结果这一阴谋也未能得逞。它们就气急败坏地将三名大法弟子分别铐在电线杆上,再次进行迫害。首恶赵杰三番五次地威逼利诱、软硬兼施“怎么样,只要你说了,我立即就放了你,给你恢复工资”。看看没有结果,就威胁说“趁我现在还在这里,你快说了,什么事没有。不然,待会儿我走了,它们可就想怎么拾掇你就怎么拾掇你,可没人管你。”还是没有结果,赵杰恼羞成怒,立即喊“来,来,他敬酒不吃吃罚酒,给他点厉害的。”花兆军、安同进一伙恶徒立即赶过来轮番对大法弟子大打出手,它们雨点般的巴掌落在大法弟子的面部,脸被打肿、鼻口流血,只觉得眼冒金星,脑袋嗡嗡,昏迷不清,整个面部由疼变木,没有了知觉。接着它们又寻来一段软塑料管子,安同进让手下打,而它在旁边不住地喊“使劲打,使劲打,再使劲”。只要有点良心的人谁会对这些好人痛下狠手呢?因此无论安同进怎么叫唤,它的手下就是不忍心使劲打,只是做做样子。安同进气得一把夺过管子,与花兆军猛力抽打大法弟子的两侧、腿、胯等部位,每打一下都有一种皮肉断裂的感觉。此时这两名歹徒已人性全无,只有无理智地发泄自己的魔性。无数次的抽打,只打得身体两侧伤痕累累,皮肤都变成了青黑色,很长时间才变过来。就这样,直到两名歹徒魔性泄尽才住手。

过了一会,它们又去迫害王瑞贞夫妇,同样是没头没脸地用管子抽打,王瑞贞被打得当场昏死过去,它们误认为打死人了,这才住手。首恶赵杰看已到这种程度,就将他们夫妇送回家。

南苑街办在首恶赵杰的怂恿和指使下,积极参与摧残迫害大法弟子,这伙流氓歹徒行凶打人时,完全丧失了人伦道德,没有任何理念,只有邪魔的疯狂发泄和不计后果的胡作非为,真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

2000年国庆节后,王心民、王长伟等大法弟子再次进京上访,首恶赵杰听说后,恨得咬牙切齿“等他们回来,非把他们抽筋扒皮不可。”根据国家文件规定,上访回来改为由派出所处理,这样南苑街办早就想对他们进行邪恶迫害的阴谋未能得逞。所以,当他们被派出所从北京接回后,铐在电线杆上时,迫害大法弟子的主要凶犯刘军气急败坏地对他们进行殴打,并用电棍电击他们,后被派出所严厉制止(怕担责任)。

本来这次要将他们二人劳教,但因劳教所人员已满,劳教所拒收,便改为罚款5000元放回。但赵杰一伙歹徒因为未能实现蓄谋已久的迫害,决不甘心,就在派出所将他们放回后不长的时间,便被它们非法抓到街办,在对他们进行过迫害后,又无端地将王心民送进拘留所。15天期满,拘留所要街办接人,但赵杰一伙拒不接人,一直到又将满半个月,拘留所严厉通牒街办必须接人,万般无奈的情况下,才将其接回。这样王心民被非法拘留28天。按理讲,街办将人接回应让其回家,但赵杰一伙的目的未达到,便将其在街办非法扣押,并强迫家人交2000元钱,才能放回。因家中几次巨额罚款,早已无钱可交,结果大法弟子就长期被非法扣押在街办。

2000年10月下旬,街办无故将王长伟、哈建华、裴永美再次绑架。因为他们坚修大法,便被长期非法扣押。首恶赵杰天天直接威逼他们写“三书”,并要求按它说的骂师父、骂大法,他们坚决不从。凶犯刘军等人便再下毒手,用电棍电击、殴打他们身体的不同部位。

大法弟子只要被抓进街办,就没有任何自由、没有吃喝、夜间无法休息,白天基本上是铐绑在树上,冬天挨冻、夏天挨晒,晚上挨蚊子咬,一般十点多才被带回屋中。在屋中通常是铐在暖气管或连椅上,只能坐到天亮。第二天一早,它们就强迫大法弟子先冲厕所,再扫路面,到处捡落叶。然后再打扫室内卫生,还要浇花等。做完这些需要近两个小时。白天还要强迫他们干其它的活,锄草、挖坑、剪枝、浇水、整理花坛和随时指派一些别的杂活及各种服务。它们看待大法弟子还不如一般的犯人,犯人还有吃饭、睡觉的最基本权利,可大法弟子在这里被随心所欲地取笑打骂、肆意凌辱。什么人权、人格、尊严在这里荡然无存。每天上班后,它们就强迫大法弟子和它们一起到河边劳动,每次都把最难干的活分给大法弟子。白天如果没活,就整天将大法弟子铐在树上或电线杆上。每天晚上,首恶赵杰就来逼迫他们就范,他阴险地说“怎么样,写吧?你们不写不要紧,白天和它们一块干活,吃不好、睡不好。有时我还叫它们拾掇你们,我看你们能靠到什么时候,我就不信治不了你们。”

这伙歹徒迫害大法弟子,而吃饭问题,却不管不问,全靠家人送饭。要是碰上家人没空,就得挨饿。大法弟子哈建华因无人送饭,只能靠吃其他功友的饭度日。大法弟子裴永美家住北王尔庄村,距街办十多里路,她母亲每天中午要往返二十多里路给她送饭,她基本上每天就吃这一顿饭,偶尔晚上也送,但这样就要走五十多里路。一个近六十岁的老人骑三轮车往返五十多里路程为遭受迫害的女儿送饭,可想而知有多艰难,给家庭造成的伤害和精神压力有多大。王长伟的孩子不堪让父亲忍受如此迫害,找人请客求情。吸血成性的赵杰硬榨取了5000元的巨额罚款,才放了他的父亲。赵杰借此对其他两名大法弟子要挟说“你看,人家王长伟交上五千块钱走了。你俩也交上五千块钱,我也马上放你们走,怎么样?”它明知道他们俩根本就无力缴纳这巨款,便邪恶地说“你看啊,我不是不放你们,叫你拿钱,我知道你们办不到,我给你们想个能做到的办法,就是按我说的写几句话,你们又不干,我也没办法。”说完扬长而去。就这样他们在这座魔窟里经受了二十多天的摧残迫害,受尽了种种非人的折磨和痛苦,才得以重见天日。

大法弟子江华东于2000年冬天去北京正法,被押回街办后,当夜被扒掉棉衣和鞋袜,绑在树上,被众歹徒用胶皮棍轮番痛打和冷冻。第二天,又将本街办辖区内的大法弟子叫到场。安同进等邪恶之徒当众对其进行凌辱,并强迫其他大法弟子对其劝说,不说就打。看到他穿着单薄、赤脚铐在树上遭受邪恶的迫害和寒冷的折磨,真让人感到不是滋味。一番折磨摧残后,竟对其罚款一万元,才将其放回。

2001年6月份,在街办首恶赵杰的指使下,恶犯刘军(开始专管迫害法轮功)带领街办一伙恶徒与七、八名部队士兵闯入大法弟子哈建华家中抓人,碰巧他不在,它们就先强行抄家,将搜到的大法资料连同衣物带到街办,然后便在其家蹲坑等候抓人。哈建华骑自行车刚进家门,凶犯刘军一把将自行车夺过,这时一群士兵一拥而上,不容分说将其反扭双臂强行架到面包车上劫持到街办。这伙歹徒将其铐住双手,刘军、安同进、赵光显等凶手边审边打,追问资料来源。哈建华坚决不说。它们就疯狂地进行毒打,摧残了一顿,也没得到它们想要的,便将其铐在树上。 后来它们又将王奎云、裴永美、王秀梅等大法弟子劫持到街办,强迫他们交代资料问题,也没能如愿,它们就将他们铐绑在树上,单个反复提审、拳打脚踢。凶犯刘军将一大法弟子打倒在地,用电棍电击,又用脚使劲踩戴着手铐的手,在地上转,致使该大法弟子手腕几乎被手铐箍断,很长时间都没法拿东西。见用武力不能使大法弟子屈服,这伙恶徒便要他们写“保证书”,也没达到目的,凶犯刘军无可奈何,万般无奈竟将潍坊奎文区“610”头子孙先正的手下,犹大马长玲请来,妄想劝服,结果还是徒劳。首恶赵杰与凶犯刘军又再次软硬兼施、企图用恐吓迫使他们就范,最后还是枉费心机,便气急败坏地将哈建华、裴永美、王秀梅强行送往转化班进行更邪恶的迫害。

2001年9月份,凶犯刘军带领一伙恶徒用以前抢来的大法弟子哈建华家的钥匙,光天化日之下,擅自开门搜家。它们到处乱翻,将物品扔得乱七八糟,组合音响也被它们损坏了,连大衣柜中报纸夹的钱也被搜去。最后终于在沙发垫下找到一份四页纸的交流材料,他们如获至宝,立即将其从学校劫持到街办。同时又因在裴永美办公桌抽屉内发现了真象材料,也将其押入街办。凶犯刘军将二人铐在树上,追问资料来源,并强迫他们放弃修炼,没能达到目的,刘军恼羞成怒,劈头盖脸的边骂边扇耳光,二人嘴唇被打破,流着血, 嘴被打肿。 下午,凶犯刘军再次拷问,他就像疯了一样,咬牙切齿、骂骂咧咧,用双拳雨点般地捣在两人的面部,不一会整个面部被打得鼓起几个大蘑菇包,被打扭曲的样子很吓人。丧心病狂的刘军在无计可施的情况下,为解心头之恨,竟将两位大法弟子于国庆节前送进拘留所。在拘留所,人们看到他们被打得变了形的面部,以致晚上睡觉没人敢挨着他们。

拘留15天期满,两位大法弟子再次被押到街办。凶犯刘军当天晚上就将二人再次送进转化班。但这次刘军的目的是要借转化班之手将他们送进劳教所,以绝后患。所以,它回去后很快就将两人的工资关系通过层层部门给注销了,卑鄙至极啊。

3. 暴徒:为了对付法轮功,我们什么办法也想了,什么手段也用了,什么刑罚也使了………

南苑街办,这个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恶黑窝,几年来对大法弟子进行了惨无人道的折磨迫害。它们动不动就非法抓人,有的被抓多次,最多的有十几次。每次抓来都要残酷折磨、摧残,曾五人次被非法送进拘留所遭受迫害,也曾有五人次被强行送进转化班进行洗脑。特别是节假日和它们的“敏感日”, 更是这伙歹徒疯狂的时候。在谈到几年来南苑街办对大法弟子实施的迫害上,首恶赵杰就曾直言不讳地对大法弟子家属坦言“为了对付法轮功,我们什么办法也想了,什么手段也用了,什么刑罚也使了,就连秦始皇用的办法,日本鬼子用的办法,我们都用了。那他就是不改,就是非炼不行,对这些人还真无治。”恶徒安同进也经常恫吓大法弟子“和你实说吧,但凡弄你来,死不了,也得扒你两层皮。”也有些歹徒多次狂言“对你们法轮功没有政策,想怎么拾掇就怎么拾掇。就是把你们打死,就说是你们碰死的、自杀的,接着拉去火化了,有谁知道。”这伙歹徒说的是实在话,因为邪恶流氓头子江××就是这样说的“打死白打死,算自杀,不查身源,直接火化”。这也正是南苑街办的邪恶之徒对法轮功修炼者实行惨无人道的疯狂迫害达到了肆无忌惮、无法无天的程度的根本原因。

三、街办暴徒通过经济截断获赃款数十万

“经济上搞垮”是邪恶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的又一卑鄙伎俩。南苑街办对大法弟子罚款几乎到了疯狂、变态的程度。南苑的大法弟子都被不同程度的罚过款,也确把家庭搞垮了。有的被多次罚款,少则几千,多则过万,还有几万的,甚至十万的。王长伟四次罚款16500元、王心民三次被罚款14500元、丁跃辉四次被罚款14500元、王瑞贞两次被罚款11500元,江华东一次就被罚款10000元,这是过万的,未过万的大有人在。据不完全统计,被罚款者达37人次,罚金达102400元。

另外,王心民、哈建华、裴永美三位身为教师的大法弟子在经济上遭受迫害更大。他们自1999年11月份开始被停发工资,有时每月给200元生活费,再扣去各项住房公积金、养老保险、医疗保险等,到手的也就是150元左右,偶尔也给200或300元生活费,但大部分时间是分文不给。另外,住房公积金、医疗保险等工资以外所有补发的钱全部被学校扣留。也就是说,他们这几年大部分时间是无偿工作。但他们一直按“真善忍”要求自己,始终做到在哪里都是一个好人。四年来,南苑街办和学校非法扣留他们的工资及各种费用粗略估计为:王心民,工资、房补、医保等约为70000元以上,加罚现金共计90000元以上。哈建华,工资、房补、医保等约为55000元以上,加罚现金3500元,共计60000元以上。裴永美,工资、房补、医保等约为45000元以上,加罚现金5000元,共计50000元以上。我们只是粗略估计,实际上还多。根据以上计算,南苑街办非法榨取和扣押大法弟子资金260000元以上。这些大法弟子被敲诈勒索后,多年积蓄化为乌有,有的甚至为凑罚款,东借西凑,债台高筑,有的竟到了倾家荡产、无法度日的程度。这一切都是以赵杰为首的一伙歹徒延用江××的邪恶政策为所欲为而造成的。它们把榨取的大法弟子的血汗钱挥霍、私分,据为己有。

南园学校前任校长韩善光、潘春德先后积极追随赵杰对三位身为教师的大法弟子进行迫害,致使三位大法弟子先后放弃工作,流离失所,虽罪在街办,但学校也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特别是潘春德与赵杰狼狈为奸、合谋迫害,长期扣押大法弟子的工资卡不还,非法截扣他们的房补和医保等多项返还资金,当大法弟子向它追要时,他满嘴谎言,上推下卸,蒙骗大法弟子。还擅自伙同恶徒刘军借大法弟子被非法拘留之际,合谋取消他们的工资关系,后来街办令其出文给大法弟子恢复工资关系时,它却一压再压,百般阻扰,拒不办理,结果本应12月份就能解决的工资,直到第二年3月份才勉强解决,致使他们的工资中断了4个月,严重侵犯了他们的合法权益。

茂子庄大法弟子刘培东夫妇被二十里堡派出所非法拘留后,凶犯刘军带人私闯民宅,将其家中主要物件洗劫一空,连养的一只狗也被牵走。他家的彩电、太空被等贵重物品至今下落不明。家人去追要,它们就互相推诿,概不承认。

南苑街办在首恶赵杰的指挥唆使下,刘军等一伙歹徒在镇压迫害南苑的大法弟子中犯下的桩桩罪行极大。从精神到肉体,从政治到经济,对大法弟子实行了残酷的封杀和邪恶迫害。同时也使他们的家人笼罩在巨大的精神压力和恐怖氛围中。有的家人一到节假日就坐卧不安,唯恐祸从天降;有的家人夜间一听到狗叫就心惊胆颤,一听到门响就心有余悸;有的家人怕黑天;有的家人怕见到街办的人。邪恶的迫害给他们造成的创伤太大了,这是集古今中外、人类历史上一次最邪恶、最恶毒、最流氓无耻的迫害。

四、慈悲的忠告

圣人云:“一切迫害正信的从来都没有成功过。” 江××政治流氓集团对法轮功的残酷镇压已经历时四年多了,倾尽了国力,践踏了宪法,泯灭了人的道德。这个曾狂言“三个月内彻底消灭法轮功”的邪恶之首做梦也想不到法轮大法已经传遍全世界,遍及了五大洲、洪传到六十多个国家,普遍受到各国人民和政府的欢迎和支持,受到各国及政府的褒奖一千多项。特别是世界上许多国家的法轮功学员已经以“群体灭绝罪”、“酷刑罪”等纷纷起诉这个首恶,而且已被法庭受理。国内的大法弟子,更是在邪恶的打压和迫害下,证实了大法的洪大慈悲与无上威严。

路是自己选择的。无论是谁,做了什么事,都要偿还的。

我们奉劝那些还在作恶的人,悬崖勒马,不要做江××的殉葬品。

南苑街办以赵杰为首的一伙人已经做下了迫害大法弟子的恶事,这是天理不容的,但我们还是真诚地希望你们别在绝路上走到底,断送自己的一切。因为法正人间还未到,你们还有机会,只要你们迷途知返,弃恶从善,痛改前非,真正从心里不再反对大法,就会有救。过去许多对大法作恶的警察最后都明白了真象,彻底转变的例子很多,路是你自己选择的。

不要把我们的忠告当作是恐吓,继续执迷不悟,继续干着迫害大法和迫害大法弟子的事,那你可就真是无可救要了。难逃法正人间被清理的下场。

我们也善告那些至今被谎言与假象蒙骗的人们,应该清醒了,明辨是非善恶。为了你的未来,请了解法轮功真象。 让我们共同努力制止迫害法轮功的一切暴行。希望每个人为了自己拥有美好的未来,在即将法正人间的时刻,做好你明智的选择。

南苑街办恶人录:
赵杰:男,40岁左右,原南苑街办党工委书记,迫害大法弟子的首犯。
手机:13905368129
刘军:男,原南苑街办政法书记,分管法轮功,迫害大法弟子的主犯。
花兆君:男,35岁左右,现任南苑街办政法书记,分管法轮功,迫害大法弟子的主犯。
手机:13953690320
苗树青: 手机:13906469846
安同进: 电话:8682815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