抚顺市清原县恶人迫害大法弟子事实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4年1月26日】

* 清原县大沙沟看守所赵立华等恶警的犯罪事实

2002年7月21日,大法弟子阮殿清在去往家乡本溪的火车上,因看大法资料被乘警非法拘捕,7月23日被清原县东园派出所恶警戴上背铐脚镣送到清原大沙沟拘留所。阮殿清为了抵制迫害,绝食抗议,24日被送到刑事犯房间。

大沙沟拘留所恶警赵立华对犯人说:“你们不管用什么办法,让他吃饭,我请你们客。记住了,他一天不吃,就饿你们一天,十天不吃,就饿你们十天。”说完后就走了,十几个犯人都下来了,扒光阮殿清的衣服,往身上浇了大约50多盆凉水,然后又迫使他靠墙飞着,两个犯人各拿一只鞋,一个打头、颈椎,一个打腰、臀部,打了近3个小时。恶警赵立华又亲自出场,拿来高压电棍插到阮殿清的嘴里、脖颈、腋下、小便处,过遍了全身,四个犯人把住两个手臂。半小时后,电棍没电了,还不算完,拿起号衣又开始打脸。最后赵立华没劲了,叫杂役拿来手铐脚镣给阮殿清戴上,把他全身一丝不挂按倒在床板上。

* 拽下多绺头发 全身多处青紫――我讲真相遭南八家派出所恶警毒打

99年10月30日早晨11点,我到清原县公安局要求释放所有被非法抓捕的法轮功学员,同时向他们讲清真象,告诉警察们不要再迫害大法弟子,又讲了我修炼后身心受益的几个小故事。

南八家派出所有个恶警当时也在县公安局,他强制性的让我的肚皮贴在水泥地上好几个小时。后来,他用车把我拉到派出所,在走廊里打了我数十个耳光,又让我上二楼,在一间屋里七八个人围上来又毒打了我一阵才罢手。当天夜里610头目任德成(男,40多岁)又毒打我。当时我的头发被他们拽去很多,头皮刺痛,头剧烈疼痛,胸部、背部疼痛难忍,喘气费劲,全身多处是青紫色。11月5日我才被无条件释放。

* 清原县吴家沟大法弟子曹德友一家遭受的迫害

清原县吴家沟大法弟子曹德友因坚持信仰,被多次非法绑架,致使其妻子精神受到严重刺激,至今仍是疯疯癫癫。曹德友本人承受着来自各方面的压力。只为坚持自己的信仰,就遭到如此迫害。

* 抚顺市清原县邵永林的犯罪事实

邵永林原是清原县南八家乡政府综合治理办主任,现任清原县马前寨中心校党支部书记。在其任综合治理办主任期间,邵参与残酷迫害大法弟子,妄图通过迫害法轮功达到自己高升的目的。

99年7.20江氏集团迫害法轮功,邵永林具体负责办洗脑班、收缴罚款、看押和押送法轮功学员。99年11月份一批进京上访的大法学员被扣押,邵永林进京押送上访者返回清原,强行向每人索要罚款、保证金、进京差旅费等。


99年12月综合治理办关押着6、7名法轮功学员,男女老少都有,最小的女孩周美娜只有16岁。还有大法弟子陈继荣、周玉义、王淑芬、高尚忠、孙洪申。晚上不准脱衣,不准睡觉,只能坐在凳子上和办公桌上。12月中旬一天晚上8点左右,大家一起背法,被治理办的江德纯发现告知邵永林。邵认为是刚从看守所转押回来的腿部有残疾的大法弟子孙洪申带的头,邵永林进屋就把孙拽到办公室,用很粗的木棒一阵毒打,棒子两头都打折了,中间打劈了,一边打一边骂:“X的,今天我非打死你……”把孙洪申胳膊、腿都打肿了,头出了很多血,邵永林才害怕了,让两个值班的去找大夫给孙洪申包扎。邵永林打孙洪申的时候,有两个值班人员和给大法学员送饭的一对夫妻都在场,他们看不下去,帮着阻拦说:“别打了。”邵根本听不进去,连踢带踹、扇耳光,打了一个小时左右。事后,大法学员孙洪申的胳膊抬不起来,腿不敢动,肿的很粗,青一块,紫一块的。邵永林还硬逼孙洪申跪着侮辱他。

邵永林还以送劳教为名,欺骗威胁学员家属,索要500元钱,揣入自己的腰包。邵永林吓唬陈继容的家属,陈家人怕陈继容被教养,请邵永林吃饭,买东西送到邵家。邵永林和江德纯二人还利用弄虚作假、虚报饭费等手段骗取大法弟子的血汗钱,他们偷买2件皮夹克,被揭发后退赔。

2000年12月15日,邵永林和一名姓曲的到大法弟子陈继容家,让陈继容到镇里去谈话,陈说不去,你们走吧,我们炼功人都是好人。邵急了对陈说:再不去我把公安局的找来,看你去不去。于是邵永林让姓曲的看着陈继容,他去清原县公安局找人。十分钟后,找来了五个人,不容分说抓住陈的肩膀从屋里拖到大道上又抬上警车,一直带到公安局,后又将人强行送到抚顺教养院迫害。

大法弟子詹玉兰进京上访,邵永林到詹家要钱,家人说没钱,邵就强行把她家里唯一值钱的耕地用的一头牛牵走,过后又强迫家属交3500元钱将牛换回来。

邵永林现任清原镇马前寨中心校党支部书记。
住址:清原镇盛园小区5号楼4单元602(铁路5号楼) 宅电:0413-3020523 邮编:113300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