邯郸第二看守所恶警毒打折磨大法弟子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四年一月二十七日】邯郸市第二看守所自99年7.20以来一直疯狂迫害大法弟子,被迫害死的大法弟子刘焕青、张晓茹都曾被非法关押在这里,很多大法弟子从北京绑架回来后都被送到这里非法关押。

刘焕青是邯郸复兴区大法弟子,女,58岁。与丈夫、儿子都修炼大法,因不放弃修炼曾三次被复兴区公安局恶警关进第二看守所。第一次关押一个月。第二次关押五个月。最后一次,不法警察在2000年10月6日从家中将其夫妇两人绑架。他们被强行非法关押在邯郸市第二看守所长达十个月之久。刘焕青曾被戴上沉重的脚镣、手铐,被恶警所长赵××、副所长崔树敏殴打折磨,使她身体和精神受尽了野蛮摧残,体重由原来140斤降到不足80斤。直到生命垂危奄奄一息时邪恶之徒为了推托责任才允许家属把她接回家,但身体已无法恢复,回家后不到一个月时间她就离开了人世。

被河南省濮阳市公安局恶警残酷殴打致死的邯郸市大法弟子张晓茹,也曾因上访被两次关押在邯郸第二看守所,第二次被关押5个月后又被劳教,出来后被逼得流离失所,最终因讲真象被濮阳恶警活活逼死。

原邯郸市第二看守所前所长刘文明(现邯山区公安分局局长)在看守所期间,对大法弟子谩骂,毒打。2000年3月的一天,有一个大法学员盘了一下腿,就被号里不明真相的人给告了。刘文明带着一大帮恶警大喊大叫地来了问:是谁要炼功?那个大法学员站了起来。刘揪住学员的头发,用鞋照脸上左右开弓打起来,一边打一边喊,我看你还炼不炼。另外一个学员想制止他们,要求说话。还没说出来,也被刘文明揪住暴打一顿。脸都打肿了。打完后又给她们上了重刑,让几个强壮的男犯人抬来两麻袋沙子,把两个大法学员的手和脚环绕麻袋紧紧地铐住。这种酷刑连死刑犯都不用,女号从来没用过,可是给修炼真善忍的好人用上了。时间长了浑身抽筋一样的难受。手脚丝毫动不了。更别说上厕所,吃饭等。刘文明还叫嚣:我就是打你了,愿意去哪儿告去哪儿告去。

刘文明被调走后,副所长崔树敏对大法弟子更加残酷地迫害。

大法弟子杜丽坤2000年10月因随母亲进京上访,被非法关押在第二看守所。当时她才16岁,因不放弃信仰,不写保证书,被崔树敏指使人四次对她用高压电棍进行电击,有两次扒下衣服电。电的身上到处是伤,2001年春天,大家绝食抗议,要求炼功。4天后,小女孩被强行灌食。橡皮管通过鼻孔插到胃里,在几个男监犯的强制下,半脸盆的牛奶加盐被灌进去了。小弟子一边哭一边喊着“撑死了!撑死了!”没有人性的摧残,使一个少女的身心受到很大的伤害。

2000年12月,有几名大法弟子炼功,崔树敏叫来一帮男犯人,对几名大法女弟子用高压电棍电击,有一位大法学员被电的浑身是伤。恶警把电棍插到她嘴里,直到把嘴唇电得翻得老高,泛得青紫,脸也肿得老高,几天不能吃饭。电完后又把她的手脚铐在一起,站不起身,没法上厕所,吃饭、洗漱等。

第二看守所有一个管教代××,此人非常邪恶,每次电大法弟子它都参与,亲自下手,专门电敏感部位。

2001年1月,大法弟子们悟到我们不能再消极承受了,于是大家开始集体炼功,恶警所长崔树敏就把二看所有的脚镣都找来,把两个两个人的腿死死的铐在一起。走路必须两个人共同起步,一不注意就会摔倒,脚腕都被磨破了。但大法弟子没有屈服,两人对脸坐,盘上一条腿继续炼,并集体绝食抗议迫害。就在带着沉重的戒具还绝食的情况下,一些大法弟子身体非常虚弱,还被强迫每天夜里值两个小时的班,值班时必须站在那里,不能蹲,不能靠。有的大法学员身体承受不住,都晕过去了。

被戴脚镣时有一位大法弟子向崔树敏讲真象,善意地告诉它不要这样做。善恶必报,迫害大法将来是要偿还的。可它却说:我不怕,我就是下地狱,就是下地狱我今天也得给你们戴,我就不信那一套。

邯郸市第二看守所经常超期羁押大法弟子:杨凤莲、李素英、佘巧玲、白彩平、刘玉辉几人有的被非法关押一年多,佘巧玲被关押两年多后又被非法判刑。杨凤莲曾三次被关押在那里,每次最少也几个月。刘玉辉长期被关押期间几次遭高压电棍电击。还有很多很多被第二看守所反复或长期关押的不下百人。

2001年5月份,第二看守所又接受江泽民集团“打死白打、打死算自杀”的恶令,恶警科长王存银又因为大法弟子们炼功开始残酷的殴打他们,并用高压电棍挨个电,并给大法弟子们夹带上刑具9天。

邯郸市第二看守所被称为所谓的“文明”看守所,其背后隐藏着种种酷刑和残暴。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