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考资料:中国政府官员曝光《党报》内幕

关注度:
【明慧网2004年11月23日】〔大纪元报导〕记者在19日和中国管意识领域形态的中国政府官员进行了推心置腹的对话,他透露了中国共产党的喉舌--《党报》如何实现从上到下的渗透,从中央到村镇的发行内幕和编造内幕。基于周知的原因,请读者原谅在这里不能公布这位官员的真实身份和他所在的省份。

官员:我们主管意识形态领域的东西,那个包括批判法轮功等等。另外报纸征订也是属于思想领域方面的事情,这个你知道吧?现在年底我们很忙,各个省市县村,正在搞明年2005年的《党报》发行。《党报》就是从中央中宣部的三份党报--《人民日报》、《经济日报》、《求是》开始,这三个党报压到各省,各省加上各个省报压到各市,各市再加上各市市报就压到各县,一级一级压下来。说是各级政府自愿订,但是不订还不行,任务挺大的,一般来说一个乡镇就是十来万,是农民比较重的负担。而且,这个报纸这个部分,可读性不是那么强,都是一些工作上的东西,随便哪一级报纸,主要内容都一样。但是还非订不行。

记者:是啊,有许多中国人说这些报纸看了一份就都知道了。

官员:这个是要与党中央保持高度一致嘛。有些基层小干部他们有些反感,“既然这个东西没用,为什么还搞?”我们和下边开会就是这么解释:这是政治任务,上边给我们的任务也不小。我们也没有办法,咱们完不成啊,影响整个省,整个市的形象和工作成绩。比如说年末各级政府都要请大报的记者吃饭,吃完饭还要请到舞厅去放松玩一会,要个小姐什么的。因为只有和记者搞好关系,他才能对你们市的成绩,你们省的成绩多报道。

记者:那摊派党报会遇到很多困难吧?

官员:原来困难比较大。现在就是上面有一个政策:到年底力争各乡镇县市完成(征订任务),一个县就是200多万的任务,如果你到年底12月31号,仍完不成2005年党报征订任务的话,主管的县委书记和财政局长你到省城开会,带着你们的现金支票,到那儿一划拨就成,反正这个东西你不订还是不行。下边也就仿效,下边的县里和各乡镇也是这样,如果你到12月29日你还交不上来,你带着你的财政所长和支票到县市里开会,直接一划拨就成。你交也得交,不交也得交。很多地方它也就认了这个东西。不过交了以后啊,报纸多了,每个乡镇啊,人手一份,或者人手两份,各级报纸啊,重复性特别强,这些东西到手了都没有用,比如说省报一版发什么内容,市报一版也发什么内容,如果《辽宁日报》发李长春在辽宁调研(调研这叫视察),那《沈阳日报》也是调研,《人民日报》头版好象也有这个东西,各级报纸都是重叠的,没有用,一般一到这儿,就归废纸篓。

记者:你们把下边、老百姓都管到这种口是心非的程度,有什么用啊?

官员:这个东西我们也没有办法,因为政治都是这个东西啊,上边摊派下来,下边都得执行吧?

记者:那别的国家的政治也不是如此啊?

官员:当然别的国家肯定不是这样,独裁国家嘛。举个例子说比如《沈阳日报》吧,一版就是发书记市长的内容,市长或书记到下边调研,它必须发一版头条,这是规定;如果书记没有活动,市长到下边调研,市长必须一版头条;几个主要的副书记,他的活动也都发一版,块比较小;二版就是其他的副市长啦,或者一般的人大副主任啦,政协副主席啦,他们都发二版内容。就是这么一个性质,都是规定的东西。其实上面领导说什么话啦,什么套路啊都一样。要不就说中国的报纸啊,新闻联播啊没法看就在这里,新闻联播前二十分钟的内容没法看,因为国内新闻的内容都一样,什么什么地方丰收了,什么什么地方改革成果显著啦,前面的内容都是按常委顺序排,谁会见领导人啦,当然总书记在第一位,然后按常委顺序排活动,不管活动内容的重要性和不重要性。就是后边的国际新闻有点国际内容。报纸哪,前部分内容也没法看。都是这么样搞的。这些都是不成文的规则。

记者:你们都这样还不反省,还在做一样的事情,不觉得这是自欺欺人吗?我看现在共产党已经很动摇了。

官员:动摇是动摇,但我们得保饭碗哪。比如我们不得不写那些文章,某某市外贸大发展,某某市经济又上新台阶,农民又得到实惠了……。

再谈到国际媒体最近报道的一些国内暴动事件时,这位官员表示这些事情不想听,各级政府门前经常就有几百人来上访。

记者:我知道你们有什么“省长接待日”、“市长接待日”、“县长接待日”之类的,他们接待上访吗?

官员:接待,基本上小事能推就推,大事还真可能管管。但是大多都是钱的问题,都是小事。你们叫“暴动”的这个,我们都知道,我们叫“干群冲突”,中国的干群关系紧张,人都知道。中国有个《新闻报道注意》,上面规定,涉及到群体性的暴动啊,什么上访啊这个东西,都要经哪一级领导批,一律要按新华社的报道内容,你多一个字也不行,你知道东西你也不能随便乱报,每一个东西、每一样文章都必须向上边请示,上边说你可以报道,你才可以报道,你必须以新华社为准。

记者:那你们这样做的话,比如作为记者那个人,他的良心安定吗?

官员:(笑了)这个东西啊--,毕竟比那个农民们好一点,农民们连饭也吃不上,是不是?

记者:对啊,你们看到人家衣不裹体,连饭也吃不上,还有许多贪官为非作歹,看着不管,能看过去吗?

官员:也没有办法。你如果站起来同情的话,你站起来那天,也就是你没有饭碗之日了。那你也就和他们一样了,这还好一点,就怕他们把你弄到监狱里。

记者:我推荐你读读我们大纪元发表的《九评共产党》,它从共产党思想的基础开始谈,你虽然是共产党员,但是,不能总是让你们党的谎言欺骗啊。

官员:我们每天写文章都是谎言,我当然知道,我比你们更清楚这些,没有办法。

记者:你们写文章,骗了自己,还骗了别人,你说你们的罪大不大?

官员:当然,我写的我不信,我骗不了自己;骗别人那别人也不信。比如说农民他也不信,他也不看。中国经典的两句话就是“写谁的谁看,谁写的谁看”,除了这两种人,别人都不看。你比如说我写谁谁的事迹吧,什么什么伟大的东西,或者哪一级政府为了群众搞服务,我写的哪个领导哪个领导看,我写的他看,他写的他也看,另一个人写的另一个人看,其他人不看,因为这个东西一印出来,本身它就是废纸。

记者:你以为没有人看,总是有人看的,因为中国的那个谎言,是一层层堆积下来的,谎话说多了,大家都是这么传的话,下面的百姓就信以为真了。你说你们把人生都花在撒谎这上面,多不值得啊?

官员:不值得?这个东西,不值得你也没有办法啊。

记者:人活一生,虽说不能活的蓬蓬勃勃的,也得做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啊。

官员:那你说我们在这种环境下干这种工作,能怎么办?

记者:中国很多人有这种思想,所以就导致你们悲惨的……

官员:这是人性的劣根,必须保自己活命,他才能为别人说话。

记者:你说中国人保活命,我看哪里只是保活命?你们生活的标准越来越高了。现在那个物质追求到了什么程度了?男女那个混乱啊,我看世界上、外国的资本主义社会也没有达到这种地步,难道是吃不饱的问题吗?已经超越这些东西了,已经堕落为物质的奴隶啦。

官员:你说的是有一部分人,我的人性是特别善良的。

记者:是嘛,但愿如此!但是不要做不好的事情。你们写的这些都没有事实吧?

官员:有一点,这些都和你们(他指《大纪元》)一样。比如把一些小事扩大,没有的事写的有一点,有的事把它扩大,把一个人收益吧,变成大伙都收益,稍微一变通,文章就出来了。

记者:(笑)我们(大纪元)什么时候这么做过?我们都是求实的,我们要违背了真实的话,我们自己的良心都不安的。我们是民主国家的媒体,如果谎话连篇,读者也不会看的,也维持不下去的。你们,也不能再写那些谎言了,你们做了那么多的谎言欺骗,别的不说,就说有多少法轮功弟子在你们铺天盖地的谎言欺骗下被你们的党迫害死亡,如果说有一天有最后审判,你能说你对得起自己的良心,对得起上帝吗?

官员:(沉思了一下)这个,连自己的老婆都对不住。以后,我在尽可能的范围下,要对得起社会。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